年轻党员《党产是马华的诅咒》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年轻党员《党产是马华的诅咒》

    509到今天,马华下野也一年。从308至今,马华节节败退。没有自身的吸票能力,人才凋零,眼界只有党内区团和巫统,马华俨然是全国最迫切需要痛定思痛的政党之一。



    但是,马华感觉到痛吗?马华振作自强吗?我相信,很多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搞定基层,坐上党领袖宝座,仰赖巫统,这仿佛就是马华的标准作业程序。只要手上还有资源得以满足自身及马华区会的需要,败选下野的痛对马华领导而言,就不那么深刻。

    庞大的党产让领导层继续有足够的资源享受做官的感觉,这促使马华感受不到其实早已置之于死地。因为不够痛不够有危机感,领导层几乎没有察觉彻底抛弃旧有思维的迫切性。

    马华之前领导层精于打理财务,这是项值得肯定的党内成就。但作为反对党,手上仍有可观的党产资源,其实是在野路上的天降恩赐。可惜,如果主要资源不放在政党自身的提升自强、专业效率、人才培训和政治教育,而只想着通过发放资源,笼络基层欢心,并享受着以前做执政党的快感,马华只会不断萎缩,走向泡沫化。

    领袖素质远逊行动党

    马华领导层当前或许最聊以安慰但自欺欺人的,不过是行动党“现在也做不到”。孰不知,行动党要从509前的局面中向上提升一点,其实不太难,例如预算案公布独中拨款或相对清廉。更何况,行动党领袖个人素质普遍偏高,站出来的架势、口才、包装和领袖魅力都胜过马华。不要说火箭一线领袖,就连火箭二线领袖,马华也未必能够在论述及表达层面超越对手。

    既然当前华社情绪普遍都抗拒马华,马华倒不如在尽量监督的同时,抓紧这几年,从内做起,更加落足心力进行人才培训。至少,先让党内有足够强大的人才团队,接下来才进行更全面有素质的监督及制衡。

    马华领袖的演说功力可说惨不忍睹。当中原因,可能是年轻有意接班的一群,看到台面领袖们都是由秘书准备讲稿及回答,就会误以为只要搞定基层上位最重要,接下来可以请很多秘书代劳政治基本功。马华领袖层这样错误示范,导致马华年轻新血普遍偏向搞人脉基层,而不着重表达及思考,严缺扎实的个人实力,就连华文的说写论述也成问题,马华人才凋零的状况早已亮起“超级红灯”。

    投资长远赢在以后

    先把主要的资源和心力放在党内人才的强化,这或许更能促使马华跳出来,客观地观察行动党究竟是怎么发展到当前的人才济济。马华其实没必要急着全盘否定行动党,行动党在强大社交媒体功力的背后,是理念和革命情感的贯彻。马华没看到其核心,而只看到其表象,就要依样画葫芦,只会落得不断被对手抛离。

    魏家祥主动靠自身优势和特定议题走进马来网络世界,算是走对了一半。但是,必须进一步思考,魏家祥在马来社群的受落程度是不是源于巫统原先的支持者?另一点是,在线下的世界,魏家祥有没有马来群众的号召力,这也有待观察。而真正考验魏家祥团队是,马华或他本身有没有能力吸纳“支持土团,但抗拒行动党”的马来选民,或开拓马来中间票源,这才能衡量马华在马来政治的定位和走向。否则,如果一切只是巫统支持者“顺便来支持马华”,那马华根本不存在任何自我的吸票能力。

    马华不能赢现在,就要投资长远。无论如何,即使只从“小我”个人的角度,马华领袖也应该思考自身想要留下怎样的政治评价,及余生要成为怎样的人。如果党产没被善用而促成政党的强大丰硕,反而导致马华领袖走向封闭、沉陷和挥霍,那可悲地说,党产只是马华的诅咒。这叫背后一直爱护马华的人非常心痛啊!
    ■年轻党员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