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头条之外的罗兴亚人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悦读】头条之外的罗兴亚人

     



    这本书未必讨好,但在整个华人社会对罗兴亚议题所知有限、人云亦云的当儿,它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为有兴趣的读者提供一扇门窗,或多或少了解罗兴亚人问题的症结所在和他们的日常面貌……

    书名:回不去的家作者:张安翔 出版:大将
    书名:回不去的家
    作者:张安翔
    出版:大将

     

    罗兴亚人在马来西亚华人的认知中是极度负面的字眼,意味着“打家劫舍,掳掠奸杀”的罪犯,甚至是罪大恶极的恐怖分子。这些观点之所以形成,一方面来自媒体耸动的报导,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听信不同族群的缅甸移工的说辞。

    先说媒体。自从马来西亚出于工业化需要,在1980年代中制度化引进印尼移工开始,报章对于印尼人犯案杀人之类的新闻就乐此不疲;1990年代经济发展迅速,加上冷战结束,启动了东南亚区域经济整合的趋势,大量越南、柬埔寨和缅甸移工进入我国的劳力市场,所谓“外劳制造罪案”的新闻更是无日无之,而且报导角度常带着强烈的猎奇心态,例如“请越南人做工,狗狗会不见;请印尼人做工,钱财会不见”之类的标题,尽管毫无数据,也无阻媒体如此报导。罗兴亚人只不过是过去几年因为缅甸若开邦(Rakhine)族群冲突成为国际头条以后,最新被媒体标签处理的群体。

    至于缅甸移工的说辞,则因为华裔雇主聘用的缅甸员工,多为信奉佛教的缅族或若开族,又或信奉基督教的其他少数族群,这些人在缅甸军政府和媒体长年渲染罗兴亚非缅甸公民而是孟加拉穆斯林甚至是不法分子的党国宣传下,对罗兴亚人充满偏见、误解和仇恨,一旦外人问起,当然采用官方说辞,虽然他们无论在缅甸或马来西亚,都甚少和对方来往,遑论了解问题所在。

    再加上族群区别是马来西亚的立国基础,宪法就规定了土著与非土著之分,政策上存在严重偏差,马来西亚华人对信仰伊斯兰的罗兴亚人,一开始就存有怀疑甚至排斥的心态,也不难理解。

    打开一扇了解之窗

    人类总喜欢群分,而忽视每个生命都是独立个体;拿掉所谓族群面纱,其实就是和我们一样有着喜怒哀乐,有血有肉的面貌和躯体,也有各自相同或不同的遭遇。对人单一的叙述,往往只会加剧社会的不公义,所以我们需要阅读或聆听个人的故事。

    张安翔这本书尝试向马来西亚华人读者解说罗兴亚人的困境,同时点出马来西亚华人对他们缺乏理解,但也举出一些例子,说明我们的社会并非只存在着歧视或排斥,而是也有人努力在协助这个不幸的族群。例如慈济所办的诊所和难民学校,都有本地人参与,让每天生活在恐惧中的罗兴亚人知道,此地还有关心他们的人。

    篇章也不尽然都是为了突出罗兴亚人的困难或美好,里面也有谈及罗兴亚男人的家暴,或父母为了生计让年幼孩子出去工作,这些都是他们和我们必须正视的挑战。

    就像我曾处理罗兴亚难民个案长达13年,其中最严峻的就是童婚,几乎成了他们的传统。主要是因为没有国籍,无法正常上学就业,父母缺乏教育也就不知道何谓家庭生育计划,不断生孩子以期“老有所养”,女儿第一次来月经就给她找对象,以此减轻家庭负担。这种要不得的思想代代相传,必须透过赋予教育和就业机会的权利,才有可能获得解决。

    这本书未必讨好,但在整个华人社会对罗兴亚议题所知有限、人云亦云的当儿,它在必要的时候,可以为有兴趣的读者提供一扇门窗,或多或少了解罗兴亚人问题的症结所在和他们的日常面貌,光是这点就功德无量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