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德和:写意写——超达人钢琴家Marc Andre Hamelin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赵德和:写意写——超达人钢琴家Marc Andre Hamelin

     



    被口舌阻碍着的话语是不幸的,特别是当中有一丝真理的时候,弹琴亦然,庸才如我,总在想说的和能说清楚的界限里挣扎,所以我尽可能在自信不被自我摧毁的情况下,在有限能力里继续弹着,继续尝试表达自己的浅见。但每次聆听汉默林(Marc Andre Hamelin)的演奏时,多少会觉得自己弹琴是多么多余的事,我称之为“萨列里症候群”。汉默林是世上唯一一位,完完全全超脱技术层面,能凌驾钢琴文献里头任何作品,唯一一位被冠以“超达人”(Super virtuoso)的钢琴家,要描述他琴艺的卓越,恐怕得耗尽形容词汇。

    超达人钢琴家Marc Andre Hamelin

    1961年,汉默林生于加拿大蒙特利尔,是继古尔德后,另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奇迹,另一个钢琴怪杰,同行们弹着纯巴哈,他弹布索尼(Feruccio Busoni)改编的巴哈,他们弹格什温的爵士,他弹卡布斯丁(Nikolai Kapustin)的爵士,其他人满足于弹奏萧邦练习曲,他弹戈多夫斯基那套令许多钢琴家望而生畏,恶名昭彰的练习曲集,但这套作品可说是他事业的分水岭,不单为他赢得一座格莱美,也奠定他的名声,后来更如影相随,提起戈氏萧邦,大众就会(或只会)联想起他。汉默林的父亲是一名药剂师,同时也是热爱钢琴乐的业余钢琴家,醉心于收集19世纪至20世纪初,许多被世人所遗忘的钢琴作品,因此与别不同,汉默林早期的音乐养分主要来自音乐边缘人,如Roslavets、Medtner、Alkan、Catoire和Sorabji,一个个陌生的名字。

     

    汉默林像钻研远古语言的考古学家,让世人重新听见被遗忘了的音乐语言。通过和英国独立唱片品牌Hyperion的合作,在艺术方向毫无约束的环境下,他自由选择了所有录音计划,让许多前瞻性的,在昔日被误解的音乐得到重生机会。

    他会选择学习这些如此艰难的音乐,并非为了个人虚荣,或那种纯粹“因为我可以”的态度,而是单纯的,他也想听听这些音乐究竟的样貌——毕竟市面上不缺无限量版本的萧邦,但如果你想听听俄国无调性作曲家Roslavets的练习曲,我想除了学习弹奏它以外,也别无选择了吧?

    使命的驱使,汉默林像门德尔松在百多年前为巴哈音乐作复兴运动一样,让许多人有机会重新评价和欣赏许多埋葬已久的音乐瑰宝。当然,汉默林也没有忽视大家熟悉的大师们,录了好几套叫好叫座的海顿奏鸣曲、德彪西前奏曲和李斯特奏鸣曲,除了丽帕蒂的录音,他的萧邦奏鸣曲更是我的心头好之一。

     

     

    N年前,我在国油音乐厅听他弹布拉姆斯第二协奏曲,他台风内敛,朴实,与他十指下惊人的技术格格不入,他在第三乐章时,与大提琴一唱一和,相得益彰的记忆尤其深刻,我觉得,一位具有演奏室内音乐情操与气度的音乐家,在音乐面前都是谦卑和真诚的。

    当天他弹了两首安哥,一首是出自他手笔的小夜曲(汉默林也是出色的作曲家),另一首是改编自著名法国香颂歌曲《四月巴黎 En Avril, a Paris》的钢琴独奏,这曲子的背景非常有趣,它曾经只在一张名为《Mr. Nobody Plays Trenet》(无名氏演奏德内)的唱片里出现过,里头没有注明钢琴家是何人?没有琴谱,因为该录音是即兴之作,Trenet是在三十年代末红遍法国的香颂男歌手Charles Trenet,而Nobody的“真身”经查证后,是来自保加利亚有名的钢琴家Alexis Weissenberg。

    那这首曲子是如何被“救活”了呢?他反覆聆听该唱片,直到他把整首歌曲一音不漏地学起来,收录在他的得奖专辑《In The State of Jazz》里。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