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青:青空玩味——冰树雪片落花情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陈秀青:青空玩味——冰树雪片落花情

     



    不知不觉,时间在畅乐中快速溜逝,听说中间站的美景截然不同,于是抓紧时间返回树冰高原驿。上午11点多下山的人极少,便拥有独占的缆车空间。

    缆车自树顶自树侧挟速滑过接踵迎面的庞大林群,有如许亲历身低飞茂丛之上的撼动,并感受到藏王冰原生命所蕴含的坚毅傲骨而敬生畏,壮阔气势也因此愈显奇伟宏观。

    走出车站,开放空间的通道两旁尽是覆冰的树植,保有线条优美的体态,并不像山顶那些长得臃肿痴肥。与它们平视倚栏欣赏着右方林区,底层积雪的厚度深不可测,不见游客进入显得格外清冷深寂。当微风徐拂,叶枝上的雪花翩翩洒下,闻味出“轻雪带风斜的韵致,即使无风,桠枝上承受太重的丸雪也碎碎抖落,”盐飞乱蝶舞,花落飘粉奁的诗意更不免荡上心头!

    存在的意义绝非留白

    眸子被这一幕幕萦空闲逸的雪花风采征服了好几许的流光,才试着拔开去环视另一边的景色。哇!眼光转向时,不经意被上一阶四方平台通道,自边檐垂下到低栏之间所张挂的一片绿色细网所系。那看似遮挡狂风暴雪进入人行通道的网状物,阳光正从那方之上斜照过来,把细网上部所存留的微冰霜雪迷离成颗颗晶莹,吊悬在网格一串串如银链,并缀成一幛金烁闪闪的珠帘!

    北国深冬清寒,万物寂静,貌似死灰孤傲却沉潜着热情,今值日光灿烂礼迎款宴,冷峻也化柔了;藏王树冰形而上的外相野怪,细细品味,诗柔也兼容其中。如是诉说,遇上外境霜雪纷飞,内境依然要保持生命力的活络;纵然人生风景变化来去,坚持守静不乱,存在的意义绝非留白。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