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咏强《贸易战、特朗普选错了对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霍咏强《贸易战、特朗普选错了对象》

    美国对中国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中国回应对600亿美元入口货品关税,贸易战打得火热,各个地区股市先暴跌、再反弹,然后保持平稳,原因为何?因为理性预期,贸易战、打不长。



    中美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地步,任何攻击中国的动作,美国人也同时承受。为何如此?要从2008年的金融海啸说起。

    2008年美国因为次按债务违约,导致数以千亿计的损失,美国随后启动量化宽松政策,利用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将金融风险转嫁到了全世界。数万亿美元流出,在美国经济最困难的时候,中国出手购买美债,从此令中国成为第一债权人。所以美国国债自然也是中国最大杀伤力武器,但如果全力出手,恐怕全世界的金融市场都难逃没顶之灾,因此中国非不得已,也不会用!

    中国的央行在美国量化宽松后,为求稳定经济发展,同时释放流动资金,所以开出了4万亿的基建药方,也在这个时候,中国开始大力推动内需,虽然惹来房地产大幅上升的后遗症,但毕竟令中国的经济大幅增长,也带动了新兴市场。但是这段期间,全世界因为产能过剩进入停滞期,量化宽松的连带影响,并不是传统经济能够消化的。

    环球经济皆受害

    幸而流动通讯的科技革命,适时为中国指引了出路,流动革命对互联网经济带来的优势,在中国幅员广阔、却又成长速度参差的社会环境下充份开展,将电子商务、社交媒体、共享经济、大数据等流动科技,令中国的经济成长,非但出现在主要都市,更因为通讯无远弗届,深入到中国大陆不同角落,微电商、网红、乡土特色,令更多普罗大众受惠。背后,不能忽视的是美国人的科技,以及创投资金的投入。

    数据不会骗人,对比全世界主要经济体,从2009年到目前,10年以来的生产总值GDP,除了中国和美国以外,所有国家都在2008年被重创。中国从5.1万亿,增加至2017年的12.2万亿,固然增幅凌厉,但美国除了在2009年略为下跌3%后,就快速回气,从14.4万亿增加至19.5万亿,比其他所有国家地区,除了够灵活、经济体量较轻的三条小龙外,到今天都没有恢复到2008年的元气。或许说,在金融海啸后两三年,美国靠美元汇价剪了不少国家的羊毛,但是,只有中美分享了流动互联网的巨大红利。

    去年8月,美国在准备进一步加征关税时,美国贸易代表曾经举行听证会向美国企业征询意见。结果,超过九成参加听证会的代表,均表达了反对关税的立场,但这明显只是走过场,对意见置若罔闻。

    在电子商务的紧密全球化供应炼,生产商的边际利润,原来已经很低,根本不可能容许吸提高了的关税,10%也不可能、更不用说是25%,以目前广泛的资讯流通情况,所采用的供应商,肯定是质量和价格比对下的最佳选择,要在维持来货价格不变,而转用其他地区的供应商,更几乎完全不可能,而又有多少经销商人,愿意或能够付出重新建立有效的供应网络,就算可以重新建立,成本和相关费用又会提高多少?

    所以,中美贸易战,美国的普罗大众的日常生活,肯定会率先成为贸易战中的牺牲品,如果关税维持在高额度、贸易战延长至两、三年或更长,整个环球经济都要受害!

    中国降低外贸依赖

    所以说,中国厂商会面临重大压力,但美国消费者会更惨。

    当美国商人要想尽办法填补因为关税,导致成本和售价上升而影响销量的同时,股票市场上的投资者,必然要为美国企业计数,就算能找到替代地区,成本一定上升,那美企利润必然下降,美股已在高位,又能否承受这额外的压力?

    高盛前日发表报告表示,去年特朗普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成本“全部”(entirely) 落在美国企业和家庭上,中美贸易战对消费者影响比预期大。高盛以2018年2月为指标,过去一年虽然整体轻微下跌1%,但受关税的货品类别就明显上升3.3%,更重要的是今年年初,油价在大幅下跌后因为伊朗被禁制出口,开始反弹攀升,一旦因为贸易战引发恶性通胀,美国过去四、五年的经济增长,肯定逆转。

    再加上,美国机构投资者,其实很明白美国是在中国之外,因为中国增长而获取利益者,这些机构投资者背后的“金主”,通过美国金融市埸利用杠杆产品赚了大钱,在全球化过程中,得益于中国制造带来的好处,随时比中国人更多,破坏了全球的经济增长动力,又要由谁来弥补?

    美国加关税后,中国货在美国会否再没竞争力 ?失去市场?

    影响是必然巨大的,但基本上不会失去市场、更不会失去竞争力,经历二十年全球化后,许多事情没有回头路。中国厂商虽然会蒙受重大压力,但是毕竟中国从金融海啸以来,不断扩大内需,快速改变过度倚赖对外贸易的弱点。

    2009年时,中国进出口总额为2.2万亿美元,外贸依存度为48%,到2017年降到33%,以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4300亿美元,对美出口占总出口的19%,GDP的3.5%,尽管连锁反应会扩大影响,但是,中国现在对外贸的依赖已经降低了许多,贸易战的影响力自然大打折扣。

    2019年5月,美国国债总额超过22万亿美元,特朗普上台时,施行减税措施,导致政府收入减少,债务规模越来越大。最近美国债券出现倒挂现象,短债利率高于长债,反映未来经济岌岌可危。中国是美债的最大海外持有者,总持有量1.14万亿美元,但已经连续6个月减持,这也对特朗普构成压力。

    所以高盛报告同时估计,虽然情况恶化,中美贸易战反而可能即将结束。

    历史告诉我们,惩罚性关税是行不通的,所以当特朗普和习近平会面时,就可以达成协议;或许最少是短期的。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