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游自在】理性驱动会计樓 感性造座面塑大观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字游自在】理性驱动会计樓 感性造座面塑大观园

    胡禄基原是个读不懂汉字而苦懊无法走进中国名著乃至中华文化殿堂的人,但这都阻止不了他把常久的心动化成永久的行动。自2010年,在上海世博会看过动态版《清明上河图》后,激发了他与民间匠人合作,采用他自幼情有所钟的面塑艺术,把中国名画、名著、名镇、名宅以立体景品形式重现,不仅如此,还延伸出大马版“巴生河流域图”,走进他创设的“九六雅集”私人展览馆 ,宛如走进一座面塑大观园。



    悠游红楼画阁、曲亭流水; 未知“梦里人”,尽是面团捏出来的!
    元春省亲

    “噫,我之前还看得到,怎么就不见了呢?”胡禄基之妻杨艳在“红楼梦大观园”四周围,绕了一圈又一圈,我好奇地问:“你在找什么呐?”她回说:“找黛玉葬花的场景给你看。”

    “哦。”在还未找到之前,她又指着中间部位的一座居所,兴奋地说:“那就是潇湘馆,林黛玉住的地方。”

    咱俩好像在玩辨识游戏,辨别中国清代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里,每一场每一景,每一人每一物,而此时在我眼前的是,一座大观园大型微缩面塑作品。

    胡禄基后来说,那是模拟北京大观园而制作出来的立体作品。众所周知,北京大观园则是根据《红楼梦》的描写,设计而成的大型仿古园林。

    胡禄基

    寻觅一只藏于“梦”中的蝴蝶

    找黛玉葬花,当然也找宝钗扑蝶,盖因那是《红楼梦》里两个经典场景,也是有典型意义的封建仕女画卷。还真花了一些时间把她俩都找出来,看了以后,构思之巧妙,技艺之精湛,直叫人啧啧称奇。

    原本想要认真地、优雅地感受宝钗扑蝶时明媚欣悦的情怀,没想到胡禄基冷不防来一句:“本来有好几只蝴蝶的,现在只剩下一只罢了。”语毕,除了笑之外,还能做的一件事,那就是认真地找出那只剩下的蝴蝶。

    胡禄基是一家会计楼的经营者,同时也是华夏(马来西亚)艺术文化发展协会的创办人兼会长;工作时,他需要用理性来驱动赚钱力;休闲时,他把感性都投放到民间艺术,而他向来对面塑艺术情有所钟。

    当天采访地点是在一栋位于吉隆坡蕉赖区(Cheras)的二层半洋房,这里原是胡的居所,2014年底,他把它改为私人展览馆,命名为“九六雅集”,馆内展品种类丰富,每件都颇具艺术与观赏价值。

    当中,有2013年底完成的五朝御宴图、12公尺长的江南水乡、老北京四合院、巴生河流域等大型微缩面塑作品,还有梁山一百零八将(《水浒传》中108个在梁山落草为寇的好汉)面塑作品。

    这些都是他亲自构思与开发的艺术作品,而他从来都相信高手在民间,于是物色和亲自挑选适合的民间手工匠人合作,把他脑海里的艺术构想一件件落实,完成后,再把它们都珍藏在其展览馆里头。

    当大马的铁树工艺遇上西游记里的众狠角色——白骨精、牛魔王、蜘蛛精、铁扇公主、狐狸精、海龙王和老鼋,会激发出怎样的艺术视觉效果呢?此图中的铁树场景和软陶人物分别出自马来工匠沙(Shah)和面塑匠人蔡海伦的手笔。

    弥补不识汉字的遗憾,涉足汉文化

    与他合作的对象,计有:面塑手工匠人、木工匠、铁丝艺人、山水画者等等,他们有的来自中国,亦有大马匠人。

    他之所以培养出这个雅兴,除了早在少年时期,初见市面上各种动物造型面人被深深吸引,从此对它念念不忘之外,后来也有感自身不谙汉字的缺憾,以致在了解中国名著乃至中华文化造成障碍。

    像中国四大名著《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和《红楼梦》,他坦言,此前,他仅止于听说过而已。直至2011年冬天,他赴笈北京大观园考察与取景后,随即筹组一个以中国民间匠人为主的10人创作团队。

    “我无法通过阅读书籍,但可以在跟匠人们日复日的交流、沟通后,用最接地气的方式一步步走进红楼梦的文学世界、精神世界,同时,也对清代风俗民情有初步了解。”

    “这座由8块大板(每个1公尺X 0.5公尺)拼凑而成的微缩大观园里头,有上百个人物,约莫30所木房子。”他指出,在这作品里,他们只求再现实景中80%的建筑物,“无法做到百分之百,因为太复杂了。”

    他需要确保面塑人偶与建筑的大小比例,“除了林黛玉居所的竹林,园林里的树木都是我在冬天里到河边捡回来的干树枝,涂上颜料后制成的。”至于故事里的十二金钗则重复出现在不同景场,“这才不至于场景过大,人物过于松散。”

    整个制作过程耗了9个月时间,过程中,他必须时刻与匠人们保持紧密联系,掌握进度,同时也让自己有机会了解细微末节。一个人的认真表现在对细节的认真。

    这套面塑暂定名为“巴生河流域”,它的场景是以吉隆坡独立广场作为开端。

    捏出巴生河流域的繁华

    这个雅兴真正启动始于胡禄基于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之旅,在中国馆看了镇馆之宝电子动态版的《清明上河图》时,他说,那是他首次听到、看到这幅宋代名画,“但围观的人太多,欣赏的时间很短。”

    他当下萌生大胆且创新的想法,“假如我也能做出一套大型面塑立体景品《清明上河图》,那就太好玩了!”热情驱动冒险精神,他把心动化作行动。

    他成功召集京城里6名面塑工匠共商大计,最终将这幅中国十大传世名画之一的70%场景,采用面塑工艺搭配木板、纸皮、真实叶草等材料,将它以立体形式重现。

    大型面塑立体景品《清明上河图》

    历经一年时间,长达约17公尺的《清明上河图》微缩面塑作品,再现了逾六百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逾六十匹牛、马、驴、骆驼等牲畜,以及十多艘造型各异的船只和七十多座房屋,还有城楼、拱桥、码头、街道场景等等生活场景。

    “作品里头的建筑物高度不超过50公分,当中最高的是,骆驼队缓缓进城的城门,至于所有面塑人物则是高达5公分。”

    这个创作个案最大的挑战,在于原画是平面且全卷人与物繁多且细小,要把他和它们都立体化并展示物体几近360度的角度,有一定的难度,“但该有的东西一定要有,要拿捏得精准。”

    这套立体面塑版《清明上河图》,终于可以让他感受到名画中所表现的繁华但闲适景象,而他也把它带到台北展览,从今往后,这就是他镇馆之宝之一。

    继中国《清明上河图》后,他再有突发奇想,想利用同个概念把大马版“清明上河图”也做出来,名字暂定为《巴生河流域》,于是,他在本地组建一组拥有捏面(软陶)手艺与迷你建筑工艺的民间匠人团队。

    《清明上河图》以静寂的春郊景象为开端,那么,《巴生河流域》则从热闹的吉隆坡独立广场景象作开始,“随后,景象换成了占美清真寺(Masjid Jamek)与毗连的茨厂街。”

    这套作品展现务农为生的沙巴原住民,一年一度欢庆丰收节的欢快场景。

    “走过苏丹街的柏屏戏院(REX Cinema)后,开始进入华人新村、马来人农村和印度人的园丘。”西马之后,景场马上切换到东马砂拉越原住民伊班人的长屋,再接着是沙巴的卡达山人部落。

    “这套作品长大约17公尺,里头有两百多个塑面人物。”它以70年代的大马作背景,再现当时的城中要道、乡间小路,还有老百姓的生活场所、各民族的婚礼及艺术活动场景、宗教场地等等。

    七字辈以上的大马人就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至于七字辈之后的年轻人,则可以趁机认识这片“生于斯、长于斯”国土的昔日。

    这是杨艳亲手做的中国古典仕女面塑(身高介于12至15公分)。目前,她师从天津当代面塑大师王玓。她之所以情牵仕女,全因仕女们纤弱秀美的造型、衣纹细柔且设色清雅倾倒了她。如何把她们的飘逸感捏出来,还真的考工夫。

    后记:未来,我们终将是古人

    老天爷之所以不会给每个人很多很多的优越条件,那是因为希望我们可以自我发掘自身的先天优良条件,再利用相关条件,去创造更多、更美好、更优秀的条件,过程未必就是缺暗无光的。

    像胡禄基就用了另类却是自己最有利的条件和最喜欢的方式,走进中国名著乃至中华文化,意料之外的收获是,他更认真对待大马多元文化,自此从会计师走上了多元文化推动者的角色。

    “正在努力以自己的专业赚钱,来养这门文化事业。”但他自言乐在其中,访问尾声,他突然有感而言道:“我们不能只看古人的精神,有一天,我们也会成为未来世代眼里的古人。到时,我们要给他们看见怎样的精神呢?”这是充满正能量的他现在努力做的事。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