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枝:无弦琴——新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游枝:无弦琴——新我

    最近,我算做到了对自己生命历程观念上的调整,是对过去做一个结算以前的我,已经是过去了的一个旧我,从今以后的我,至少生活观方面,是一个从旧我演变过来的新我。



    长寿社会的到来,是人的长年期望,我实在不能同意专家学者异口齐声合唱什么老人的人口比率渐渐占大数量,就说是人类的一场人灾的说法。

    寿命增长,是文明进步的必然结果,再说,医药进步,生活环境改善及人们保健观念增强,与其说是延年益寿,倒不如说,是人类扺抗疾病的能力比过去都更强,让多数人可以比较正常地活,疾病少了,人,逐渐活回人本来可望活到的一刻。

    长寿社会才开始的此刻,指老人是未来社会的负累,完全无助于解决已经是无可回避的长寿社会问题。

    人类凭累积的经验与智慧,从原始走向文明、从战争走向和平、从贫困走向更美好的生活,如今,出生率趋向低下,出现少子化普遍现象,相对的,更加速了人口老化问题。最大的难关,都走过来了,长寿社会只是一个新时代的到来,一种新的考验,没理由解决不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