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草草不工——微博十年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蔡澜:草草不工——微博十年

    在2019年4月11日那天,微博开了一个简单又庄严的发布会,给了我一个奖状:“十年,微博最具影响力人物”。



    拿在手上,才知道不知不觉玩微博已经玩了十年。什么是微博?在这里不厌其烦重复一下,是一个社群平台,功能和外国的“Twitter”一样,参加之后你就可以在电脑、平板和手机上观看和发表自己的意见。今后,任何人都不能投诉“我没有地盘”了。

    连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乐此不疲,几乎天天发来攻击反对他的人。微博是一种十分好玩的游戏,但每一种游戏都有它们的规则,我一加入,即刻声明:“只谈风花雪月,不谈政治。”

    游戏中有一种叫“粉丝”的数目,那就是你的读者或者网友了,这种精神和老一辈的征友专栏一样,先简单地介绍自己一下,兴趣何在等,笔友就会来找你。当今科技厉害,一封信就能传达给成千上万的人看到,有些还不止,这要看你的内容引不引得起别人的兴趣。

    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的,我的长处是可以将以前写过的稿件中抽出一些来发表,这帮助我接触到更多网友,而我的特点在吃喝玩乐,已经能起众多网友的共鸣。

    像我一早就说吃三文鱼刺身会生虫,吃猪油对身体有益等,都引起一阵阵的反应,也在后来被医学界证实我讲的都是对的。

    旅行也给我充分的资料和图片来发表:我从前每天都写专栏,在报纸和杂志上发表,当今转换了一个形式,在电脑上写作罢了。

    我认为每决定做一件事,成功与否是其次,首先要全力以赴,再来就是要做得细微,用这个精神,我勤力地发微博直至今天,翻查记录,我已经发了十万零四千二百八十九则,每条以十个字来计,也有一百多万字了。

    中间得到众多网友的支持和鼓励,才能做到。玩微博的人,那些明星歌星,是由公司职员代答,我很珍惜每位网友的意见,我虽然不能全部回答,但也尽量做到。因为我每天曾经写过很多稿件,所以有那种能力来应付,只要问题是有趣的,我答应自己,一定亲自回覆,每一条微博,都是自己手写的。我的所谓手写,是我不懂得拼音输入法,都是在平板电脑上手写,按到繁体字就以繁体字回答,简体亦然,我认为我的网友,最低标准是可以读繁体字的。

    你叫我吃史努比?

    粉丝数目不断增加,几百个、千个、万个到百万个,至今已有一千零四十六万五千九百三十位了,我常开玩笑地说,比香港人口更多。这是个骄人的数字,我不脸红地自豪。当上台领奖时,司仪要求我说几句,回答一个问题:“你最近觉得最有趣的提问是什么?”

    我说:“有个网友问我吃狗肉吗?我回答道:‘什么?你叫我吃史努比?’”接着我说,至今为止,最有意义的,是在老朋友曾希邦先生最后那几年,叫他参加了微博,曾希邦先生个性孤僻,一肚子不合时宜的人,朋友虽然不多,但个个都是佩服他,中英文贯通,翻译工作一流,又很严谨。

    在他的晚年,老友一个个去世,我有鉴于此,鼓励他加入了微博,他想不到有那么多网友,都是受他做学问的态度感染的。曾先生的晚年,因为有了微博,而不寂寞。

    这是真实的例子,也是我爱微博的理由,我希望年轻人多上微博,在那里他们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这些朋友,都是没有利害关系,非常纯真。

    至于我的微博网友是什么样的人呢?可说都是喜欢吃的。这一点也不坏,喜欢吃的人多数是好人,因为他们没有时间动坏脑筋。

    这群忠实网友,差不多都见过面,因为他们已知道我的生日,会集中在一起为我祝贺,他们由中国各地聚集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我也开了饮食大会,请大家吃吃喝喝,真是开心。可惜近年来我更喜欢安静,这些活动也甚少参加了。不过,有时他们听到我的消息,像要出席一些推销新书的活动,他们都会前来替我安排次序,做了几次,都已是熟手,有条不紊了。

    年纪一大,不喜欢没礼貌的网友,像有些一上来就问候我亲娘的。我就想出一个办法来阻止,玩Twitter的友人都说这个游戏,阻止不了的,但我不信邪,想出由我的长年网友来阻止。有问题不能亲自来到我这里,要经过这群老友筛选,这就可以完全断绝无礼之徒。

    这种方法虽有效,但会产生不满的情绪,我就一年一度,在农历新年前后的一个月,完全开放,我已做好心理准备,有污言秽语也就忍了。这一个月之中,众多问题杀到,我一一回覆。很奇怪,竟然已经没有不礼貌的。谢天谢地,谢谢我所有的网友,让我度过美好的新年。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