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欢玲:叶家乌贼——钢骨森林人情味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叶欢玲:叶家乌贼——钢骨森林人情味

    书生模样,一脸亲和,他走进来,从袋子掏出一块小蛋糕递上说:“来,请你吃!”又喃喃道:“一天也没说上一句话……”指的是办公室里气氛安静,抑或我俩鲜少交谈?



    “谢谢。”我一笑。转过身,他出去了。千层糕层层叠叠,色彩好看,裹挟着同事小小心意,让人温暖。办公室外,办公楼每一层有不同的店家,提供个别服务。穿梭在办公楼,我常常哼曲般轻快。

    “咦,好久不见!”常请我吃糖果的书局员工与我一样来自南马。她身材丰满,天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心情看起来也美美的。浅聊三五句,她提起刚从旅行回来,心还遗留在旅途中呢!

    来到洗手间,清洁工友拉住我,欣喜得像马见到了久违的草原,就要遍野乱跑起来。“你,你到哪里去了?”她乡音浓重,脸上欢欣非乔装。我连她的名字也不知晓,曾经随口说起:“好饿!”她立马就要冲下楼,替我到食阁打包饭盒。我再三推搪说没关系,午饭时间快到了,她才十分不放心地同意了。

    走在长廊上,也会遇上女子向我挥手打招呼。近视的缘故,我眯起双眼,让视线聚焦,才认出是某画廊老板娘。“想不想听与临终关怀知识有关的讲座?”一次她问。原来她买了讲座入门票,打算送给有心人。“不一定要有亲属临终才能听,我们也可以多了解,关怀有需要的人……”

    每一个上班的早晨,我被地铁站熙熙攘攘的人群推着前进、挤着上手扶电梯。人人拖拽着有气无力的步伐,目无表情,宛如丧尸。在连呼吸也困难的车厢里我常想:“城那么拥挤,那么繁忙,人们的心魂还在胸腔里吗?如果在,多半干涸了?”

    钢骨森林,城市的脸——当我怀疑它虚空、木然,不含人情;现实就会摇一摇我的臂膀,提醒我说:“不是的!世间充满光辉。”老同学越过长堤、转了一趟趟公车到宿舍探访我。我俩上了巴士,我才发现忘了带交通卡EZ-link。我把整个手提袋给翻了出来,遍寻不获。司机大婶竟掏出钱包说:“来,我请你!”她要替我付还巴士费哩!我搭巴士,常和她互道早安。她的心意,让我眼热动情,难诉难说。

    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许多年后,也许生活换了轨道,我不会再遇上同样的人,相同的事,但是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一天,我会不经意地想起他们吧!我会怀念那串成珍珠项链、散发斑斓光辉的,人生路上的美丽缀饰、吉光片羽。

    可不是吗,那一个森森的夜,偶尔闪现也恍如昨日。是一个周末连假,室友们回家乡去了。生病的我独守宏茂桥偌大一个组屋单位。由于药物敏感,到了夜半我坐立难安。挂着肿胀的香肠嘴、披着密密麻麻的麻疹,我迷羊般穿梭在住区内。附近诊所全关门了,地铁、巴士结束了服务。路上寂悄悄的,连野狗吠叫的声音也没有。啊,我皮肤好痒好痒,我嘴巴好疼好疼!我找了好久好久,走了好长好长一段路……

    一家24小时营业的诊所矗立眼前,门那么大,就快顶到天上!灯火那么明亮,太阳也觉着耀眼!推开门,大地在我脚下震摇,我就要倒下。医生替我打针,让我服药,叫我躺下,好好歇息。后来他不收打针费,还问需不需要载我回家呢!

    啊,钢骨森林,城市的脸,那夜我睡得好沉好沉,梦里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