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青:青空玩味——与雪亲亲撒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陈秀青:青空玩味——与雪亲亲撒野

    受天时地利的眷顾,没遇上狂风雪扫,纵然气温降到自己设想不可能承受的低点,却也不觉冷颤寒冻。



    一遍遍环视凝远,再回神端看脚下和身旁的丰雪,不知深达多少公尺,十指插进地面积层的雪握抓它,捧在戴手套的掌心上,竟不融不湿不飞散。细致松软的触感,这时若飘下一场轻雪,必当张口迎接它的撒落。

    畅然得犹如浮在万匹雪花云端上,心灵如柳絮飏飞,放下年岁身段,拾回童心和夫婿玩起打雪仗游戏,他没躲过我投掷过去的雪球,一次两次地连投,残雪历历留在他脸颊、两眉、睫毛和唇角,哈哈笑他,他也呵呵回应地像个圣诞老人。

    发现在车站建筑物顶楼的墙边角落,置放着积聚的厚雪,猜想是观景露台铲除积雪后堆放的地方,应被许多人把玩过而较为结实凝固,恰与墙边形成三角斜坡,见一孩童把它当成溜滑梯,来回地快步跑上屁股坐着滑下,我的玩兴也被撩拨起来。

    全身和头部被厚服和帽套包裹,脸上又戴着太阳镜和口罩,没人看出我将近耳顺的年纪,趁机弥补小时候腼腆矜持的少乐,但体重不轻不敢跑步,担怕不小心四脚朝天惹怜,于是慢速走上高点再坐冰滑下,同时把两手高举让重力加速度的快感更甚,尽情地像个孩子似地欢跃在这游戏中。一次又一次爬上溜下,直到体能说不行了才歇,满足了自己无胆尝试滑雪,没机会玩冰上溜滑梯的替代体验。

    这一程,除却舌感之外,全然敞开眼手身触心受意念,如偿与雪的亲昵。这一生或许仅此一次的山雪邂逅,岂能不把当下视为永恒般地亲亲撒野。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