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游自在】甘榜藏高手:赤陽下造大房 燈火下砌小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字游自在】甘榜藏高手:赤陽下造大房 燈火下砌小屋

    民间向来不乏高手,甘榜里隐藏了个民匠,也是村民心中的名匠。马来传统木屋木匠“Mat Zin”(马京)从职场上退下后,阅“木”无数的他另辟蹊径,为匠人身分,也为退休生涯找到延续篇,他把与木同行的日子艺术化了;从前在赤阳下兴建大木房给人居住,现在则在灯火下砌造小木屋供人欣赏,远离了雨淋日晒,接近了自由自在。



    这座木制迷你了望台,不为谁而做,纯粹为了满足自己的兴趣。马京说,他特别喜欢这旋转楼梯的感觉,他凝视着它说:“不是很美吗~”

    采访当天,把车子驾离隆市,来到巴生(Klang),几经寻找,驾进了甘榜双溪槟榔(Kampung Sungai Pinang),在蓝天白云的天空下,眼前只有一条蜿蜒小路。

    受访者事先有说,进入小路约200公尺之处,“那就是我在的地方。”还是下车向路边一位也在做木工的马来大叔查询了一下。

    “那个做小屋子的京吗?”看来村民都晓得此号人物,我回他说:“是的。”他二话不说命我重新上回车:“你驾车,跟着我就是了。”现在正值斋戒月,近午的阳光更是赤热难受,可无阻于他的古道热肠。

    不久后,抵达一家甘榜木屋前方,那扇高门被推开来,披着一头及肩银白发的莫哈末京阿都亚兹(Mohd. Zin bin Abd. Aziz)大步走了出来,熟悉他的人都称他为“Mat Zin”(马京)。

    有故事的屋子:马京制作的这两个“世界上最年长国家领袖—马哈迪”和“亚洲巨星—比南利”(上圖)的诞生屋,若摆在家里可真的是个有故事的艺术摆设。

     

    缩小家宅变艺术品

    在蓝色星期一(Monday Blue)这一天,他身着忧郁蓝T恤配搭灰色多袋裤,但感觉一点都不蓝,倒是有一种隐藏在民间的高手终于出现,神秘面纱即将揭开的感觉。

    走进木屋,左边有一个以木间隔起来的大房子,“那是我过夜的地方。”右边又有一个小空间,“那是我的木工室。”他来自马六甲,现定居吉隆坡,却长驻在这片隐匿在甘榜里的木工天地。

    马京忆及七年前,他全然停下建筑工地的生涯,盖因岁月催人老,“力不从心了啦。”

    从职场上退下以后,阅“木”无数的他并不因此跟木工渐行渐远,反而另辟蹊径,为“马来传统木屋木匠”身分找到了延续篇,他还把它艺术化了,“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却苦无时间和时机。”

    不同的是,从前他是在赤阳下兴建大木房给人居住,现在他是在灯火下砌造小木屋供人欣赏。

    在经历数年开拓后,客源多了,作品也增加了,去年他索性租下当前这个地点,作为他转全职制作木制艺术品的工场和储存室。

    前一阵子,在华夏(马来西亚)艺术文化发展协会会长胡禄基的“九六雅集”私人展览馆里,见识过他的木工作品,让人倾心不忘。

    胡禄基一口气要他客制柔佛、彭亨、森美兰、登嘉楼、吉兰丹、霹雳、吉打、玻璃市、槟城、马六甲,以及东马沙巴、砂拉越等十二州的马来传统木屋和原住民长屋模型。

    “尚有雪兰莪的还在动工中。”在他的木工室里,确实看到一栋还未“建峻”的木屋模型,他同时也做了首相敦马和已故马来巨星丹斯里比南利(P. Ramlee)出生屋的模型。

    在这个设备齐全的木工室里,他不知花了多少个日与夜,埋首在一连串锯、刨、锉、砌、黏的动作中,靠一双曾经穿风过雨的手,把它们一栋一栋建成。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马京始终最爱的是木屋,不管是实体屋或模型屋,都是他最擅长展现的手艺。

    考察屋形还原架势

    从兴建实体大房子到砌造模型小木屋,马京的心态一点都不因此变得马虎,这是因为做屋子模型同样讲究技术与艺术,都是万丈高楼平地起。

    哪怕打造一栋迷你版模型屋,也是从马来传统高脚屋的方形木柱高架开始做起,再循序渐进地筑起椽子、横梁、地板、门阶、梯级、门窗框、墙面、屋架柱子、屋架、封檐板、亚答屋顶等等。

    他一口气说了一连串木屋建筑结构的专业名词,倒是考起我来了,“最后,才来做托起整个模型屋的那片‘土地’。”一般上,马来传统木屋都保持原木色,因此不必上色,最后涂上一层透明光油即可。

    至于他制作木屋所采用的材料,他指出,所有柱子、屋顶、门窗框、地板多半采用红婆罗双木(kayu meranti),再混搭合板(plywood)、冰淇淋棒,以及竹子,“这些材料五金店都有得卖,相当方便。”

    当他把建材买回来之后,通常会按照早已经储存在其脑海里的构图,进行各局部的切割和打磨工序。

    顶山风光:森美兰的米南加保木屋 顶最迷人,却也考起了马 京的“建筑”功夫呐。

    他说,在着手砌造一间木屋之前,他需要查找相关的图片来构思,“我都会通过YouTube浏览相关木屋造型和结构,再细究它的前后左右,若是有看不到的部位,还得靠自己的想像力猜想一下。”

    “接着下来,必须确定模型木屋的尺寸。”他所制造的模型木屋的长宽高约莫60X40X30公分,但在不同样式的木屋中,最长、最高、最大首推砂拉越伊班族长屋,他做过的一套长屋,长宽高是80X60X36公分。

    “这长屋的柱子特别多。”他指出,一般马来木屋的柱子数量介于16根至28根,可是,伊班族的长屋却有63根柱子,有的甚至超过100根。

    他的认真反映在他求真的态度上,据他说,他所做的伊班族长屋模型,还真的照相制版做出63根柱子,绝对不以玩票心态待之。

    在众多作品中,他觉得,最有难度的首数森美兰州的米南加保木屋,那是因为它的屋顶坡度大,屋檐如牛角般向上翘,“我必须视所要的屋顶坡度,而决定是用三或四根木,来呈现它独有的曲线。”

    至于他心中最漂亮的马来传统木屋,首推位于吉打的“Tok Su之家”,其屋顶多而美,屋身宽敞却只有一间房间,他还曾亲自到当地考察过一次,也把自己亲眼目睹的实物化作艺术作品,“这木屋做过三套了。”

    但凡看到木工室里有木块,马京都能想方设法做出好玩的木制杰作,好比图中的这辆跑车和魔术方块,有没有挑起你的童心呢?

    择己所爱构筑幸福

    哪怕是模型木屋,制做起来没有捷径可以走,马京说,实体屋如何把几根柱子恰到好处地接驳起来,模型屋也就是依样画葫芦,讲求细部的准确度和精确度。

    正因为如此,当他示范窗口开关自如的情况给我们看时,一点都不担心它会散脱出来,说明有投放真工夫,让我们看得赞不绝口,折服于他的心细。

    他在木工室的日常过得有规律且不急不躁,“一般上,一间模型木屋需要两星期才完成。”因此,他像上班族那样天天开工,“大白天主要处理比较困难的工序,一般是需要用到眼力的细节部分,例如:切割工序。”

    到了夜幕低垂时,他则靠着一盏灯火,把一片片、一块块切割好的木板、木块砌上去,再黏好,“以前也试过在晚上切割,结果全都切歪了,都是因为影子惹的祸。”

    跟昔日在工地上建大房子的工程比较起来,这些迷你模型屋拥有非常多非常细小的部位,以至于比过去都要额外付出一份耐心,“若是粗心大意的话,轻则歪掉,重则坏掉。”

    为此,他得时刻保持平静心境,慢慢的,把一个个小部件巧妙地砌起来、黏好它,“否则就功亏一篑了。”

    工作时,只要他察觉自己情绪来了,“我就会放下手头上的任务,骑着老铁马到外头散心去。”屋外的朴实甘榜景致,不仅怡人也舒心。

    这些年来,但凡亲睹别人看到他的作品,露出满满喜悦度和珍惜感时,他就特有满足感,“这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人生未必得行大运、谋盛名才叫着幸福,如果可以做件自己钟爱,又不缺小确幸如影随行的事,这已是人生至乐。这样的幸福来得刚刚好。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