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书卫《比赛教会我的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何书卫《比赛教会我的事》

    我记得自己是二年级开始上台比赛,是校内的歌唱比赛。陆续也参加了讲故事和演讲比赛。五年级那一年,代表学校参加马来语演讲比赛,捧了州级赛的亚军回来。这是我到目前为止,人生中最高级别的荣誉了。中学阶段也参加了不少比赛,除了歌唱、诗歌朗诵和辩论,还参加了西洋棋比赛。比赛或多或少影响了我的学习,但它教会了我很多课本中学习不到的事。



    六年级那一年,我没有参加校外华语演讲比赛,因为我选择了笔试比赛。我的训练老师对我又爱又恨,他给我妈打电话投诉,说我做新习题总是团队中的最高分,但讨论后再重做时,其他同学就比我高分,表示我没有温习。老师经常捏得我手臂瘀青惩罚我,我没有改过,依然故我,也依然在正式的比赛中拿到团队中个人最佳成绩。但我后悔了,觉得不应该只得到第十名,后悔自己太自负没有努力温习。

    初中参加西洋棋比赛也给我很大启发。我就读的是国民型中学,百分之九十九的华裔学生,中国象棋才是主流,而我们几个同学却学着玩西洋棋。我们组队去参加比赛,对手大多都是英文源流中学生。我们这些用华语交谈的队伍,成了全场的焦点。我们的顽抗,更是让他们侧目。我们还上演了一手田忌赛马的戏码,给这些没有接触中国历史故事的同胞上了宝贵的一课。

    学生会惦记一辈子

    高中的合唱团比赛,这么多年了,还是历历在目。当年,满怀信心的我们拿下了男声冠军,接着又拿下了女声冠军,原以为是囊中之物的男女四部大合唱冠军却落空了,不仅如此,连季军都没有。记得当时何金凤老师红着双眼跑来问我们,为什么没有点算人数,比限定的60人多出了3人站在台上,导致被取消资格,要不然我们可是冠军呢!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熟读比赛章程是很重要,也第一次知道对手是会热心帮你点算人数的。

    参加辩论赛更是我中学时期里一段难忘的岁月。来我们学校实习的张秀丽老师在大学里就热衷于此道,她打开了一扇窗,让我初窥辩论的门径,也让我意识到自己很多的不足。多年的演讲经验并没有给我很多优势,反而因太在意咬字发音而束缚了我的说话的自在。以前没有高效率的网络搜寻机器,吉隆坡中华大会堂的资料库就是我们辩论员的圣地,正反两方都会在那里找资料。有一次,跟对手在那里碰面,各自埋头找资料,而一位评委也恰巧在场,我们的对手上前去向他讨教,我们只能干瞪眼,不敢说什么。之后那场比赛,我们输掉了。我日后对评委自我约束的要求,应该是来自于这段阴影。

    比赛教会我很多事,直到我今天以教练身分带学生去参赛,也同样可以学习到很多事。大事小事,小到音响有杂声或大到评委有心或无意的误判,也许大人很快就忘记,但相关学生会惦记一辈子。赛后辅导到位,它会成为一生的智慧。不然,它就会成为一生的阴影。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