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山《不要反锁在刻板印象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刘永山《不要反锁在刻板印象中》

    在2017年,当时还是国阵执掌联邦政府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



    卫生部当时要求所有申请成为政府医院的实习医生或驻院医生必须考获SPM国语及格,原因是这两个职位属于公务员。根据条规,所有公务员必须考获SPM文凭,其中国语必须及格。卫生总监也提到,这项决定符合联邦宪法中提到关于马来语作为联邦官方语文的地位。

    这则新闻一出街,马上触动华社和中文媒体的神经线。许多朝野领袖社团人士纷纷发文告表示不认同卫生总监的做法。大家的看法是,虽然这两个职位是公务员,但是许多医生已经在政府医院工作多年。如果政府突然要求他们重回校园,为的就是考取那么一张SPM国语考卷,恐怕有点不近人情,也不符合现实环境。

    大家都知道医生这门行业是专业行业,其工作语言大多以英语为主。此外,医生必须和病人和家属沟通,如果能够掌握更多语言,包括方言,这是百利无一害的。

    前卫生部长蔡细历也提到过去他执掌卫生部时面对同样的问题,后来他和其他部门设立一个特别的考试,让没有具备SPM文凭的医生也能够参与。

    蔡细历当时认为当局应该放宽制度,毕竟马来西亚公务员体系必须吸引更多外国专才回流服务。这些马来西亚籍医生在国外行医数十年,后来因不同因素愿意回国服务,甚至是回来马来西亚的政府医院服务。为何政府不为他们打开方便之门,反而还设立路障?

    大家不要误会这则文章要写的是这个课题。不是!

    要多一点对话

    后来媒体才发现,虽然许多读者和华社以为这些没有SPM资格的马来西亚医生应该是以华裔为主,因此才引发行政偏差。看了数据后才发现,原来他们当中不乏马来同胞。原来他们当年成绩优异,获得政府在初中以后保送出国深造,考取的是O水准和A水准的考试,然后再以这两张文凭报读外国的医学系,毕业后才回来马来西亚服务。

    结果,大家会错意,表错情!这个就是我在上次撰文写到,我们要多一点对话,少一点对立的原因。如果我们一开始就选择对立,那么我们不可能看到事情的真相,还把自己反锁在刻板印象。反之,选择对话,我们能够从不同的角度看同一个问题。

    在处理对手的质询,就能够有更多的余地周转。

    这点就和卫生部副部长长李文材所讲的一样,即看待统考问题,我们应该跳出华社的框框,不需要打“悲情”牌,不打“自力更生”牌,不用“自强不息”牌,反而应该一开始就把统考看作是马来西亚人的考试制度,课程纲要都是马来西亚的课程纲要,根据或参考马来西亚教育部的课程纲要和STPM的教科书撰写。这样一来,我们就为这个课题打开许多谈判的空间。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