纹眉师控诉前夫 很久没爱爱企图迷奸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纹眉师控诉前夫 很久没爱爱企图迷奸

    (吉隆坡30日讯)貌美华裔纹眉师控诉,因前夫一句“我很久没有爱爱了”,令她险被已离婚4年的对方企图迷奸!



    该名华裔纹眉师月前因前夫提出帮忙照顾孩子的要求,而到前夫住家暂居3天看顾一对儿女,没想到最后一天临走前,她指控前夫竟兽性大发,以不明喷雾喷射她,并指很久没有“爱爱了”,企图迷奸她。

    女事主涂依玲(30岁,来自砂拉越)声称,前夫当时还扬言要杀她,幸她奋力顽抗,跑出大门求救,最终获邻居召来公寓保安员和警方,才得以脱困。

    华裔纹眉师指称遭前夫企图迷奸,幸她奋力反抗逃出外求救,才能脱困。在挣扎过程中,手腕、手臂和背部等皆受伤。
    华裔纹眉师指称遭前夫企图迷奸,幸她奋力反抗逃出外求救,才能脱困。在挣扎过程中,手腕、手臂和背部等皆受伤。

    离谱的是,她指前夫在警员抵达后,竟当众诬告指遭她攻击。

    不过,被指企图迷奸事主的前夫王先生较后反驳所有指控,指一切都是女事主别有用心,预谋策划污衊他,以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此案于上月18日,在吉隆坡文良港一栋公寓16楼单位发生。

    前夫:前妻污衊我

    女事主涂依玲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她和前夫(33岁)已离异4年,育有2名儿女,对方于上月初联络她,指因要出国公干,要求她在4月15日至17日期间照顾孩子。

    她说,她于15日抵达前夫住家后,原定要出差的前夫却临时透露行程有变,她虽心生疑惑,但不作他想,最终逗留至同月18日上午要离开去机场,准备飞回美里。

    “我当时已召了电召车,临出门时,对方竟拉我进房间,拿起喷雾朝我的脸喷射,还拿起一条疑似放有迷魂药水的毛巾捂住我的脸。”

    她心有余悸地说,她顿时觉得脸部异常灼热及刺眼,身体不适,而前夫将她压在床上掐颈,说了一句“我很久没有爱爱了”,欲强奸她,还威胁若不就范,将会杀死她。

    “当时我疯狂顽抗、大喊救命,过后推开他跑到大门求救,被邻居发现后,联络保安和警方把我救出。”

    前夫:是她设陷阱
    “污衊我争抚养权”

    “一切都是假的,这是她设下陷阱企图污衊我,以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被指企图迷奸事主的前夫石先生(从事电话业)接受本报电访时说,事发当时(18日),他在厕所内维修,突遭前妻从后攻击,而两人一路纠缠到房间,他出于自卫而反抗,随后对方竟发疯冲出外大喊救命,让他匪夷所思。

    “那时我的行程确实有变卦,我有和前妻说她可离开,一旦日期再确认后,才联络她上门照顾,但对方坚持要留下来。”

    “我没有迷奸她,我有交往半年的女友,而且迷奸是刑事罪,我没那么傻做出这样的行为。”

    他说,至今保持沉默是因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且案件已有警方介入调查,因此他事件爆发后,没有作出回应。

    “我们离婚是因前妻出轨,我们经过长时间协调后,对方最终同意将孩子交由我照顾,而她有探访权;相信这是她要争回孩子抚养权的阴谋。”

    他说,有关诽谤已造成他名誉受损,他已委托律师处理,并指若对方执意污衊他,他将保留追究权。

    针对王先生上述的说法,涂依玲受访时,指一切是前夫企图脱罪的藉口。

    求救前夫妹夫不施援

    “当时我在房内大喊救命,他(前夫妹夫)却没出面帮助我,事后还不当一回事,良心何在!”

    涂依玲回忆说,前夫攻击时,她极力反抗并冲出大门,捉紧铁门高声求救,此时,前夫的妹夫才缓缓走出房间,那一刻她才知屋内除了她和前夫,还有其他人。

    “邻居听见我的求救声后,立即过来帮我,即使现场一片混乱,他(前夫的妹夫)却漠不关心,他一点都不惊讶为何我大喊救命、大哭,看见保安员也没有上前询问;当时孩子在学校上课不在家。”

    她说,事后对方称他因在如厕,听见求救声,以为是两人争执而没出外劝架。

    她对于对方的说法质疑,认为对方有包庇前夫之嫌。

    照顾孩子不疑有诈

    涂依玲说,她对于前夫指出国公干行程临时变卦一事,感到可疑,加上对方疑和女友分手,不排除对方早有预谋,藉以照顾孩子为由,实为设局引诱她到住家,企图侵犯她。

    “我想和孩子相处多一些,所以当他提出有关要求时,我不疑有诈。”

    她说,前夫在事发后,竟不当一回事地联络她询问有关孩子学校假期的事宜,且没为当时的行为道歉,态度令人发指。

    她说,两人是因长期分隔两地,加上其他因素而离异,而2名儿女则和父亲住在吉隆坡,她每月则到住家探望孩子。

    “我不清楚他如今是否有面对财务等其他问题;因为工作性质,我经常在砂拉越和吉隆坡两地来回居住。”

    另外,涂依玲说,她报案后,查案官不仅没和她报告进展,且一问三不知。

    据她了解,警方事后向前夫仅录供一次,并向她说明将援引刑事法典第323条文(蓄意伤人)调查此案,而她事后不断联络查案官了解案件进展,包括案件何时进入司法程序,但对方却不仅无法说明详情,最后还不接她的电话。

    “事发已超过1个月,警方依然没有下文,所以我已经聘请律师处理这案件。”

    独家报导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