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世事无绝对》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周若鹏《世事无绝对》

    这两周发生了一些看似完全不相关的事:国家元首阿都拉陛下父王苏丹阿末沙殿下驾崩,历史学家邱继金逝世,李光耀的孙子李桓武在南非和男友结婚。这几件事的确是完全没瓜葛的。



    殿下驾崩的新闻没有在我的谷歌新闻出现,后来从记者朋友在脸书的控诉才知噩耗。朋友埋怨有网民留言辱骂中文媒体,质问为什么要哀悼对华教不友善的皇族?我不知道殿下生前的事迹,但知道媒体当然要报导各类新闻,乍看之下以为留言者是脑残的沙猪,追踪其社媒页时又觉得不是,中文还不错,不过正常人一个。

    邱继金的事迹倒是知道一些,他曾批评华小只能调教出模仿者,而且影响国民团结,引起华社反弹。在他逝世的新闻底下,有一连串以“汉奸”为主题的辱骂,自然都是华人留言了。我看这些也大都是正常人,但不知何故行为也和上述留言者一样,完全丧失了华文教育中首重的“礼”,对逝者出言不逊,这样不就等于帮着证明邱继金说对了一些事情:难道华教真的生产了一些思想狭隘的排他者?

    每个人都活在框架内。你的窗是圆的,世界就是圆的;是方的,世界就是方的。我是在“捍卫华教”这个故事里成长的,如果我没学会换位思考,看到套着自己的那个框架,那么同样也会把任何攻击华教者认定为敌人。倘若邱继金从来没有华教包袱,又何来“汉奸”之说?他只是从他那和你完全不一样的视角发表观点,这是他的言论自由。你可以不认同、可以反驳,这是你的自由,但一旦你开始辱骂“汉奸”,就在说明你才是个不折不扣的“种族主义者”。自降人格,自取其辱。

    井底之蛙

    大多人看不到套牢自己的那个框框。同样是在记者朋友处看到网民对李桓武婚讯的留言,网民力数李光耀生前的不是,如今“报应”来了。如果你不觉得他的言论有问题,就表示你和他套着同样的框框,一个认为同性恋是罪孽的恐同框框。反之,如果你认为那是李桓武的权利,那么他是找到幸福,而非什么报应,那网民不过是井底之蛙。

    换个角度,对于同一件事情的诠释可以如此大不同。历史学家邱继金还有一套马来半岛不曾被殖民的说法,因为英国没有直接占领,而是通过控制王室间接统治。对此说法议论者已很多,读者有兴趣可自行谷歌。我不是专家,无能参与议论,我只知道万一如果邱继金是对的,我们“默迪卡”、“默迪卡”的喊了60年,其实是搞错了?

    这几件相互之间完全没瓜葛的事,给我相同的提醒:每个人心中的“对错”都不太一样,没有绝对的事情,凡事退一步想,视野更开阔,一些无谓的纷争可能就自动化解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