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金鱼

    芷欣 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



    缸内,一双乌溜溜的小眼睛;缸外,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大眼睛趴在桌上,望着缸内的小眼睛。

    小眼睛悠闲地在水里游来游去,那一身“镶”着金橙色鳞片的身躯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夺目。

    它一会儿钻入水草里,一会儿摇摇摆摆地舞动着它的“双手”,一会儿在水中“漂浮”——睡着了。

    我眨了眨我的大眼睛,又回到书桌上,埋头读书;读了一会儿,却又忍不住瞥了鱼缸一眼,只见它睁着那双晶莹剔透的眼,但灵魂却悄悄地会周公去了。

    这是一条身体短而胖的金鱼,它全身都是耀眼的金橙色,所以我叫它“小橙”。

    初来到我家时,小橙显得非常害怕、胆怯,只敢在水草附近的范围游动,只要一根针掉在地上就会吓得它警惕地环望四周。

    但现在,它会肆无忌惮地在鱼缸内游动,常常巡视它的势力范围;当有人想逗它时,它就显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宛如高傲的王子般无视任何人的存在,让人尴尬不已。

    听说,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这,是真的吗?我不知道,但姑且当做这是事实。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一条金鱼,像金鱼那么善忘,不久前做的事情,才一转身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了。

    明明铅笔就紧紧地握在手里,我却会为了找它而翻遍整个房间;东西上一秒才离开我的手,而我却在下一秒因忘了放置地点而疯狂地寻找它。

    最终,它们都会在我打算放弃寻找时“突然出现”,令我只能默默感叹“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然而,有时候我却觉得,我跟金鱼完全相反。

    一些过了很久、已经被人遗忘的事情,总会在我的脑海里漂浮;那些被人埋藏在记忆小岛深处的往事,在我小岛上总是处于顶峰的最尖端。和朋友聚会时,我总能把他们昔日的糗事、以往愚蠢幼稚的言行一一道出。

    这时,尴尬的当事人就会吵吵嚷嚷的,遏制我继续叙说当年;听众们则会不断追问事件的发展,期待更多令人捧腹的内幕。

    当然,更多的朋友则会以诧异的眼神望着我,除了怀疑事情的真实度,也佩服我那出格的记忆力。

    偶尔我希望,自己就是一条金鱼,日子游着游着就过去了。所有不愉快的事,眨眼间就烟消云散了。

    那样的话,我将活在一个没有哀愁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事能影响我愉快的心情——因为我对发生过的事情都没有印象。

    即使吵得天翻地覆,翌日仍是晴天依旧;就算受了天大的打击,隔天脸上还是那排亮得刺眼的白牙。

    偶尔我却希望,自己不要像只金鱼,有个不能记东西的脑袋。这一秒所经历的有趣事情,却在下一个七秒就把它给忘了。羡煞旁人的回忆消失了,没有一丁点的往事能够永久地存在我的脑里,那是多么令人遗憾的事啊!想想看,若记不起令人陶醉的时光、拼不回脑袋里的记忆碎片、想不起遍布自己足迹的角落,光鲜亮丽的躯壳里只有个空洞的脑袋,那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想起昔日的甜美往事,我的嘴角都会不自觉地上扬;而当忆起不堪的以往,就会感到一阵揪心的痛。究竟,没有了记忆,心会不会好过些?

    “回忆,能让一个人变成神经病,上一秒微扬嘴角,下一秒却被湿涩的液体模糊了眼。”

    虽然,流星般短暂的记忆能让我们忘却烦恼,但只有天地般长久的记忆才能让我们记得身边的人事物,令我们生命中的每一刻得以在脑海中扎营。

    当一只金鱼,令人羡慕,也令人惋惜。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