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女教师脑血管爆裂骤逝 腹中7个月男婴未及出世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华裔女教师脑血管爆裂骤逝 腹中7个月男婴未及出世

    (新山10日讯)39岁怀孕女教师因脑血管爆裂逝世,腹中7个月大男婴未及出世,留下丈夫及一子一女。



    据知,该名女教师为陈玉婵,来自吉打双溪大年,在新山烈光镇培智华小任职教师超过3年,与丈夫定居新山。

    死者丈夫林以仁(38岁,蔬菜供应商)今早在灵堂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上周六(8日)晚上,太太在家中批改簿子,之后因感疲惫到房内休息,之后他便出门办事。

    39歲懷孕女教師因腦血管爆裂逝世,留下丈夫及一子一女,而腹中的7個月大嬰兒還未及出世。
    39歲懷孕女教師因腦血管爆裂逝世,留下丈夫及一子一女,而腹中的7個月大嬰兒還未及出世。

    嘴唇发紫脚板冰冷

    “我约凌晨12时30分回到家中,听见孩子的哭声,便看个究竟,发现太太已没有反应,且嘴唇呈紫色,脚板冰冷。”

    他说,之后赶紧将太太送往医院,但为时已晚,太太已无生命迹象,隔天经法医检验,发现是脑血管爆裂。

    他说,他与太太于15年前相识,并在认识后的5年结婚,育有一名6岁大儿子及4岁大女儿,而逝世的太太也怀有7个月大的男婴。

    他说,太太将一生奉献给教育,自中六毕业,便从临教开始做起到成为教师,是一名有热忱及尽责的老师,虽之后有了家庭,但还是在家庭及事业上取得平衡。

    “太太是一名非常节俭的人,从不乱花钱,每月所赚的钱都花在家庭上,鲜少购买奢侈品,也非常照顾她的父亲及弟妹,逢年过节都会回到老家探望他们。”

    他说,太太早前怀孕时都出现血压高的症状,之后一直都有服用药物,以控制血压。

    他披露,今早致电太太的医生时,医生曾透露指太太于今年2月要求停服高血压的药时,遭医生训斥一顿。

    “之前购买了一台量血压的仪器给她,让她在家能够量血压,相信是发现血压降低,因此才要求停服药物。

    林以仁为了让孩子慢慢接受孩子母亲已逝世,以善意的谎言告诉孩子:“婆婆将妈妈带走医病,她会在天上望着你守护着你”
    林以仁为了让孩子慢慢接受孩子母亲已逝世,以善意的谎言告诉孩子:“婆婆将妈妈带走医病,她会在天上望着你守护着你”
    “太太突然的逝世,我无法接受,到现在都无法接受,但人生还是要继续走下去。”在访问过程中,林以仁多次指自己无法接受,更数度哽咽。
    “太太突然的逝世,我无法接受,到现在都无法接受,但人生还是要继续走下去。”在访问过程中,林以仁多次指自己无法接受,更数度哽咽。

    无法接受妻走得突然

    “太太突然逝世,我无法接受,到现在都无法接受,什么也没有交代……”

    林以仁受访时数度哽咽,眼眶泛泪。他说,太太陈玉婵除了患有高血压,生前并无其它病痛,且逝世当天早上,如常与一家人享用早餐,晚上还煮了一锅粥作为晚餐,这令他更无法接受太太逝世。

    他透露,一家四口于上星期趁着开斋节假日,一起到云顶及吉隆坡游玩3天,没想到已成为他们最后的回忆。

    “生活还要继续,我又是供应商,生意还是要如常营业。”

    询及太太去世后生活有何打算,他指出,如今必须将两名孩子放在托儿所更长的时间,从原本的半天至全天,并会抽空陪伴孩子,而在其它方面也必须作出调整。

    “如今要一人扮演母亲及父亲的责任,但一个家庭内父与母都缺一不可,有些是身为父亲无法办到的。”


    独家摄影:张来星

    “婆婆带妈妈到天上医病了”

    林以仁为了让孩子慢慢接受他们失去母亲的事实,以婉转方式告诉孩子:“婆婆将妈妈带走医病,她会在天上看着你,守护着你。”

    他说,孩子的婆婆早前逝世,因此选择用另一角度,让两名孩子接受母亲逝世。

    他说,他和太太都非常喜欢小孩,得知太太怀上第三胎时,既兴奋及期待,由于太太是高龄产妇,事先做了检查,得知结果一切正常。

    “由于工作忙碌,太太从怀孕至今,只陪她两次产检,成为他这一生最大的遗憾。”

    “高龄怀孕如临鬼门关” 前同事接噩耗难过

    陈玉婵离世,教育界好友在面子书感性撰文,并感叹:“高龄产妇生孩子,真的是鬼门关走一圈!”

    她也说,现在的生活压力大,时时保持愉快心情很不容易。

    “希望她未出生的小天使和她作伴,就不会孤单了。”

    这名曾与陈玉婵共事三个月的好友说,接获噩耗时,眼泪就留下来了。

    “她是我在这所小学最好的朋友,我现在十分难过,我在培智华小的代课生涯,认识的同事,并且转换成可以交换心事的朋友。”

    她更提及,即使没有再代课,但与陈玉婵偶尔也有短讯寒暄,聊一聊电话就是1至2个小时,原本打算7月从吉隆坡到新山见一见陈玉婵,没想到再也没有机会相见。

    这名好友有所感触说,生离死别,从来不是容易的事情,应珍惜身边的人和事物。

    她不讳言现代人压力大,即使自己目前无业,每天处理琐碎小事,以及和绞尽脑汁地要生存,就已经很艰难和好累。

    为人尽责校方惋惜

    烈光镇培智华小董事长徐永健指出,陈玉婵老师为人尽责,他对她的离世感到惋惜。

    他受询时指出,死者与同事非常要好,周一晚上,学校董家协及教师联谊会到灵堂祭拜。

    “董家协及死者生前的同事也将于明早(周二)11时,到灵堂送死者最后一程。”

    据了解,陈玉婵灵堂设在乌鲁地南殡仪馆,并于周二上午11时举殡。

    记者尝试联络该校校长王丽萍,惟对方指正在忙碌,事后也无法联络上。

    (部分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