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治振《愿反贪之花绽放不变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黄治振《愿反贪之花绽放不变质》

    拉蒂花受委反贪会一姐,确实叫很多人吃惊,首先苏克里仿佛才上任不久就退位,接着拉蒂花又是毫无反贪乃至执法经验的空降天兵,一时间叫人难以消化。



    有关苏克里疑虑的部分,他周六接受媒体联访总算解开谜团,原来他早在去年5月受委时就说明了只想做1年,完成SRC和1MDB案件后功成身退,提前退位并不出奇。不过,苏克里也透露了另一个至今仍让人无法理解的关键,即他曾在去年12月和今年3月,两度向首相请辞时,建议了具备反贪经验的人选接任,但马哈迪始终没有答Yes或No,也完全没有回应苏克里的请辞要求,直到他在6月4日被国家元首召见,才知道首相已经作了决定,而且完全没有采纳他的建议。

    拉蒂花受委,由始至终最大的问题就是希盟违反了拒绝政治委任的竞选承诺,马哈迪非但没有给出叫人信服的答案,还说他只是透过与“了解拉蒂花的人”交谈,判断拉蒂花是否能胜任反贪会一姐。委任领导人就这么简单?难道没有更好、更恰当的人选了吗?这也让人摸不透马哈迪到底在下着哪一盘棋,尤其他也坦荡荡承认这是其个人决定,不曾经过内阁讨论,如今苏克里也透露,他由始至终都不知道接班人选是谁。

    首相确实有权自行决定委任人选,但老百姓自然对新政府有更高期待,期盼委任程序可以透明一点,并不是受委前一天退党就能敷衍搪塞的。说白了,这也彰显出马哈迪依旧习惯这种单独行事模式,不会也无需向任何人交代,数十年前那个独断霸权的影子仿佛再度若隐若现。

    没人知道马哈迪葫芦里卖什么药。究竟是否真如坊间议论般,是找来了一个从前就和安华作对的党内前领袖,企图阻止安华任相?难道好不容易即将在一年内圆首相梦的安华,这回又有把柄落在老马手中?真假都只能留待时间证明。

    拭目以待

    当然,随着新政府上台,我们也看到了反贪会的能耐,以往房间里的大象总算被看见了,反贪会口中的大白鲨也终于有点看头,进出反贪会的是史上首次出现的前首相、前首相夫人、前副首相等等高官人马,似乎被压迫多时的反贪会已重见天日,做到了实实在在成功的转型。如果往好的方向思考,拉蒂花在后509时代接任反贪会一姐,以她强硬正义、敢怒敢言的性格,连副首相旺姐都曾被她怒骂一顿,想必可在反贪会好好发挥威慑作用,也必能做到公正不阿。

    关键在于,拉蒂花任职反贪会一姐后,会否保持这样勇猛的作风,倒是叫人拭目以待,毕竟大选前许多讲话很铿锵的希盟领袖,现在都温驯又安静得让许多人怕怕(看看大学固打制、看看莱纳斯、看看承认统考、看看取消大道过路费)……

    拉蒂花会不会患上“大官失忆症候群”,以后突然丧失辨别黑白是非的能力?我们只能祈祷不会,祈祷她真的不是老马的棋子,祈祷老马不再是以前的老马,祈祷拉蒂花继续公正地勇往直前,祈祷反贪会继续这么steady地毫不畏惧敢敢捉贪官。如果上述祈祷成真,那拉蒂花是不是来自政党背景,其实也好像没那么重要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