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老马的麻糬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甄子曰专栏:老马的麻糬



    人有了权力就会判若两人。

    很少人经得起权力的考验,要老马信守权力游戏的规则,太违反老人家的天性了。

    他是玩游戏的人,更是定下游戏规则的人,脱开束缚,不过眨眼功夫,承诺薄弱如纸。

    新的游戏规则从他上任第一天就开始了,如果还有人没被他惊醒,那就真的是在装睡。

    委任花姐当反贪会阿头,他没有违宪,却违背了希盟承诺。

    老马每一次的任性,都让人看见他身边的人,对他的无法驾驭。

    内阁所司何事?老板叫到就点头,没事就自动隐形?

    手下害怕老大个性强悍,这样的人再有本事也会变得懦弱,软弱怕事,只会点头称“是”,不是无力就是无能,迟早害国害民。

    年纪越大的身体越好底子够硬,反而中生代身体不行一再示弱,这样的笑话,希盟还有多少?

    老人家不动如山,只因为希盟承诺早已成了麻糬,被人搓来搓去,有趣的是,反对党比希盟还要认真看待这颗麻糬。

    搓来搓去

    国阵执政时,对待承诺的态度,是更大一颗麻糬,如同一个一天到晚对女人许下承诺的男人,一旦出事,第一个拔腿逃出卖人的就是他。

    政治委任比希盟有过之而无不及,非一般封官授爵“有口皆碑”,处处可见人情恩义的伦理羁绊,要报答提拔过自己的恩人,即使有过也要力挺领袖到底,公私关系混为一谈。

    反贪会在前朝手中成了“返贪会”,反贪会前一哥苏克里像麻糬般被搓来搓去,他的平反,让人看清前朝的假面。

    全马最没资格骂老马和花姐的人,一是贪污者,二是反对党,可以住嘴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