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霹雳头条】 探民生‧“新村发展官,盼啊盼!” 需拨款解决民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今日霹雳头条】 探民生‧“新村发展官,盼啊盼!” 需拨款解决民困

    (金宝12日讯)金榜地骂新村村民希望新村发展官尽快上任,以协助申请拨款解决民生问题!



    位于华都牙也县与金宝县之间的金榜地骂新村(Kampung Timah),不在这两个县议会的管辖范围里,所有民生问题如缴付街灯电费、清理垃圾、割草服务及铺沥青等,全靠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负责。

    金榜地骂新村新任村长钟启明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每月向每户新村居民征收9令吉行政费,作为管理新村的日常开销。

    金榜地骂新村位于金宝县与华都牙也县之间。

    州政府津贴30%

    “每3个月所收到的行政费,州政府将从总收入中再津贴30%。”

    他解释,过去的记录显示每月可收到8000令吉,3个月则2万4000令吉。依据这个数额,州政府会再给多7200令吉。但若需要大笔开销,如安装新街灯、修理民众会堂等,这笔数额肯定不足。

    他举例,前朝政府的村委会拥有自己的拖拉式垃圾车,每天到新村收拾垃圾,如果垃圾车坏了,则需要大笔费用维修。

    “修车员曾警告我,如果垃圾车再坏就送去博物馆供民众鉴赏,因找不到相关配件。”

    他希望即将正式上任的新村发展官,可向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申请相关的拨款。

    沟渠堤需要高过马路,避免沙石掉进沟渠造成排水缓慢。

    “我不确定新政府有没有给予这类拨款,但村民们都需要这些补助。”

    询及金宝和华都牙也县议会,若该村的垃圾车抛锚时,可否暂时提供载送垃圾服务,他指县议会都不会协助。

    “村民们没缴付门牌税给县议会,所以后者有权不提供这项服务。”

    他补充,乡村发展部免费安装新街灯,且事后不必缴付任何电费,但需要等到每年年尾才能提出申请。

    “街灯对治安很重要,但村民不能等,如果村委会有钱,就可现在安装了。”

    拥有24年的观音庙,于每年农历九月十九举办长达1周的歌台和戏剧。

    聘专人向民收行政费

    除了管理民生问题,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也聘请全职“收债员”,专为向村民征收行政费。

    金榜地骂新村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秘书李碧云是全职的“收债员”,需要依据村民的放工时间,到后者家征收费用。

    李碧云说,有些村民每个月都缴,有些则3个月一次,因此她需要经常作记录,避免出错。

    钟启明指出,“收债员”的月薪1200令吉,比村长的700令吉月薪来得高。

    “我们是依据前朝政府所支付的数额,但我也觉得合理,毕竟这个职位太重要,也很难找到适合的人选。”

    他解释,如果聘请外地人,既需要承担汽油费用,又不熟悉当地人,办起来事来不那么方便。此外,该委员会也聘请2名员工,每天为新村清理垃圾。

    若民众会堂的电流可操作,可租借给售卖古董摊位,以及供村民办活动。

    哪个县会管未决定

    钟启明说,村民们未正式决定,是否将金榜地骂新村,归为金宝或华都牙也县议会管辖范围。

    “这里距离金宝镇约15公里,去华都牙也大概21公里。”

    他指出,在受委任为村长前,希盟州政府曾委任另一名村长,而后者向华都牙也县议会申请相关事项。

    “我当上村长后,相关官员有问我,是否继续把该村归纳于华都牙也县议会,我答复他需要谘询村民的意见。”

    他说,若归县议会管辖,村民们必须每6个月缴付61令吉的门牌税,比行政费多出7令吉。

    “金钱考量不大,但新村屋子、店铺若要扩充,都需要通过县议会的批准,聘请测量师测画扩充蓝图也是一笔费用。”

    他补充,若已建好的屋子和店铺,已违反县议会规定,则会面临拆除的风险,或须缴付更高的门牌税。

    钟启明(右)指金榜地骂新村只有1辆拖拉式垃圾车,若损坏就得搁置清理垃圾的工作;左为李碧云。

    小贩怕麻烦反对列入县会

    钟启明指出,小贩们不大愿把金榜地骂新村列入县议会管辖,是因为不要重新申请摆摊的执照。

    “本村有500户家庭,却只有300名村民,可见人口外流非常严重,而经营摊位是他们的生计之一,若重新申请肯定会有反弹。”

    他说,若归纳县议会管辖,村委会不太需要为每日工作烦恼,但不见得已列入县议会管辖的新村村民,非常满意县议会的服务。

    “这里没有黑斑蚊病例,我猜是与每日的清理工作有关,加上每3个月志愿消拯队喷蚊油服务。若县议会管理,每周只有2至3天的清理垃圾服务。”

    他指出,村委会每3个月支付1200令吉给志愿消拯队,作为喷蚊油服务。

    “村民也希望有牌楼,但牌楼设置和设计与风水有关,我需要谘询村民的意见。”

    观音庙地陷数年,需要非伊斯兰理事会拨款维修。

    希望安装避雷针

    ★李木森(观音庙协会总务,52岁)

    观音庙后面的河流,因为隔壁土地被开发作为农地,导致河水冲蚀了观音庙的地下地层。

    附近有许多树已被砍伐,造成打雷时本庙成为目标,希望可安装数个避雷针。

    我希望非伊斯兰理事会可拨款5万令吉,作为上述两项用途,因为这里经常有巴士载客到访。

    大雨30分钟淹水

    ★蔡美香(生哥海鲜楼东主,53岁)

    金榜地骂新村的水沟太小,又低过马路,若大雨持续30分钟,我家就会淹水。

    我认为新沟渠要深和大,以及把沟渠堤建高过马路,避免车辆走过时,把沙石扫进沟渠,又造成排水缓慢。

    停电没获通知

    ★王宝燕(祥电器修理服务铺东主,51岁)

    近2个月里,金榜地骂新村大停电3次,每次长达1至2小时,且早午晚都有,也没有事先收到任何通知。

    这里的工作的机会少,许多农地被回收,农民也因此失去生计。

    游乐场和篮球场失修已久,希望村长能尽快维修。

    互配合事半功倍

    ★吴福兴(脚车店东主,79岁)

    任何人当上村长,都需要村民的全力配合,事情才会事半功倍,比如把资讯告诉村长,让后者时时跟进。

    地点:金榜地骂新村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