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练《鹬蚌未相争,马到先功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李练《鹬蚌未相争,马到先功成》

    如果这真是安华下的一步棋,这将是绝地反击的复仇记;身后就是悬崖万丈,毫无退路。



    距离老马承诺交棒的日子越来越近,安华怎么会越来越急?这可不像是他一贯的作风。重看这20年来他走过的坎坷路,用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四个字来形容,绝不为过。尤其是在公民社会和在野党打算联手马哈迪那一刻开始,安华除了展示惊人韧性,也难藏狡黠的一面。

    起初身陷囹圄的他,还会撰写信函,提醒昔日战友与马哈迪共舞的危险。可惜他对敦马哈迪推动的《公民宣言》感到的忧虑,抵不过众人求变之心。毕竟,那可是最佳围剿国阵纳吉的契机。

    虽然安华字字句句,言之有物。担心新政权并没有真正的政治原则,渲染的民主争斗,只不过是争夺自我利益,并非制度改革的决心,但话一说多,却容易倒被众人质疑,只是他的自我偏执及私人怨恨。

    当安华冷静地面对和接受这个残忍的政治实况后,你再也难听到他对老马的任何微弱异议。

    尤其在老马任相后的各种诟病手法,无论是组织内阁、青蛙跳槽土团、公账会主席人选、取消签署国际公约、重提马来人经济地位和搁置各种宣言承诺,以达到稳固土团党的代表马来人定位;安华都沉默不语,只是派出二三线阵营人马,站出来抛出责问。

    乱世患难相扶持

    一个人如果为同一个错误跌倒两次,是不可饶恕的愚昧。安华早年与首相职务失之交臂,就是因为锋芒毕露。重新回到政坛的他,不得不步步为营。即使身为执政联盟里最大党的老大,被老马投闲置散,也乐得在波德申海边收拾垃圾,当个副首相贤内助。体制内任何决策,一切都与他无关,也无政治资源可用。

    身为希盟前身的领袖,安华和诚信党、行动党的关系也渐渐属于一般。这世道,有多少人可以在乱世患难互相扶持,又能在盛世共享荣华?从行动党的华人财长、到后门副部长,再到诚信党的11个国会议员10个部长;多少豪杰,白发被两鬓,肌肤不复实?戎马了半生,岂不对马哈迪的知遇之恩,感激涕零?再说,有哪个领袖是不可取代的?

    即使在自家党内,这个党魁也只受到表面上的尊重。至少有一半党员,都认为他只是过渡期的领袖,他们早已归附在阿兹敏旗下。换成火箭党,这样的毒瘤早已送去急症室切除。但安华就是凭着这样的惊人耐心,包容异议,以求公正党的一个完整。从阿兹敏打败拉菲兹一役,我们就见证了安华只有不到一半的权力。

    蓝眼裂缝更难缝补

    但是,就是这个拿走安华一半江山的阿兹敏,在众人见证敦马哈迪宣誓就职,迎来改朝换代的欢呼声中,在医院陪着安华通过电视直播,见证历史。也是这个阿兹敏,在安华失势后,不离不弃20年。当年的青年团长阿末扎希离去,宏愿队伍伙伴,纳吉、慕尤丁和泰益离开,政治秘书依占也离队,唯独他。

    阿兹敏的崛起,其实一路来都是受到安华的支持。但自从他被敦马格外重用后,却被解读为阻拦安华拜相的潜在敌手。所以,影射阿兹敏的性和贪污丑闻爆发,就能打乱敦马的布局?安华人马,就能吐气扬眉?

    还是说打从一开始,提拔阿兹敏就是烟幕,只是为了今天的鹬蚌相争?阿兹敏倒下,蓝眼的裂缝更难缝补。只要循着“利益最大者即嫌疑最大者”的思路追溯源头,很多人都认为是安华一手策划,跳入巴生河都洗不清。

    鹬蚌未相争,马到先功成。环顾今天的权力分布图,下个目标就是火箭。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