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白赤贫组屋 12空单位被野鸽“霸占” 鸽粪鸽尸 卫生糟透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罗白赤贫组屋 12空单位被野鸽“霸占” 鸽粪鸽尸 卫生糟透

    (芙蓉13日讯)罗白赤贫组屋B座及C座顶楼的12个空置单位,被大群野鸽“霸占”,在里头筑巢繁殖,组屋单位里外到处都是鸽粪及鸽尸,卫生情况非常糟糕。



    除了满屋的鸽粪及鸽尸,屋内也见到垃圾处处,包括家私、塑料袋等,而组屋走廊也见到鸽粪留下的痕迹。

    (本报陈梧源摄)

    拥有约30年历史的罗白赤贫组屋B座及C座相连,两座5楼组屋共有60个单位,惟,两座组屋5楼的各6个单位都无人居住,且已空置多年。

    罗白区州议员周世扬今日带同森州卫生局官员巡视,并到被野鸽“霸占”及满是鸽粪及鸽尸的单位喷射杀菌剂,避免细菌四处散播,影响组屋居民的健康。

    卫生局派出一名女医生艾丝德前往了解情况,芙蓉市议会官员也前往了解情况,并答允会尽快清理相关组屋单位。

    周世扬说,野鸽霸占组屋单位筑巢繁殖问题存在已久,芙蓉市议会主席拿督查扎里也在数月前到来巡视,惟由于这些组屋单位已属于私人产业,市议会无法插手处理。

    周世扬(右起)及艾丝特医生一起巡视到处都布满鸽粪的空置组屋单位,并召来卫生局工作人员喷射杀菌剂。
    周世扬(右起)及艾丝特医生一起巡视到处都布满鸽粪的空置组屋单位,并召来卫生局工作人员喷射杀菌剂。

    他说,市议会也尝试联络屋主,不过等了4、5个月仍未有回覆。

    他指出,野鸽的繁殖能力强,空置的组屋单位成了野鸽窝,遍地鸽粪、羽毛及鸽尸,发出阵阵恶臭味,野鸽叫声更是早晚制造噪音,影响居民的生活作息。

    “我要求查扎里成立专案小组处理野鸽问题,目前也召集8个政府相关单位一起开会,商讨如何驱赶野鸽及清理空置的组屋单位。”

    他也促请这些荒废组屋单位的屋主,尽快与他联络,一起商讨如何解决问题。

    卫生局工作人员在组屋走廊喷射杀菌剂,杀死鸽粪细菌。
    卫生局工作人员在组屋走廊喷射杀菌剂,杀死鸽粪细菌。

    封门窗及隙缝防野鸽飞入

    在完成清理成为野鸽窝的空置组屋单位后,周世扬将想办法用三夹板封掉这些组屋单位的门窗及隙缝,防止野鸽再飞入内筑巢及繁殖。

    周世扬说,这是现在必须采取的方法之一,否则野鸽会再次飞入屋内筑巢,最终问题还是无法解决。

    他说,恶臭的鸽粪很容易滋生细菌,进而引发约60种疾病,包括禽流感等,这是严重危害人体健康。

    “卫生局喷射的消毒剂只可杀死鸽粪的细菌,无法杀死野鸽。”

    野鸽在组屋单位的水管栖息时,在墙壁上及地上留下鸽粪,到处都可见到鸽粪留下的粪便痕迹。
    野鸽在组屋单位的水管栖息时,在墙壁上及地上留下鸽粪,到处都可见到鸽粪留下的粪便痕迹。

    他促请当地居民不要喂食野鸽,因为一旦有人喂食,野鸽又会再次成群飞回组屋筑巢。

    他也呼吁组屋居民别把空置组屋单位当成垃圾槽,把垃圾都往里头丢。

    他也提及市议会将会派人前来清理空置的组屋单位。

    此外,周世扬也将会要求兽医局或是相关单位前来捕捉野鸽,同时也欢迎爱护动物团体领养野鸽。

    空置的组屋单位外的鸽尸没人清理,发出阵阵恶臭。
    空置的组屋单位外的鸽尸没人清理,发出阵阵恶臭。

    梁亚妹(50岁,居民):

    我在该组屋住了约10年,这些年每天都面对野鸽引发的鸽粪、鸽尸及噪音问题。

    我知道鸽粪容易滋生细菌,并引发各种疾病及影响人体健康,但是住在这里就无法避免。

    住在4楼的我担心鸽粪从天而降,这些年来都不敢把衣服晒在外头,只能在屋内搭架子晾干。

    我发现野鸽在屋外栖息时,我都会第一时间赶走野鸽,避免野鸽在屋前留下鸽粪。

    没有公德心者把垃圾丢在空置组屋单位内,当中包括家私及塑料袋等。
    没有公德心者把垃圾丢在空置组屋单位内,当中包括家私及塑料袋等。

    莫哈末法立(58岁,居民):

    我是住在组屋底楼,由于野鸽是在5楼的空置组屋单位筑巢,因此对我没太大影响,不过,我还是希望当局能一劳永逸解决野鸽问题,毕竟鸽粪的细菌会引发疾病。

    我担心居民的孩子健康受影响,因为小孩子的身体抵抗力不强。

    我希望在市议会把空置的组屋单位清理后,可以有人搬进来居住,这相对的也可减少野鸽“霸占”的问题。

    罗白赤贫组屋B座及C座,民生问题一箩筐。
    罗白赤贫组屋B座及C座,民生问题一箩筐。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