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政客的下半身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甄子曰专栏:政客的下半身



    政坛何处不飞花,桃花菊花飘满楼,布城变春城。

    公正党在灾难中壮大,安华谈阿兹敏,一句“我以为自己是最后一个经历这种恶劣攻击的人”,道尽政治的荒诞无稽。

    没有迫害就没有英雄,安华是少数的幸运者。

    禁忌的社会充满压迫,压迫的环境挤压出使命感,因而产生了英雄。

    从另一方面看,大马还不是一个民主开放的社会,正常的社会是不需要英雄的,靠体制监管就可以了,没有谁是无法取代的。

    大马还不正常,英雄才会有用武之地,才会有一堆妖魔鬼怪。

    没有压迫就制造压迫。没有情色也可以虚拟色情。没有敌人就制造敌人把自己变好人。

    春城何处不飞花,一片高清过一片,近来成了大马政治最吸睛的景观。

    阿兹敏非首次卷入桃色腥闻,2018年一名已婚女子声称跟他发生过性关系,还公布性爱片。

    伊党前总秘书慕斯达法和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也曾卷入性爱短片疑云。

    政客互相攻击是常态,但顶着道德的大帽子扇淫风、点鬼火,这是加倍沉沦,宝贵的时间浪费了在此,政治原地踏步也源自于此。

    下一个又会轮到谁呢?

    圣人已死

    从荒淫无道的肯尼迪到克林顿,美国华盛顿邮报与哈佛大学做过一次民调,多达一半的受访者认为,总统要有治国能力,私生活如何与总统大位无关。

    这代表了美国人不那么在乎政治人物的性道德,把工作做好就好,也代表了人性本色、圣人已死光了,不得不妥协。

    我们在等着下一个人出事前,先问一问自己:我真的那么在乎政客的下半身吗?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