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游自在】苏叔叔就读谷歌大学 3D打印义肢让肢障童重拾欢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字游自在】苏叔叔就读谷歌大学 3D打印义肢让肢障童重拾欢颜

    在苏叔叔(Pak Su)眼里,孩子的笑容无法用钱买,欢颜亦无法卖到钱。这些年来,他用自己设计与制造的3D打印义肢手,让失去小手后的肢障孩童重拾笑容、重建信心,对他而言,那才是永恒的重造任务。



    安姆与苏叔叔
    3D打印义肢是玉米淀粉精制而成,对儿童来说是友善与安全的材料;它也可以做出不同程度的摆动和转动,至于可以用多久,则胥视使用的频繁度。

    美丽雨城生产美丽故事。苏嘉纳(Sujana Bin Mohd Rejab)来自霹雳太平,原本与他约访在吉隆坡,随后,得知他会前往探访装上其3D打印义肢手的男童安姆(Am),我们于是约访在彭亨文冬。

    走进约定的其中一家单层排屋内,开斋节喜庆氛围未结束,苏嘉纳走了出来,“Pak Su(苏叔叔),你好。”他其实年长我没多少年,可这都是孩子对他的亲切称呼,也就随着他们叫一声“苏叔叔”。

    踏入屋内,他马上把6岁的安姆(全名为:莫哈末利菲基安姆札法伊祖Muhammad Rifqi Amzar Faizo)介绍给我们认识,他跟一般孩子无异地正沉醉在电视机播映的卡通节目。

    我们必须坐下来跟他打招呼,因为他没有一般6岁孩子的高度;他不说话,却给了我们孩子该有的稚气笑容,他时而望向电视机,时而聆听大人聊天,时而坐在滑板上移动。

    假如妈妈罗兹亚育(Roziayu Othman)不说,我们不会晓得,眼前这位可爱腼腆的安姆,才在半年多前经历了一场人之初的大难过、大意外。

    妈妈说,由于健康出现问题,安姆的双脚和右手不得不被截掉,“截肢前整整一个月,他不言也不语,惟有出状况的肢体出现疼痛时,他才会哭出声。”

    孩子非比寻常的沉默不语,着实让妈妈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她安慰他说:“安姆的双脚和右手,将交回上苍放在天堂保管。”直至被送进手术室前,他反倒过来安慰妈妈,显然,他接受了妈妈的说法。

    “手术中醒来后,他不吵也不闹更不哭。”孩子的乖巧懂事、善解人意,无疑加剧妈妈的心疼,“为了让他找回开心,为了让他可以玩耍,我决定给他找一支‘右手’。”

    她开始在网上搜索,无意间,她看到他的照片,于是通过面子书联络上对方。他,就是苏叔叔。

    美国电视演员李察狄恩安德森(Richard Dean Anderson)最为人知的演出,是在《百战天龙》中饰演小马,此人此剧是六七字辈的共同记忆。

    迷上百战天龙长大爱科研

    端坐在眼前的这位苏叔叔,说起话来大剌剌的,令我好奇的是,见面前,在他个人面子书里,看见他在“曾经就读”这一栏中,写下“谷歌大学”(University of Google),见了面,自然要问他何解?

    “以前不曾上过正规大学,如今也都50岁人了,还能念些什么科系呢?我索性通过互联网进修,谷歌于是成了我就读的大学,YouTube则是我的一众教授,想要学习什么,只要一个键就跳出来了。”

    苏叔叔还是有一纸文凭在手的,他毕业于柔佛新山莫哈末师范学院(Maktab Perguruan Mohd Khalid),取得教育学士学位,从前可是为人师表呢。真实生活与虚拟世界都是一所所大学,等着我们这群生活者去求学。

    至于在浩瀚的知识海洋里,何以偏偏选中3D打印义肢?他反倒问起我的年龄来,原来,他是为了找个同年代人的共鸣感,恰好我们的距离并不远。

    “在我们成长的那个年代,不是有电视剧《百战天龙》(MacGyver)、《无敌金刚》(The Six Million Dollar Man)、外太空1999(Space1999),还有电影《星球大战》(Star Wars)吗?”

    “这都是当年喜欢追看的影片啊!”如今回想这些影片,皆可归类为科幻类型,像《无敌金刚》里的太空人在经历重伤后,医生成功把他改造变成一个左眼、右手、双脚都与众不同的超人。

    “可以说,小时候喜欢什么,长大了也就跟着喜欢什么。”

    他个人偏爱美国电视剧系列《百战天龙》,剧中男主小马(Mac)擅长运用他的物理和化学知识,把身边不起眼的物品制成各种有利器具,以化解危机。

    正因为自幼受到这些科幻电视剧与电影的影响,以致他大约于2014那年,透过网上学习,成功设计与制造出首个3D打印义肢手。

    在太平工作室里,苏叔叔埋首于他的3D打印义肢创作,乐在学习,也活在助人为乐之中。

    网上分享搜集资源

    “当时做的是基本型的义肢手,与现在的外观不同了。”在那个最初,他最需要的是一台3D打印机,加上本身具备基本3D设计和打印常识,即能出发。

    “不一定要对这门专业有精深掌握,可是,一定要有足够浓厚的兴趣。”一般上,只要面对他不堪熟悉的技术范围,他都会到相关的网络社区,咨询他人意见并找出解决方案。

    再聪明的人也不能样样懂、样样通,但抱着热情去学习,再难的事也能迎刃而解,“无法单靠一个人的知识或力量就能成事的,网络社区间的相互支援是非常重要的。”

    截止目前为止,他做了逾50个义肢手,受惠的肢障成人与孩童除了本国人,也有新加坡、印尼、柬埔寨、叙利亚及南非等国,“他们只要提供图片和尺寸,即可开始设计与制造了。”

    网络上备有相关软件供下载,然后,他需要按照不同的局部挑选所要的材料与颜色,“用来制作手指的材料最贵,因为它需要一定的伸缩能力。”之后,他需要调整每个局部所需的精确尺寸。

    当义肢手每个部分打印出来后,在零件组装和接合安装上,也是一门学问,“我都是跟阿根廷、英国、日本同行者,一起分享资源,一同讨论改善。”他透露,整个过程需时一至二星期。

    正因为教师出身背景,他目前义务帮忙设计与制造义肢的对象,以6岁到11岁之间的肢障儿童为主,至于材料费和车马费则想方设法寻找赞助人或赞助商。

    他之所以锁定孩童并设下年龄限制,主要是意识到孩童还有漫漫长路要走,“此外,不同年龄层的孩子有不同需要,上述年龄层的孩子的发展最为重要,亦最需要获得关注。”

    这看起来像玩具的义肢手,不仅让安姆找回有手的感觉,同时也成了他最好的陪伴。安姆的笑脸里,看见勇气。
    安姆在妈妈细心照顾下,迅速从截肢的难过中走出来,如今,妈妈跟他一起小心呵护他的“新手”。

    装上新手装上自信

    “最初的那个义肢手,我的太太把它上载到面子书,看看有谁需要用到它,并且愿意试用,就免费赠送。”结果,义肢手的受益孩童来自吉打本同县(Pendang)。

    “在经过来来回回周旋,最终把义肢手装上去了,恰恰适合她的小手,她很喜欢,也特别开心。”当他看到女童装上他制造的3D打印义肢手的当下,欢喜心油然而生,有了积极的开始,就义不容辞地走下去。

    当我问他“女童可以握东西了吗”的时候,他语重心长地说:“这并不是我的意图或目的。”他说,在提供义肢手服务之前,他会事前面试受惠者及其家庭成员,其中一道提问是:“为何需要这个义肢手?”

    他所获得的答案十之八九离不开用来抓拿东西,“但孩子要的不一样。”他因而娓娓道来另一段小插曲。

    “有个7岁肢障孩子的妈妈来找我,对我说,孩子第一天上学回来后,就不想再回去了。”原来,他受到同学们的嘲笑,导致他躲到厕所里,也不想再回到学校,“我跟对方说:给我7天时间。”

    他开始为该孩子设计和制造义肢手,“后来,我到学校为他装上义肢手,同学们都来围观,大家纷纷发出赞美声。”

    那个曾经嘲笑的同学,也要求苏叔叔为他制造一个像玩具的义肢手,但他对他说:“可以,但你需要吗?”该同学顿时语塞,且感到羞愧,亦自知错在何处。

    “最后,两个孩子成了好朋友,装上义肢手后的孩子,也乐得天天上学去了。”从这个故事里头,他反问:“用义肢手来拿东西跟教育作比较,哪个更为重要呢?”

    “手可以重造再重造,但孩子的信心,要重建并不容易。有了自信,才会走出去接受教育啊!”他把目光投向正在享受独乐乐的安姆,有感而言道:“要是他不愿意去上学,结果会是什么呢?”

    “教育才是至关重要的,说不定,义肢技术不断进步,就是要靠他们了。”

    他的初想很简单,即透过3D打印及相关技术帮助国内残疾儿童,改善他们生活, 让他们得以融入同龄孩子的社交圈,时至今日,他的想法不曾改变过。

    此刻,我望着安姆腼腆的笑容,听着妈妈带有喜悦的碎碎念:“现在是连睡觉也抱着它,即使爸爸叫他暂且脱下来,避免流汗,他也不舍得呀。”

    妈妈当着我们的面问安姆:“可以把义肢手送给人吗?”他摇摇头表示不可以,“他呀,正为自己拥有一个色彩艳丽的义肢手,而感到骄傲呢!”

    孩子的笑容无价,苏叔叔的无私让孩子重展欢颜,拜别文冬后他又回到雨城,继续过上如同MacGyver般的自雇、自创、自造、自由生涯 。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