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电影何去何从(系列2)◢谁主宰电影票房?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大马电影何去何从(系列2)◢谁主宰电影票房?

    近年大马电影的票房爆发式增长,这或多或少与票价和通货膨胀有关,但票房大收其实还包含着很多因素。过去为了保障票房收益,大多会打出明星牌,同时也依赖上映档期,但随着时代的改变以及观众观影要求不断提高后,影片的内容、素质、宣传力度,以及导演和制片商的号召力,在推动票房上皆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马来电影没黄金档期

    众所皆知,每年的贺岁档是中文电影市场最重要的档期,像是安排在农历新年上档的《一路有你》、《Ola Bola》,两部电影过千万的票房就是最佳例子,其他主打贺岁片的《阿炳心想事成》、《东主有喜》、《玩转全家福》等也有数百万令吉票房。

    然而,马来电影市场原来没有特定的黄金档期,斋戒月、开斋节期间更被视为全年最冷的放映时段。刘德华旗下电影公司——梦造者娱乐(马)有限公司制作总监嘉雅德莉比莱(Gayatri Pillai)说道:“以前1年出产12部电影的时期,开斋节的档期很重要,但随着马来西亚环境改变、有了高速公路后,开斋节期间马来人都会回乡。他们会在开斋节时留在家陪伴家人,但华人一般是在农历新年期间陪家人去戏院看电影,很明显的不一样。”

    若要选出最佳档期,嘉雅德莉比莱首推学校假期,但她认为:“学校假期是全国性的,大家都会带小孩去看电影,所以它不只是马来电影的档期。”GSC Movies有限公司总经理邓友光则逐月分析说:“1、2月是农历新年,3月到6月是好莱坞电影,7月开始会有一些中文片,最美的时间就是8月到11月,这4个月是做马来电影的,11、12月又是西片的天下了。这是一整年的基本放映规划。”

    大马导演郑建国也透露,由他执导的《PASKAL》原定要跟《Munafik 2》硬碰,但考量到前作、公司和导演的品牌影响力而选择闪避,随后一度锁定马来西亚日(9月16日),但再一次被打枪,最终改到9月底上映。个中原因是:“根据院线公司的数据,卖得好的电影一般要在月底上映,因为大家刚拿了薪水才有钱去看电影。”

    GSC Movies有限公司总经理邓友光指出,8月至11月是马来电影上映的最佳档期。
    GSC Movies有限公司总经理邓友光指出,8月至11月是马来电影上映的最佳档期。

    电影业两大巨头

    纵观15部史上最卖座大马电影,大多类型离不开恐怖、喜剧和动作这几个大框架。深入探讨和了解后,不难发现的是,一再创造高票房纪录的电影,近90%出自Astro Shaw和Skop Productions之手。Astro Shaw自1996年成立后,制作逾75部电影,当中的《Polis EVO》系列电影、《Hantu Kak Limah》、《PASKAL》、《一路有你》、《Ola Bola》等,叫好又叫座。

    至于1985年成立并专注于影视制作的Skop Productions,其公司创办人为马来知名导演拿督尤索夫哈斯兰(Datuk Yusof Haslam)。现年65岁的尤索夫哈斯兰,1970年展开其演艺生涯,1991年转当导演开拍首部电影《Bayangan Maut》,之后自编自导的《Sembilu》、《Sembilu 2》和《Maria Mariana》,曾连续3年拿下大马电影票房冠军。

    他2005年卸下导演身分后升格当制作人,而他的两位儿子山苏尤索夫(Syamsul Yusof)和撒齐尤索夫(Syafiq Yusof)则子承父业。事实也证明虎父无犬子,截至2019上半年的15部最卖座大马电影中,山苏尤索夫就占了3部,其次为各有2部的弟弟撒齐尤索夫和周青元。

    拿督尤索夫哈斯兰演而优则导,两位儿子山苏和撒齐也子承父业,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拿督尤索夫哈斯兰演而优则导,两位儿子山苏和撒齐也子承父业,并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兄弟分途出击

    擅长拍摄动作和恐怖片的山苏尤索夫,26岁那年凭着动作电影《Evolusi KL Drift 2》荣获《第23届马来西亚电影节》最佳导演,是电影节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导演奖得主。现年35岁的他自2008年开始自编自导自演的10部电影,总票房已突破1亿令吉,其中广为人知的有《KL Gangster》和《Munafik》系列电影。

    1992年出生的弟弟撒齐尤索夫也不遑多让,处女作《SAM: Saya Amat Mencintaimu》为他赢得《第25届马来西亚电影节》最佳新晋导演奖。当年只有21岁的他,以最年轻导演的身分被列入《马来西亚纪录大全》(The Malaysia Book of Records)。

    撒齐尤索夫2012年至今的8部作品,累计票房超过5400万令吉。不过,他初时执导的电影,票房仅介于118万至461万令吉之间,直到2017年凭着自编自导的《Abang Long Fadil 2》,才正式晋升为“千万票房导演”;18年和19年上映的《KL Special Force》和《Misteri Dilaila》则分别收获1220万和940万令吉票房。

    至于重质不重量的周青元,过去的电影产量虽不多,但他的《大日子Woohoo!》、《天天好天》、《一路有你》、《Ola Bola》和《大大哒》,5部作品合共累计近5000万令吉票房,是大马华裔导演卖座纪录保持者。

    在电影圈拥有23年经验的嘉雅德莉比莱表示,电影制片商已逐渐成为作品质量和票房的保证。
    在电影圈拥有23年经验的嘉雅德莉比莱表示,电影制片商已逐渐成为作品质量和票房的保证。

    沒有明星加持一樣賣

    在電影圈擁有23年經驗的嘉雅德莉比萊直言:“不是每位導演都有票房號召力,除了山蘇尤索夫和撒齊尤索夫,他們是導演界的票房保證。還有一位是周青元導演,大家對他的功力和拍片素質是有信心的。”

    演員方面,她以主演《Abang Long Fadil》、《Polis Evo》系列電影的西贊拉紮(Zizan Razak),以及《J Revolusi》、《Hantu Kak Limah》主角之一的祖爾阿里芬(Zul Ariffin)為例,認為他們是其中兩位馬來界電影明星的代表。

    她也透露過往的馬來電影有個“致勝法寶”,“以前一位巨星可能可以帶來100萬令吉的票房,那你就大概算看怎樣的組合會帶來多少的效益。不過,現在只要市場營銷、電影內容是好的,你就可以啟用新人,只是一定要放熟悉的臉孔在里面,而且現在的製片公司的名字也可以帶動票房了。”

    郑建国认为采用新人的做法虽有风险,但只要电影内容和素质具有一定水准,观众一样会买单。
    郑建国认为采用新人的做法虽有风险,但只要电影内容和素质具有一定水准,观众一样会买单。
    大马首部海军电影《PASKAL》找来哈菲祖嘉马(Hafizul Kamal,左起)、许亮宇和海鲁阿兹林主演。
    大马首部海军电影《PASKAL》找来哈菲祖嘉马(Hafizul Kamal,左起)、许亮宇和海鲁阿兹林主演。

    除了周青元電影一貫採用素人演員擔綱要角外,票房高達3050萬令吉、主打“大馬首部海軍電影”的《PASKAL》同樣打出新人牌。對此鄭建國自曝,以新人上陣的做法是迫不得已的決定,只因原定的男主角,一個因耍大牌被換掉,另一個則以籌備婚禮、受訓辛苦為由婉拒接演。由于開拍日期逼近,這才臨時改讓當時知名度並不高的海魯阿茲林(Hairul Azreen)挑大樑。

    當初的決定雖有風險,但票房收入卻證明了一件事:“海魯阿茲林是沒有名氣,但他有外型、態度也好…老實說我也掙扎了很久,但我相信的一點是,這部電影要賣的壓根不是明星,而是馬來西亞海軍部隊有多厲害,所以我只要找到可以撐得起這支部隊的演員,這個才是重點。當然,如果有個明星加持會更好,但電影好看的話,還是會有吸引人的地方。”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