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宇欣 –– 艺术家脾气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赖宇欣 –– 艺术家脾气

    从小,我就有一个无法用言语解释的“脾气”,我妈称之为“难搞”;若要言语具体形容这个脾性,我干脆把它称为“艺术家脾气”。



    虽然,我并不是艺术家,但我还是天生带有这股难搞的艺术家脾气。这个脾气其实没带给我什么损害,却让身边的人难以消受。

    比如在广州念硕时我遇到了一个喜欢来敲房门的大妈同学,她本着好意告诉我天冷了要加衣,系里收到什么小道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却对她爱敲门的举止无法忍耐。

    她每次来敲门我都扮不在家,但都不成功,她敲门的毅力也不是盖的,会一边敲一边喊我的名字,虽然我最后还是开了门,却赏她一副扑克脸。

    也许你会觉得我很没礼貌。

    当时我也没弄懂自己为什么这样,只是觉得不喜欢人们动不动就敲我的房门,开了门却告诉我一堆我觉得没有什么价值的“新闻”。

    我绝对忍受不了她絮絮叨叨地告诉我自己的一堆“流水帐”经历,告诉我她今天遇到了什么人,跟她说了什么话,或她有什么样的感受。

    面对这样爱串门子的同学,我的举动相当绝情——我没有答话,我最仁慈的做法是等她说完,然后报以淡淡的微笑,说一句谢谢,仅此而已。

    其实,你有什么样的感受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因为这也不是我造成的,但为什么我就得花时间听你说二十分钟呢?所以,这个大妈同学最后是被我打入黑名单里面。

    其实,这在别人看来是匪夷所思的,因为她没有得罪我,甚至对我还蛮友善的;但问题是,我就是受不了絮絮叨叨、讲话没有重点又爱耗人时间的人。

    后来我终于弄懂了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了,因为我不喜欢“被打断”。我只要投入做一件事,不论是看书、思考、看戏或写作,有人在间中打断我,我就会觉得这个人是来“浪费我宝贵的时间”的;要是有紧要的事我还愿意应对,万一是那些无关紧要的琐碎事,或只想打发时间的聊天……对不起,恕我不奉陪。

    我妈以前会说,奇怪了,这样的性格不知怎么还会交到如此多的朋友。

    我想,好友们早就对我身上的艺术家脾气见怪不怪了!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