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森美兰头条】缺工人 漆料 拖延工程 乌鲁干中华小能开课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今日森美兰头条】缺工人 漆料 拖延工程 乌鲁干中华小能开课吗?

    (芙蓉19日讯)乌鲁干中华小迁到绿峰岭的新校舍建筑工程,一波多折,状况频生,能否在明年1月2日准时开课,充满变数!



    本报探悉,将在迁校后易名为绿峰岭华小的乌鲁干中华小,在今年5月动工期间曾面对漆料供应中断问题,间接性影响工程进度。

    不料,在漆料出现状况后,建校工程又因马来人斋戒月和庆祝开斋节,建筑工友回乡庆节,再次陷入工人短缺的窘境,波折连连。

    每月开会掌握进展

    消息指出,负责工程的承包商每个月初会召集学校董事部、校长、森州董联会及绘测师召开会议,汇报工程进度,有关进度原本一直顺利展开。

    直至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政务官陈劲晖,今年5月到新校舍工地监督和勘察后,意外发现工程延误的问题。

    陈氏发现,本应在建筑时程表完工的工程,竟然尚未开始动工,例如建筑物尚未上漆,担忧新校舍工程可能无法如期完工。

    明年开课后将易名为“绿峰岭华小”的乌鲁干中华小新校舍,校舍建筑工程在连日赶工,已近完成,眼下只剩校园马路、泊车场、围墙等的基础设施尚未完成。

    一旦工程无法如期建竣,这也意味着学校招生计划也会被耽搁,学校没有学生,也就无法顺利开课,换句话说,延宕工程将为乌鲁干中华小的“重生”,带来多米诺骨牌效应。

    本报探悉,乌鲁干中华小在迁校前,需依循森州教育局的指示,把原校仅有4名分别小三至小六的在籍学生,优先安顿在晏斗中华小学。

    乌鲁干中华小一旦迁到新校舍后,尚需等待取得住用证后,才可以开始招生,也就是说,新校舍一日不建竣,势必引起一连串的后续问题。

    知情者透露,乌鲁干中新校舍工程延宕事件,已引起多方关注,特别是教育部和亚沙国会议员谢琪清,近日已着手处理有关问题,包括向董事部和承包商跟进工程进展,以确保承包商准时竣工,及新校舍在2020年1月2日开课时使用。

    有信心能如期开课

    亚沙国会议员谢琪清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他有信心绿峰岭华小(乌鲁甘干华小)绝对能如期和正式开课,不止是到学生报到,还能在新课室上课。

    他坦言,早前确有接获漆料供应延误而被迫延迟的消息,确实为新校舍能否如期使用感到担忧。

    “所幸漆料供应问题未造成严重延误的后遗症,几周前更已获得解决,据我所知,承包商在取得漆料开始赶进度,把之前落下的进程一并做好。”

    他已亲自到学校视察髹上新漆状况,目前校舍已差不多建好,只余基设尚未做好。

    他指出,绿小的地理位置可解决当地家长送孩子就读华小的需求,同时有助纾缓绿峰岭、拉杭这一带新住宅区的交通阻塞情况,许多家长颇期待绿小的到来,该华小明年一定要如期开课。

    软体建设未解决

    他强调,教育部十分关注该华小的建校进展,副部长张念群自首次亲到新校舍视察后,不忘叮嘱其政务官陈劲晖及他本人,必须不时跟进建校进度。

    “教育部因意识到绿小的存在有着迫切需要,才会迅速批下300万令吉拨款,学校更在去年12月取得拨款,否则根本无法动工,更别谈工程进度。”

    他认为,绿小硬体建设问题大致已获解决,余下是软体建设,他作为该区国会议员肯定责无旁贷,尽其所能给予协助。

    没校舍不能招生

    乌鲁干中华小校长许惠诒告诉《中国报》,该校暂时不能被称作绿峰岭华小,必须在学校正式搬迁到新校舍,向教育局正式申请获批后才能以“绿峰岭华小”全新华小姿态示人。

    她驳斥外间指控该校已开始招生,并称“连校舍也没有,从何招生?”。

    她指出,根据森教育局的指示,该校须获得住用证后,才能开始招生,希望新校舍能依合约所定,在7月31日竣工。

    “届时,校方和董事部才能着手申请住用证及招生的事务。”

    许惠诒指出,森教育局已明确告知,学校一日未迁入,就不能招生,哪怕周遭住宅区家长已迫不及待要送孩子来就读,但条规就是条规。

    “这也是我目前十分期待,7月初会与承包商、董事部、董联会和绘测师召开汇报工程进度的会议,希望从承包商口中获得佳音。”

    她说,原校乌鲁干中华小目前只剩下4名学生,分别是2华裔2印裔,小三至小六各一人,校方已经做好安排,一旦迁校,他们会被安顿到晏斗中华小学就读。

    董事部、校长、董联会、森州华校督学及国会议员,每个月进行一次会议,以便掌握新校舍工程进展。

    董事长校长驳斥传言

    即将“重生”的乌鲁干中华小董事长及校长,强烈驳斥明年无法如期开课的传言,纵使工程进度延迟一个月,还是一样“来得及”开课。

    董事长陈耀祖向《中国报》指出,新校舍工程或会延迟,但不是长达一年或十年的严重拖延,顶多只延迟一个月。

    “依据合约,承包商须在今年7月31日完成所有工程,而且是不允许展期,承包商十分清楚这一点。”

    据他观察,已完成的工程,包括新校舍的课室、教职员的行政办公室,唯学校的基本设施,如校园里的泊车场、道路和围墙等,完全未开始动工。

    雨天影响围墙工程

    他曾向承包商了解,基设工程得取决于天气,以学校围墙为例,一旦连续几日遇上雨天,肯定无法动工,否则围墙品质必大受影响,也就是说,基设建造工程可快也可慢,一切看天办事。

    他解释,造成工程延迟的因素,其一是漆料供应,另一原因是遇上佳节假期所致。

    “董事部已得到私人企业原则上同意采取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方式,半卖半送供给漆料,导致漆料供应一度被拖延,眼下问题已解决,所需漆料皆已在工地,目前只在赶进度。”

    教部拨款只够硬体设备

    陈耀祖坦言,教育部的拨款只够硬体设备,董事部尚需为软体建设的开销汲汲营营。

    “新校舍尚未启用,但董事部已先后接到地税、门牌税和英达丽水排污费的催收,至少需缴付数千令吉,加上课室桌椅、电脑和冷气购置费,全由董事部承担。”

    他说,董事部正设法寻求私人企业,透过CSR方式回馈绿小,从中节省开销。

    他说,依他推算,如承包商延至8月完工,因着政府和教育部对这华小的关注度,在学校办理住用证的申请上会给力。

    “如果住用证能在一个月内办好,10月即能开始招生,我认为全新的绿峰岭华小,可在2020年1月2日如期开课。”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