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彦运《香港“反送中”的莫须有论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刘彦运《香港“反送中”的莫须有论述》

    有一种指责或罪名叫“莫须有”,这是宋代古汉语的口语,意思是“或许有”、“难道没有”或者用现在的话说“等着瞧,总之就是有”。这句话最有名的典故出自《宋史.岳飞传》秦桧指岳飞及他的儿子岳云的罪名是“其事体莫须有”,当时的名将韩世忠当场反驳秦桧说“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古代封建的帝王或官僚要罗织罪名诬陷臣子或人民,莫须有三字确实非常好用。然而来到了现代的民主社会,莫须有三字的用法未必是当政者的“专利”,有时反而被人权组织或反对党用来指责执政党或当政者的“利器”。

    论述明显已奏效

    先说我国的情况。犹记得去年509大选前,净选盟组织的领导人曾对媒体说,第14届大选将会是“有史以来最肮脏的大选”,国阵政府将会用所有的手段操纵大选的过程。没有想到的是,当时的反对党希望联盟却在这场所谓的”有史以来最肮脏的大选”中成功改朝换代,将国阵政府拉下马。如果真的是“最肮脏的大选”,执政党在操纵大选,希望联盟能够这么轻易的改朝换代?

    如今回想以来,当时净选盟的领导层到底是以什么作为根据,作出一个“史上最肮脏大选”的结论?还是净选盟根本就是信口开河,以“莫须有”的心态或说法指责执政党,糊弄选民?不过,了不起的是这类“莫须有”的论述明显已经奏效!

    如今再说回今次香港市民声势浩大的反对“修改逃犯条例”或“反送中”的示威抗议游行。香港民间人权阵线于6月16日发动声称有200万人参与的示威游行,抗议特区政府首长林郑月娥推动修改《逃犯条例》,将逃犯引渡协议的司法管辖区涵盖中国大陆、澳门及台湾。

    其实根据条例的内容,增修条例草案明确注明只适用于移交37种国际公认刑事罪犯,而且刑期必须在7年以上,同时必须特区法院及特区首长双批,才能够实施移交。条例也明确规定“八不移交”,其中包括涉及政治、新闻、言论、学术、出版的疑犯不会移交。

    假设性思维论述

    然而根据民阵领导人发起反《逃犯条例》的说法是,他们不信任中国大陆的司法制度,他们也认为中国的司法制度有很多“灰色地带”,并认为可能会出现“诬告”的情况,大陆的执法机关随时可以到香港“拉人”。

    他们这些说法其实深入研究,充满了假设性和“莫须有”的思维论述。他们只强调了条例中“或许会出现的状况”,然后利用这点夸大其词 ,煽动人民的情绪。至于条例中对香港有利的部分,例如不让香港成为“逃犯的天堂”,对香港的治安起着正面的作用,让刑事犯受到应有的惩罚等却略过不提,或淡化处理。民阵的论述就是典型的“莫须有”论述!

    遗憾的是,这类莫须有的论述还是奏效了,部分香港市民被煽动起来了,特首林郑月娥不但向香港市民道歉,而且将无限期展延增修《逃犯条例》!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