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C洗钱案◢ 拟向反贪会爆料 证人接指示 携妻逃出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中国报 ChinaPress

    ◤SRC洗钱案◢ 拟向反贪会爆料 证人接指示 携妻逃出国

    (吉隆坡20日讯)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非执行董事拿督苏柏说,在反贪会开始调查SRC事件后,他在2015年曾主动联系反贪会,以提供SRC相关资料,但在准备应约时,却接获自称为反贪会代表的不明人士来电,要求他不要赴约并离开我国,他基于对此事和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掌权感到害怕,因此协同妻子潜逃到曼谷。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及7项SRC公司控状案进入第29日审讯,苏柏是控方第42名证人,主控官拿督依萨副检察司询问他是否知道不明人士身分时,他回应他并不清楚,依萨继续追问种族时,苏柏回应,对方是以马来文交谈。

    依萨询问为何苏柏会害怕纳吉,他回应,他当时接到SRC总执行长兼董事聂法依扎的来电时,被告知SRC事件与纳吉有关;随后就决定潜逃到曼谷。

    SRC洗钱案 苏柏:欲提供SRC资料 “接来电要我离开大马”
    苏柏持着拐杖出庭。

    与妻逃到曼谷

    “我当时和妻子在曼谷住了约1个月,所有费用都是自行承担。”

    他指出,他在曼谷曾与1名泰籍男子会面,对方给他与妻子前往阿联酋阿布扎比的机票,当他抵达目的地后,被带往酒店住了1个星期。

    “所有机票和住宿费用已经被安排好,但是我并不清楚背后金主的身分。”

    他续说,随后他们就搭飞机重返曼谷,之后回马。

    苏柏在接受依萨引导供证时指出,他在大选之后,接获聂法依扎来电,指示他再度离开大马和避开执法当局的调查。

    “我决定不再潜逃,继续留在大马协助调查。”

    本案将于7月1日续审。

    留董事局对海外投资负责

    苏柏供称,虽然他认为SRC有做出一些不当举动,他并没有辞掉董事一职,因为他认为他应该对SRC在海外的投资负责。

    “因此,我依然留在董事局,确保资金能够被带回。”

    他在庭上提及,他知道纳吉任命他为SRC董事之一,自然也有解雇他的权力。

    “我清楚和知道,纳吉掌握着绝对权力,去委任和解雇任何1名SRC董事。”

    2.5亿拨款应先获书面批准

    苏柏供称,SRC董事局当时同意拨款2亿5000万令吉予社会企业责任计划,唯他认为,这笔款项数目庞大,应事先透过现有程序取得书面批准,即董事局决议书。

    他指出,SRC遴选Ihsan Perdana私人有限公司(IPSB)拓展其公司要进行的社会企业责任计划,而相关委任信是由SRC在2014年9月3日所发出。

    他供称,委任信阐明,该笔款项的批准条件为IPSB需拟定社会企业责任计划以惠及人民,包括消除贫穷、准备日常用品、修缮与设立公共设施。

    “聂法依扎提议SRC应该帮助东海岸的水灾灾民,并提议要委任中介公司(syarikat pengantara)以实行该计划。”

    他提及,董事局已经讨论并同意上述拨款,也同意加快使用拨款,以尽快协助灾民。

    苏柏指出,所有社会企业责任计划的拨款将被直接汇入IPSB银行户头,或IPSB所建议的接收者;一旦有剩余拨款,IPSB都必须退还。

    “但据我所知,IPSB不曾回报关于该笔款项的花费情况,我不知道IPSB是否有退还任何余额。”

    聂法依扎是纳吉SRC桥梁

    苏柏供称,SRC董事局的任何决定都必须谘询名誉顾问纳吉;而他认为,聂法依扎则是纳吉与SRC董事局的“桥梁”,若有任何事情需要知会纳吉,都只会由聂法依扎去传达。

    “有几次出现署名纳吉的信函或文件时,聂法依扎都会说,他会亲自把这些信件或文件交给纳吉。”

    他也供称,曾对SRC的日常运作和精明审核事宜提出担忧;而聂法依扎总是一贯回应,事情已经讨论过,并获得“上头”批准。

    “我认为,他指的‘上头’是纳吉。”

    他举例,据SRC在2011年8月23日的会议记录,SRC董事沙鲁阿兹拉指出,将公务员退休基金局的贷款投资在阿布扎比的建议没有前景,他同意此事并建议要做出精明审核,唯据他所知,此事并未采取行动。

    他再举例,SRC在2011年9月13日的会议上,聂法依扎提出在印尼投资的建议,而他提出看法指印尼的商业生态不同,要求SRC谨慎处理。

    “虽然我是SRC其中1名董事,但我不能做出任何决定或指示采取任何行动,因所有提出事项将被聂法依扎带给纳吉讨论和同意。”

    40亿贷款90%投资外国组合

    苏柏指出,SRC公司向公务员退休基金局申请的40亿令吉贷款,大约90%是投资在各种外国投资组合,至于其余的大约4亿令吉,则是存放在该公司的银行户头,作为公司的营运资金以及国内投资用途。

    “在这4亿令吉款项当中大约4000万令吉用作于购买产业,而产业之后脱售给SRC公司的其中一间子公司,Gandingan Mentari私人有限公司。”

    他指出,SRC作为一家“策略资源公司”成立于2011年1月7日,当时该公司的董事局成员全是由纳吉委任,纳吉身为公司名誉顾问,董事局会在经他的谘询(nasihat)下行事。

    他证实,SRC公司董事局曾分别于2011年8月23日及2012年2月14日的会议上,讨论该公司向公务员退休基金局申请第一及第二笔20亿令吉贷款,而此建议2次都是由董事之一的聂法依扎提呈,并表明将获政府担保。

    他指出,上述贷款申请皆获得董事局的同意去进行。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