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老院女主管被指虐待老人‧再有家属指证 婆婆被喂过量安眠药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安老院女主管被指虐待老人‧再有家属指证 婆婆被喂过量安眠药

    (芙蓉20日讯)芙蓉翠谷3一间安老院女主管,被指控虐待老人一案;再有老人的家属站出来指证,92岁婆婆入住该安老院期间,被喂食过量安眠药,导致婆婆昏睡两天没进食。



    该安老院也被指疏于照顾院内老人,老人及员工都感染疥疮。

    巫裔女子诺妮(34岁)看到报章,报导芙蓉翠谷3一间安老院女主管涉嫌虐待老人后,站出来指证她去年曾针对婆婆被虐待一事,向森州福利局及警方投报,但因福利局调查结果指安老院没问题,而不了了之。

    她要求森州福利局及警方重开案件调查,并调查安老院负责人及女主管,是否涉嫌虐待老人。

    目前,福利局已指示安老院今午12时前关闭,以接受调查,12名老人也已被家属接回家。

    诺妮说,其92岁婆婆2017年10月送入该安老院,并于去年11月7日三度入院后,因不满安老院疏于照料,被家人接回家照顾。

    女主管涉嫌虐待老人,芙蓉翠谷3一间安老院被森州福利局指示,暂时关闭。

    要求警方重调查

    她说,婆婆左腿盆骨爆裂及有些失智,不过在搀扶下还可活动。

    诺妮经过遴选后,才把婆婆送入该间向森州福利局注册的安老院,未料却变成噩梦的开始。

    她说,婆婆入住安老院费用每月1800令吉,她要求必须给婆婆睡医疗床,安老院合约也指一天供应五餐、提供物理治疗等。

    她指出,她差不多每星期会烹煮一些食物,带来给婆婆享用及探望婆婆。

    诺妮说,去年2月13日,她探望期间发现婆婆脸部一片瘀青,追问安老院负责人阿兹林时,对方表示婆婆不慎撞到床角,惟过后她从一名女员工口中得知,婆婆从轮椅上跌下,跌伤额头过后瘀退到脸部。

    没婆婆跌伤看诊记录

    婆婆跌倒脸部瘀青,安老院负责人阿兹林声称曾带去诊疗所,却被揭发诊疗所没婆婆看诊记录。

    诺妮说,阿兹林指曾带婆婆前往诊所检查,但当她向诊所索取看诊记录时却没有,随后她把婆婆带往端姑惹化医院检查,过后送回安老院。

    她说,之前也看过婆婆身上有瘀青,惟相信是婆婆有时过于好动碰到所致。

    诺妮指出,去年6月22日,安老院负责人致电,告知婆婆相信是血压低而昏迷,她再次把婆婆送往端姑惹化医院。

    “我去年10月7日接到安老院负责人来电,指婆婆昏睡两天未进食,我又把婆婆送往端姑惹化医院。医生告知,婆婆不但血压低,也严重脱水。”

    诺妮说,她从安老院女员工口中得知婆婆泻肚子、昏睡及未进食两天,不明白为何安老院负责人没立刻带婆婆看医生或通知她。

    “当我向安老院女主管了解情况,被对方指是我给婆婆吃下不干净的食物。当我再不断追问时,对方不再回答。”

    诺妮的婆婆入住芙蓉翠谷3一间安老院一年,期间从轮椅上跌下受伤,但安老院负责人没立刻把她送往诊所检查。

    商业注册有出入

    诺妮透露,该间安老院的商业注册,是在负责人阿兹林的妈妈名下,但在森州福利局的注册却不同。

    她也提及在婆婆入住安老院期间,她每月缴付费用,都是直接汇入阿兹林的银行户头,而非安老院的银行户头。

    日前社交媒体流传一则视频及帖文,指芙蓉翠谷3一间安老院女主管,涉嫌残暴对待老人,逼老人喝尿、吃辣椒和喂食过量安眠药,造成至少10人逝世。

    帖文也指老人长期被虐待、囚禁及绑在椅子上,而且他们的身分证已被安老院主管收起,有关恶行被指已有3年。

    目前,森州福利局已经介入调查,以鉴定事件真伪。警方也接获7项投报及已向10人录取口供。

    促福利局透明调查

    诺妮促请森州福利局,严正看待翠谷3安老院女主管,涉嫌虐待老人的疑云,同时应透明调查指控。

    她说,安老院女主管被指虐待老人后,福利局官员夜晚时分前往调查,但并没带同医护人员前往,为院内老人进行身体检查,并指示安老院必须关闭,要求家属来把老人接回家。

    诺妮质问福利局官员在没医护人员随行下,如何鉴定老人有否受虐待或长疥疮?

    “我希望福利局官员以公开及透明态度调查,向安老院员工或前员工了解情况。”

    福利局指示暂关闭

    芙蓉翠谷3安老院因女主管遭指控虐待老人,被森州福利局指示暂时关闭。

    该安老院负责人阿兹林(49岁)说,目前只是被森州福利局指示暂时关闭,一旦当局完成调查,证明他的清白,他还是愿意继续经营安老院。

    他说,他自认没做错,所以不会屈服,并相信调查结果可以还他清白。

    阿兹林说,他会继续经营安老院,院内老人也要求安老院继续经营。

    “目前,安老院老人暂时被家人接回家照顾。”

    →诺妮展示之前针对芙蓉翠谷3一间安老院,疏于照料92岁婆婆的报案书。

    安眠药少了几颗

    诺妮怀疑安老院负责人,喂食婆婆过量安眠药,才导致婆婆昏睡不醒并没进食。

    她说,她在婆婆三度进院后,对安老院失去信心,决定把婆婆接回家,并回到安老院收拾婆婆的物品,以及索取婆婆服食的药物。

    诺妮说,她发现婆婆去年10月31日,在端姑惹化医院领取的安眠药,少了几颗,根据医生开出的配方,安眠药只是在需要时才服食。

    “安老院负责人阿兹林声称,只有他可以拿药让老人服食,当我询问为何婆婆的安眠药,少了那么多颗,是否是他喂食过量安眠药,他却支吾以对。”

    诺妮指出,当婆婆三度入院,医生有指婆婆被喂食过量安眠药及未获悉心照料一事,可报警备案。

    她也揭发安老院老人及员工感染疥疮,皮肤严重溃烂,但院方也未理会。

    诺妮说,她去年11月9日向森州福利局投报,福利局调查后于同年11月22日回覆,指该安老院没问题,把她指控的问题扫入地毯,她去年11月27日再到芙蓉警区备案。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