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文:送终抑或送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张一文:送终抑或送中

    送终是个传统表达,而“送中”则是个新名词。



    养老送终是传统表达,法律上的说辞是“子女的赡养义务”,多指做子女的,对父母生前的赡养和死后的殡葬。这是一种孝道,也是一种临终关怀。

    孔子曰:“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 意思是说,小孩出生后长到三岁,才可能真正脱离父母的怀抱,不用父母经常抱着,可以自己走路了。所以,父母去世后,应该为父母守孝三年以报恩,这是普天之下通行的孝道。

    为国阵送终

    千百年来,中国的朝廷官员在位期间,如若父母去世,则无论此人任何官何职,从得知丧事的那一天起,必须辞官回到祖籍,为父母守制二十七个月,这叫“丁忧”。“丁,当也”,“忧,居丧也”,丁忧就是说遭逢居丧,不是说慕尤丁。

    正因为有如此语境,在华人社会,送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给人送时钟、闹钟之类的。因为送钟谐音送终,不吉利。

    送终还有一个意思是毁灭、断送。大作家鲁迅在《书信集·致曹白》中写道:“原文给了《夜莺》,听说不久出版,我看是要被这篇文章送终的。”意思就是说,文章可以毁灭或者断送一个人的前程。这样的文字狱在世界上枚不胜举。

    为一个政权或者国家送终的故事,也信手拈来。去年,我们亲手为国阵60年的统治送了终。尽管新政权未必尽如人意,但是毕竟,马来西亚开始了政党轮替的民主进程,这是一个国家迈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我们既然可以为国阵政权送终,也自然可以为类似的政权送终。

    大跳“忠字舞”

    俄罗斯民族也曾经亲手给苏联这个国号送了终。1991年圣诞节,伴随着苏联国旗的降落,曾经与美国争夺世界霸主地位的老牌社会主义国家苏联,轰然解体。苏联的终结其实有其历史必然性。1989年前后,苏联的盟友、东欧一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在短时间内纷纷丧失政权,社会制度随之发生根本性变化。不是外来侵略把执政党赶下台,而是这些国家本国的公民,为长期的专制政权送了终。随着盟友消失,孤家寡人的苏联走向分崩离析,也不难理解。

    在中国,曾经有另外一种“送忠”也值得一提。那就是40多年前,文化大革命时期的全民大跳“忠字舞”,以表达对“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的无限忠诚。

    这种送给国家领袖的“忠字舞”,一般是在广场(大场地)或游行的队列行进间演出的歌颂性民众集体舞蹈,也有在家里跳的。舞者就像吃了摇头丸等迷魂药一样,疯狂摇摆着身体。每天早晨,随处可见跳“忠字舞”的狂热人群。几十年过去了,这种“送忠”舞在中国是不流行了,中国现在流行广场舞、大妈舞,虽然有在公共场合制造噪音等嫌疑,但是,这毕竟是国家走出专制与愚昧,走向开放与多元的表现。

    至于“送中”抑或“反送中”,作为香港诞生的新名词,卑之无甚高论。各位读者可以自行补脑,让更多联想丰富我们对世界的认识,让政治民主化不要沦为空话。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