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游自在】温柔恐龙霸道刺猬 62岁幽默不老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字游自在】温柔恐龙霸道刺猬 62岁幽默不老

    宫西达也:如何找到快乐?他提到日语单词中的“一生悬命”,这是他拥抱的重要理念,此话有着“用尽全力,拼了老命”的意思,他说:“一定要尽善尽美去完成每件事,全力以赴之后,才能得到成就感带来的快乐。 ”

    他的书里有种无人不晓的温柔恐龙,但是,他的房里养了只霸道刺猬却不为人知;他用动物形象跟读者沟通,也跟真实宠物聊天,他都说什么、聊什么呢?与日本绘本大师宫西达也(Tatsuya Miyanishi)聊访时,犹如启动了“老朋友”聊天模式,“老朋友”通常会聊彼此熟悉的事,一般上聊起来都会特别开心。



    与宫西达也聊访,自然离不开他的绘本创作,加上那如假包换的风趣幽默,让人觉得有种“老朋友”从绘本里走出来的活生生感觉。除了我之外,全世界的大、小宫粉,都会把他定位为“素未谋面的老朋友”吧。

    他是一个产量相当丰富的日本绘本作家,自投入儿童绘本创作之后,至今出版逾110册绘本作品,并且曾获大奖。

    在他创作的故事中,情节天马行空不在话下,重点是温馨幽默,往往是笑中有泪,哭后转笑。

    哪怕故事里的主角造型不甚漂亮,就算有人认为其画风粗糙,亦无损全球宫迷热烈追捧,因为这就是独一无二的宫西达也风格。有种爱,爱上了,就义无反顾。

    熟悉的人都知道,他的绘本里什么都不多,动物最多,屈指一算,这些年来,看过的有野狼、青蛙、小猪、小企鹅、猫咪、老鼠、小蛇等等。

    在日本静冈县清水町出世的他声称,自己是个“country boy”(乡村男孩),人之初的许多体验都源于大自然,“比较起翻阅图鉴,我是比别的孩子,更早到大自然里去认识各种生物了。”

    “长辈们或是哥哥也会教我,这是什么鱼、那是什么树、这又是什么叶,这都是我们之间的沟通内容。”

    重点是,过程中,有种真实的亲身接触,“跳进河里玩耍时,我能直接感受到河水的清冰凉,还有河水的流动。”

    所以,其绘本之所以频繁出现动物形象,“有部分原因,正是小时候热爱的延伸,但这并不是全部。”

    他强调,故事里采用哪种动物,依然需要按故事上的考量,并非纯粹地因为这些动物生活在大自然里头,就用得着的。

    大自然是一门博大精深的科系,也是一所宽阔无边的课堂,对他而言,更是一座无穷无尽的灵感泉源,毕业于日本大学艺术学系的他,得以用艺术呈现昔日所见所闻,迄今仍用不完,那是一辈子的收获。

    为了不破坏自己创作的画面,签名时,宫西达也坚持选择非插画页,画来搭配签名的图像更是多变。
    宠物入室 不再有我的房间…

    动物是艺术创作灵感,动物也是生活最好的陪伴。

    不仅小时候到自然界里接触小动物,长大后,宫西达也也爱养小宠物,“我养过长长矮矮的腊肠狗哦。”

    他特别提到,当他周游列国去演讲时,照顾宠物的责任就落在妻子身上了。原来他想透露的其实是下一句,“前段时间,我又离家去演讲,回家后,我发现,家里又多了一只小刺猬。”

    “现在这只小刺猬应该在我的房间。”他遥想着日本的那个它,接着叹道:“所以啊,那个家里面已经不再有我的房间了。”

    这必定是一只霸气的小刺猬,否则怎敢连宫西达也的房间也霸占了?好奇小刺猬在他偌大的房里做什么,不会是偷读他的书吧?他干脆利落地说道:“就吃喝拉撒睡呀。”

    话虽如此,他还是爱他们,甚至选择跟他们聊天,“都已经住在我的房间了。”有一种“还能怎样”的无奈感。

    我忘了问,既然已“登堂入室”,这只小刺猬会否成为他下一本创作的主人公,假如把它塑造成“霸道小刺猬”的形象,不也挺有趣吗?

    其实,养宠物是他消解压力的手段之一,至于这些压力来自哪儿,他慢条斯理地说:“有来自工作的呀,也有来自妻子的……”语毕,大家都被他的“胆大包天”给逗了,哄堂大笑起来。

    有宫西达也在的地方,怎能少得了恐龙的身影呢?
    通过绘本 挖掘一颗温柔心

    在宫西达也创作里头,有众多的动物形象,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动物绘本创作,莫过于恐龙了。

    自2003年起,他发表了一连串以霸王龙为题材的《霸王龙绘本系列》,该系列的首个作品《你看起来很好吃》出版后,于2010年,改编成同名动画电影上映。

    对此动物角色如此用心经营、专心诠释,“也不是因为很爱恐龙,更多的是,想要通过它来传达想要说的话。”原来,这跟他的成名之路息息相关。

    从无名小卒到绘本大师蜕变过程中,他品尝过贫穷困顿,亦享受到名利双收,期间,他逐渐发现,一些家长和小朋友习惯性抱持一种观念,那就是有钱、住大洋房、驾豪华车的,都是了不起的人。

    “这真的就这么一回事吗?”他有意通过绘本把自己的这种想法表达出来,“可是,我要用什么角色来说故事呢?”

    他想呀想,“大象、大灰狼都很厉害,应该会有更厉害的动物吧?”终于,给他想到了恐龙。

    在庞大的恐龙种类里头,又以霸王龙(学名:Tyrannosaurus rex)为最凶猛、最厉害,他于是把霸王龙入画也入故事,作为人类权利、地位,以及金钱的象征。

    不同的是,他笔下的霸王龙,不只有凶神恶煞,还很幽默,且赚人热泪。

    温柔的恐龙会散发温情,换作人类,再强悍的你也有温柔,也需要有温情。

    在《遇到你,真好》里,恃强凌弱的霸王龙,与棘龙宝宝被迫共同生活在一个不断在海上漂流的小岛上。

    漂流期间,他受到后者的感染,不但变得温柔起来,最后甚至为了棘龙宝宝和红果子树,毅然决然牺牲掉自己的性命。

    在生命结束之前,霸王龙来得及说吐露出一句:“我、我……能遇到你真好……”这只霸王龙是多么掏人心,结局更是揪人心啊。

    “虽然画的是动物的故事,其实反映的是人类的事情。”既然如此,书里就会有爱恶作剧、干坏事的恐龙,必然也会有温柔的恐龙,“霸王龙象征的是人类,每个人内心有光明面,也会有阴暗面。”

    在故事里,霸王龙被小恐龙温柔对待以后,在生命与生命相互碰撞与刺激下,自然而然会引发反省作用,进而产生共鸣感。

    他也有意通过绘本,把埋藏在人心里的温柔面,多多挖掘和展现出来。如果恐龙也能温柔起来,你我他又有什么理由,让自己天天活得像只刺猬呢?

    为了创作这系列恐龙绘本,他可是下足工夫,不断翻阅资料,如今成了恐龙专家。这过程也难不倒他,因为兴趣有在,“小时候就喜欢怪兽影片 ,尤其哥斯拉(Godzilla)或是魔斯拉角色都爱看。”

    幽默调五味 书变得好吃!

    宫西达也的幽默感是公认一级棒,整个聊访过程,轻则微微一笑,重则开怀大笑,笑是必然的。

    期间,他总是有能力把事说出风趣、点出超然观点,时不时让大家笑成一团,“幽默感是很重要的。”他如是认定。

    “无论是大总统在公众的演讲,抑或小朋友在课堂的发表,一旦有了幽默,大家才会愿意去聆听。”

    “阅读时,假如有幽默部分,大家会发出嘎嘎声。”他以恐龙系列绘本为例子,“我就是要把笑与哭,欢与悲等等酸甜苦辣的情感,全都融入里头。”

    “乍看之下,这是一本好吃的书。”他指出,尽管书的结尾皆会令人落泪,但故事的起承转合里头,有(由)幽默作铺成。

    他再举例子,“像今天的访问,若只是公式化的一问一答,大家就会觉得很无聊呀,有时候要加入幽默元素,我们才可以进行愉快的谈话。”

    他继续说道:“在快乐氛围之中,才会蹦发出更多想要说的话。”

    一个人幽默的养成有方法的吗?他觉得,这一切归功于他的快乐童年,“父母付出的关爱,玩伴给予的玩乐,以致于内心的幽默感一点一滴萌发出来。”

    “那些缺关爱、少玩乐、无朋友的孩子,就难以拥有这种幽默感。”说到底,这就是童年的重要性,怎样的童年经历,长成怎样的大人。

    幽默的人也有伤心的时候?全程皆保持心情愉快的他,说道,“不是天天都这样笑哈哈度过,有时会跟编辑吵架,导致生气,有时也会难过到哭泣……”无论如何,他都尽量让所有工作在轻松氛围里完成。

    懂幽默、会聊天,还要把这种特质转成图与文跃然纸上,这就是宫西达也在62年人生里头做的一件重要事。时光会老,故事不会,幽默更不会。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