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综:野家子谈—— 急胶叔之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旅综:野家子谈—— 急胶叔之急

    这一两个星期,华语圈子算最热门的话题,莫过于香港的反对逃犯条例游行。媒体称之为“反送中”游行。且不说短短一星期,游行人数屡创新高,为游行示威事件立下典范。这起事件竟也使远在马来西亚的华人网络圈子掀起涟漪,分成挺港府的与反对修例的两大派人马。撑修例的指责反对派为“慕洋犬”,反送中的则指他们是“大中华胶”。只不过,当这班(胶)叔嫂们物化别人为犬的,还真的是再次发扬光大了中华文化,行动证明“人以群分”这句老话。



    先从“华”字说起。华者,花也!把民族自称为华,譬如鲜花灿烂。这当然是民族自信心。有了自信心,就自称为大,这是夏。夏的甲骨文,形象仿佛一个人撑开手脚,所以“夏”也有大的意思。但,华夏人是这样称呼自己,他们又是怎么称呼自己周边的民族呢?

    在北方的部族曰“狄”,来自南方就叫“蛮”。虽说狄的本意为打猎,蛮的本意为百民,但部首不是犬字边,就是虫字部,都没当作人看待。当然,区分你我这种习惯,东方有,西方也有。

    那些说着拉丁语的人们听不懂北欧人的语言(估计是古德语),而只听见明显的“bla…bla…”,“Barbarian”一字就是这么演变过来的。近代一些的,不就是我们广东话也特别喜欢称呼洋人作“鬼佬”吗?

    指责别人为犬鬼鸟虫,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指称别人为“慕洋犬(谐音:牧羊犬)”,这一部分也是华夏文化里悠久的思想课题——夷夏之辨、夷夏之防。你看,又要分辨又要防范,就知道这是多重要的课题。说你慕洋、崇洋媚外,不认是自己人是很不可取的。总之他们企图站在道德高处,想把你批死。

    华夏的思想史上,夷夏之辨的起源很早,可说是商周之际就可见端倪。商人与周部落就是两个不同的文化体系,大家都在争同一块区域里做文化老大的位子。这本来是个现实的政治博弈。孔子也说过,就算我们没有领导人,也比有人领导的歪果仁强!(原文: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忽视了“君子修德,以来远人”的修为

    夷夏之防,横跨两千余年到明朝的大思想家王阳明身上,还落下痕迹呢!王阳明在平叛苗民之乱,就曾认为苗人不如汉人,必须教化苗人才行。更不用说,末后一段清朝被外人满族统治的历史,到八国联军,使得这种夷夏之防的思想幽灵,始终无法祛魅,因为市场还很大啊!

    市场很大,但还是有不同声音的。孟子在夷夏之防,有另外自己的看法。《孟子.离娄章》载:“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文王生于岐周,卒于毕郢,西夷之人也。地之相去也,千有余里;世之相后也,千有余岁。得志行乎中国,若合符节,先圣后圣,其揆一也。”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舜与周文王,孟子也不讳言他们本来就是外国人啊!

    孟子认为,只要符合仁义,虽是外国人,也可作为中国(这里“中国”是指中原地区,并非现代意义的中国)的圣贤典范。总结来说,孟子也有夷夏之辨,但他的分别标准在于是否合乎仁义,而非以地缘、血缘作为标准。

    所以,面对崇洋媚外的指责,还需认真思考一遍!这种“同文同种,应成一国”的思潮,源自十八世纪欧洲政治思想的国族主义!国族主义主张地域的界线,须由说同一种语言的人居住的范围而界定。东方的政治传统反其是,争的是要大家认可一个体制,朝向一方的势力形成向心力就视为成功,故而用的是“朝”之一字。要别人买你的账,你当然要有好东西、好思想向外输出啊!

    只不过,当西潮东渐时,国族主义把事情弄复杂了,让东方认为非得要有个统一民族才能强大。巧合的是,鉴于“表面上单一国族的”的日本近邻也是富强;于是焉,梁启超发明了中华民族!

    这班胶叔,急愤于别人不认同他们的中国。这班胶叔们的言论,还真的是习焉不察。他们眼中的中国,是以地缘、血缘为基础。然而,却忘了,或有意地忽视了“君子修德,以来远人”的修为。(我其实更认为他们是没怎么读书啦!)专制与开放之间,明白人都应该会选择向开放靠拢的吧?

    酒香不怕巷子深,开在深山有人知,就不信如果你的中国能自信地开放,会没有人认同!这班胶叔们,又在那里急什么?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