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哑电召车司机考执照 不满被强制戴助听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聋哑电召车司机考执照 不满被强制戴助听器

    (吉隆坡24日讯)聋哑电子召车司机声称考取商用车辆执照(PSV)期间,在体检阶段称遭到刁难,除了被要求测试听力,更被强制规定需佩戴助听器,眼看距离下月12日获取商用车辆执照的期限接近,令他们心急如焚。



    代表这些聋哑电子召车司机的大马聋哑人士权益分子张伟义,及雪州聋哑青年组织成员哈尔马苏丹透过手语师吴小姐接受《中国报》访问时说,早前政府虽然阐明聋哑电子召车司机可在全国的医院接受体检,现在却规定他们前往蕉赖康复医院体检。

    哈尔马苏丹(左起)和张伟义出示残障人士卡,力证聋哑并非疾病。
    哈尔马苏丹(左起)和张伟义出示残障人士卡,力证聋哑并非疾病。

    哈尔马苏丹指出,体检费用虽然是免费,但他们还是得先支付100令吉,而这些费用则会由GRAB补贴回给司机们。

    “据了解这是陆路交通局和卫生部商量时所得出的结果,具体的原因并不清楚。

    “以前的条例说残疾司机不能考取商用车辆执照,现在可以考商用车辆执照却又刁难我们。”

    张伟义也指出,强制规定需佩戴助听器之举也对一些聋哑电子召车司机造成不便,并指这些司机选择不佩戴助听器,是因为他们认为佩戴助听器对他们造成不适,不是他们故意不佩戴助听器,两者差比很大。

    “有聋哑电子召车司机曾向负责体检的医生反映此事,结果这些医生却在报告书上写了‘病人故意不佩戴助听器’,使他们没能上路,这些医生必须明白,聋哑不是疾病,不像近视一样佩戴眼镜就可以矫正。

    “助听器价格不菲,平均一个单边助听器就要2000令吉,性能更好的就要8000令吉,若是耳朵两边都佩戴助听器,则需花费4000令吉至1万6000令吉,对这些电子召车而言就是一个负担。”

    张伟义:听力测试多此一举

    张伟义指出,要求聋哑人士在体检期间进行听力测试可说是多此一举,因为负责体检的医院在检查他们的残疾人士卡时,就应该知道他们的情况。

    “当初我们为获得残障人士卡接受体检时,就已经阐明我们属于什么组别的残疾人士,医生在体检时,就应该知道我们有什么样的残疾。

    “聋哑人士成为电子召车司机并不是犯法的事,而且我们的残障人士卡是由福利局发出,并且可用作身分文件,难道这张卡的分量还不够重吗?”

    他也说,要求健康的聋哑人士进行二次体检和听力测试,将严重耽误他们参与商用车辆执照的考试。

    “他们唯一的机会,是在7月1日至2日期间参与商用车辆执照考试以在限期前获取执照,一旦要二次体检和听力测试,所安排的日期甚至可能在7月12日之后。

    “现在他们还能继续驾驶Grab,不过在7月12日之后就不能这么做,届时他们如何养家糊口呢?”

    为此,张伟义希望医生在对待进行体检的聋哑人士电子召车司机时,给予和健全电子召车司机一样的对待,并希望卫生部能弹性处理相关程序。

    警觉性比常人敏锐
    聋哑司机车祸率低

    身为聋哑电子召车司机的哈尔马苏丹说,聋哑人士虽然没有听力,但是眼力比健全人敏锐,而且发生车祸的聋哑电子召车司机比健全电子召车司机少。

    “虽然没了听力,我们的警觉性却比一般健全人高,而且驾驶时也非常小心,经常注意四周安全。”

    不过他在提及他接受体检期间,被要求前往双溪毛糯医院接受听力测试,于是便向Grab公司反映此事,后来在和陆路交通局讨论后,当局才展延体检程序直到另行通知。

    “我并没有到双溪毛糯医院接受听力测试,因为我不觉得有需要这么做。”

    哈尔马苏丹也说,全国大约300名聋哑电子召车司机原定是在本周五完成所有体检,随着体检程序展延后,目前完成体检的聋哑电子召车司机只有大约100人。

    “之前在参与6小时的课程时,我们必须打醒12分精神,不像一些健全的电子召车司机一样上课还可以打瞌睡,现在我们可以透过电子化商用车辆执照课程(E-PSV)观看字体的方式学习,不过还是和一般的商用车辆执照课程一样需完成6小时的课程。”

    他也呼吁医院当局在为这些司机体检时,只需检查健康状况即可,无需再检查听力。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