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山头主义之败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周若鹏:山头主义之败

    数年前我被几个非政府组织拉进去当理事,在此之前对社团、协会的内容和作为几乎一无所知,但不久后就学了一个词:“山头主义”。以我个人的诠释,是说有的人想自立山头做寨主,如果在这边的协会当不了大哥,往往会另组新的组织做主席。我一时想不明白,当头头何用?



    每个非政府组织都有其代表的群众以及特定的任务,服务会员和社会之余,也扮演和政府沟通的重要桥梁。当组织的领导者不只是出力的角色,有时还得出钱,若非有理想、有热情,何必扛起重担呢?我原以为这些领袖都是无私之人,十分尊敬,当一些前辈以希望年轻人接班为由招揽我时,我答应加入略尽棉力。

    山头变坟头

    可是后来我观察一些领导人占着位子,好像也没干出什么大事,一年下来开会吃吃喝喝聊聊,今天甲协会邀请乙协会代表来参加开幕,明天乙协会邀请甲协会代表去参加宴会。那要年轻人接班干嘛呢?帮忙跑腿、吃喝吗?

    我的答案是:要年轻人在山脚跑腿,好让前辈继续在山头吃喝。这些协会表面上都无利可图,可是有名可炫,只要名片上印着“某某协会理事”,身分无端抬高了几分,外人是不知道他除了吃饭什么也没做过的。尤其去到国外,还可能因此得到一级官员的招待。因此,就算没有实质利益可图,还是有人抱着虚名不放。

    但组织全无作为也不成,既然老人家自己没力气去做些什么,就拉一些年轻人进来试试。年轻人要有新作风、新创举,老人家却接受不了,而且组织财源有限,也不舍得让年轻人用(还要吃吃喝喝呀!)。我从年轻人变成大叔,也还没看见所谓“接班”的发生。

    当然,并不是所有组织都像清朝末年,我也参与了一些比较健康的。某些类别的组织,比如商会、慈善机构等等,服务之余需有策略性企划和执行能力,以及和各地政府对接,的确需要比较年长成熟的领导者,因为他们经验丰富、人脉广阔、掌握更多社会资源,一般年轻人尚未具备这样的优势。但艺术文化类的组织不太一样,资源有限,要使力宣传推广,靠的是热血和创意,老人当家就未必是好事。

    待年轻人的热情彻底消磨以后退场了,一些本来可以大展拳脚的组织,势必被占着茅坑的前辈送入坟地,山头变坟头。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