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文:少说正确的废话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张一文:少说正确的废话

    废话少说,正确的废话也要慎言,否则容易造成误会,遭遇负面解读,引起舆情危机。



    不久前,行动党军师刘镇东否认说过“中文系可以继续搞,但不必花太多心机搞”这样的话,并且以“千字文”来解释他的本意。仔细读他的解释,也不过是些正确的废话,因而遭到反对党“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也是咎由自取。

    刘镇东解释说,研究中国语言文学不是我们国家投入的重点,我们的重点是深入研究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国防、外交与社会,深化对当代中国的理解,为马中关系创造新的高峰。

    为什么说刘副部长的解释是正确的废话呢?因为中国之外许多大学,设立中文系,几乎都不仅仅是教授中国的语言文学,而是藉由中文系这个平台,进一步研究中国,培养更多的“中国通”。正因为许多国际大学中文系的重点不在中国的语言文学文字,所以中国才要斥巨资,在世界各地成立孔子学院,以弥补这些大学中文系教学的不足。

    也就是说,世界各国大学开设中文系,几乎都不是以中国语言文学教学为重点,重点都是以研习中文为桥梁,沟通中国,服务本国。既然是这样,刘副部长的解释,不过是拾人牙慧,有何新意?

    走向研究中国“大杂烩”

    刘镇东还解释说,“让中文系回归‘中国语言文学系’的专业,而非大杂烩。”这其实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当今世界,只有中港台的中文系是比较纯粹的坚守专业的“中国语言文学”,中国之外大学的中文系,都已经朝着汉学系、中国研究系方向大步迈进了,想退回到单一的语言文学教学,几乎不可能。

    从世界著名大学中文教育机构骨干教师的学术专长,也可以看出本论所言不虚。例如,德国海德堡大学汉学系,5位教授术有专攻,分别在中国古代文明(Enno Giele教授)、现代文化(Barbara Mittler教授)、近现代史(Gotelind Muller-Saini教授)和思想历史(Joachim Kurtz教授),以及经济和社会领域各有建树,自成一家。

    荷兰莱顿大学汉学院主持系务与研究专案的有3位教授,其中汉学系主任田海教授(Barend J.ter Haar)以研究历史与中国民间宗教信仰见长,施耐德(Axel Schneider)则是中国近现代思想史专家。这些学者大佬,都不是专攻中国语言文学的。换言之,这些“中文系”根本无法回归“中国语言文学系”的专业性,必然走向研究中国的“大杂烩”。

    目光投向中国与世界

    在我国,中文系也在综合发展。例如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下辖中文系、中华研究中心,所开课程注重东南亚当前社会需求,以东南亚社会脉动、文学艺术为关怀,研究领域涵盖文史哲、传统汉学与本土研究等。其他几所大学类似的中文系所,也没有自我设限为华文教育机器,而是把目光投向中国与世界。

    总之,身为应该负责任的华裔副部长,刘镇东希望国家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对中国进行整体研究,多培养具有博士学位的“中国通”,这“事后诸葛亮”固然不错,只是前后不一,也了无新意,缺乏应有的创新表达,形同废话。

    正确的话要正确地说,否则成了正确的废话,不如不说或少说,免得授人以柄,贻笑大方。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