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青:青空翫味—— 卫吉岛的孩童们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陈秀青:青空翫味—— 卫吉岛的孩童们

    上午晨光,独自漫走在印尼卫吉岛民宿外道。一间住屋外搭出一块露天平台,四个小孩有三个赤脚,把玩着有穿鞋孩子的一只鞋,我想:这只鞋,应是奢侈品吧!



    听到笑翠鸟的叫鸣,我转向随声寻去。几分钟后才发现孩童们有六,聚在我身旁,好奇地也随我眼光看去的方向注视着。一位年纪较大的五岁女孩,用他们的语言敞开对话,透过她的神情和肢体好像问说,你在做什么?看见什么呀!我指向栖息在枝头上的鸟儿,她见到了,一个个都见到了,快乐的语调在他们之间翻腾滚起。

    女孩又对我说话了,不得不坦诚向她说:“对不起,我听不懂。”也尝试问,可以用英语交谈吗?她停顿了一会儿,改用缓慢的速度一字字吐出,原来是想知道我的名。我暗自惊讶,在印尼这处偏岛上的小孩,竟能够说英语和外界来人沟通,不羞于表达也不怕说错,散发着要和你交流的热情。

    最可乐的发挥

    介绍了我的名,我也问她叫什么名字?小女孩除了自己还主动介绍每位同伴。我学着她念却发音错误时,她不厌其烦,非得指正到我说对了为止,如同我的教师严厉不阿。

    孩子们个个想要我记住他们的名,但我脑力不佳,只好转移他们的注意力,用我的相机和他们互动并制造乐趣——配合我喊1、2、3后全部蹬跳,抓取他们笑乐在空中的刹那!哪知却兴起他们更大的玩兴,一个个迫不及待要使出各自独有的创意跃姿,要我为他们拍特写,真是无意间激发出孩子们在这游戏中最可乐的发挥。

    每个孩子舞跳跃弄的妙姿,和着笑声如浪涌,令邻近海潮声退居幕后。这时光,空间、时间、年岁和国境似乎全消融合一。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