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文:受伤了的自尊,有谁在乎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王振文:受伤了的自尊,有谁在乎吗?

    从教育部长到副部长,从兴师问罪的母亲到出面调停的州政府官员,自新山女中学生喊老师叫阿倌遭鞭打风波爆发以来,官老爷们只关心女学生的皮肉伤,那男教师呢?教师受了伤的自尊与心灵,难道就不重要吗?



    明明是13岁的女中学生无礼在先,才逼得老师理智线断掉,当局在处理此事时,非但没有针对女学生超越社会道德底线的行为予以谴责,还把错全怪到好端端的却被学生当众羞辱的男教师身上。

    没有一句安慰,也没有一丝同理心,张副部长直接丢出1957年教育法令第5条文和教育部于2003年发出的专业通令第7条文,重申学校不得体罚女学生,还说目前最重要是考虑女学生的身心发展会否受影响。

    马部长也强调,教育部拒绝任何形式的暴力,以免伤害学生。

    鞭打是暴力,公然侮辱何尝不也是一种言语暴力?前者痛在皮肉,后者痛在心底,哪个伤得重些呢?

    情绪失控,谁害的?

    张副部长还说,教育工作者须控制情绪,以打造一个充满欢乐、爱心、相互尊重的学习环境。任何教职人员一旦被发现有情绪问题,教育局将提供适当的辅导。

    换位思考:无缘无故被当众羞辱,任何人都会感到被冒犯,甚至恼羞成怒吧?为何不针对女学生目无尊长的态度给予辅导,反而责备男教师情绪失控连女生都打,而安排他接受辅导呢?

    无视前因后果,一味指责都是老师情绪失控惹的祸,这只死猫还真是难以下咽啊!

    讽刺的是,有媒体把双方日前在县教育局和校方安排下握手言和的会面,形容为“圆满落幕”。

    笔者翻查了多家媒体的报导,发现所谓的和解也只是男教师单方面地向学生家长致歉,却不见对方“礼尚往来”。

    虽说是被羞辱在先,但鞭打女学生的举动确实违反了教育部的纪律处分指南,男教师道歉乃勇于承担之表现,但女学生呢?她母亲呢?明明双方都有错,为何只有其中一方道歉?这样也算圆满落幕?

    家,孩子的第一所学校

    看见孩子身上一道道的鞭痕,试问哪个爸妈会不心疼?

    然而,不管是没先跟校方了解情况就急着将影片上传至社交网站,还是现场直播兴师问罪的过程,爱女心切的孙女士显然是想借助网民的舆论力量给学校施压,同时对该男教师进行网络公审。

    岂料如意算盘打不响,母女俩反而遭网军围攻及人肉搜索——这就是所谓的公道自在人心吧?

    从上传影片、直播、报案到和解,孙女士都在女儿面前做了最糟糕的示范。在恳请网友停止霸凌前,孙女士又有否想过,仍欠被女儿言语霸凌的男老师一个真诚的道歉呢?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