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山:小园主还有什么选择?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刘永山:小园主还有什么选择?

    如果使用中环大道去雪邦国际机场,出了收费站后往双溪比力的方向,沿着五号联邦公路一路北上丹绒士拔、摩立、万津、仁嘉隆、嘉里岛(Carey Island),一定会看到一片又一片绿油油的油棕园丘,以及数个规模庞大的棕油提炼厂。



    这些地方就是土地肥沃的瓜拉冷岳县。上世纪独立前这个地方曾是雪州主要咖啡生产地。现在这个地方也种出高品质的番薯和黄姜。著名茶叶商Boh在马来西亚唯一一个平原茶园就是坐落在瓜拉冷岳茶山(Cheeding)。

    近数十年以来,瓜冷许多农业地地主纷纷把本身的农业地改种油棕树。当棕油价格达到每公吨2500令吉以上,许多小园主赚得盘满钵满。

    可惜好景不常。过去数十年,西方国家开始出现许多针对棕油的杂音,例如棕油危害健康、第三世界国家开发园地破坏热带雨林,导致人猿栖息地逐渐减少。

    更有组织宣称大集团在执法松懈的国家大肆烧芭、过度释放温室气体、雇用非法移工以及罔顾职业安全。因此他们号召抵制棕油,甚至要求使用棕油作为原料的品牌必须贴上棕油标贴。有些地方政府下令超市必须把这类产品分开销售。欧盟甚至立法规定不把以棕油生产的生物柴油列为绿色燃料。这一连串的打击导致棕油在国际市场的受欢迎度大挫。

    不管是前朝国阵政府还是现在的希盟政府,都非常积极回应和反驳这些不正确指责。大马的油棕园丘其实在上世纪殖民时代就已被开发种植橡胶、咖啡及其他原产品。当时,只有财力雄厚的英资企业才有本事进行规模如此庞大的商业种植。若他们指责马来(西)亚破坏原始森林,他们应该翻阅英国人在这里的殖民历史才对。

    反棕油者无理取闹

    面对无理取闹的人士或组织犯境,政府推出马来西亚可持续性棕油认证(MSPO)乃无可厚非,亦是大势所趋。有人问获得MSPO后,棕油国际价格会否上涨?坦白说,这个世界上有哪一门生意是包赚无赔?我不认为政府会作出这样的担保,但是如果什么认证都没有,这肯定大事不妙。虽然欧盟并非大马棕油的最大市场,但是为了堵住这些闲言闲语,MSPO事在必行,籍此提升这个产业的规格。

    除了大马,印尼作为全球最大棕油出口国,亦有印尼可持续棕油认证(ISPO)。网络数据显示MSPO的认证率只有大约30%,而ISPO认证率才不到20%。

    除了椰油,世界各个主要食用油种类,如大豆油、橄榄油、菜油(rapeseed oil)已有各自认证。棕油如要登上大雅之堂,获取可持续棕油认证是至关重要。

    敦素沁(左)与柔佛油棕园主交流。
    敦素沁(左)与柔佛油棕园主交流。

    目前大财团已获得RSPO认证,即可持续棕油圆桌会议认证。RSPO的规格比MSPO还高,因此许多小园主退而求其次选择MSPO认证。该认证程序比RSPO简单,收费也较便宜,联邦政府有提供一定程度的补贴给小园主,鼓励他们申请MSPO认证。

    只要小园主踏出第一步,接下来的障碍就能够慢慢解决。如果他们裹足不前,最后吃亏的还是全部人,除非小园主打算把地卖掉,或是改种别的农作物。当然,政府的补贴也有其局限。小园主如获得MSPO,理应在各方面都能够自我提升。当小园主能够自力更生,自然也无需政府再补贴。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