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那些年土著我最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甄子曰专栏:那些年土著我最大

    巫伊拒绝马哈迪的建议,双双表态不加入希盟后,老马接着澄清,他上周发表的言论,并非邀请巫伊加入希盟,希盟已无法再接受更多政党,试图平息风波。



    他有他坚持的信念。

    马来政党数目越来越多,他上周五试试水温建议巫伊和其他马来政党,依附土团党而行,以加强马来人的政治力量。

    壮大马来人的政治力量,谁的明天会更好?

    这股力量下产生的土著政策,是老马最辉煌时代下的产物,之后的阿都拉,以开明派领袖之姿接棒,再后来喊出“一个马来西亚”口号的纳吉,一开始的承诺都很美好,渐渐向政治现实低头,要非土著向土著议程点头。

    浪费了在此

    政治上,攻击是最好的防守。

    纳吉领军的一次大选就因为赢得不漂亮,大选后的政策鼓吹土著特权至上,惩罚把票投给反对党的华裔。

    无论谁上任,观众不必等太久,多元口号下的虚伪就现形了。

    权力者必须挺住土著政策,推出土著议程号召信徒,否则执政权威尽失,失去马来票,任何人都撑不下去。

    七八十年代是“土著我最大”的颠峰期,老马比谁都清楚,当年多少不公不义的政策,在“德政”的大旗下骄矜狂妄地挥舞,浪费了这国家多少时间在原地踏步,吓跑了多少华人远走他乡。

    其中一个是让人目瞪口呆的工业法,要求设定种族比例员工配额,槟州工业区首当其冲,市场一片慌乱,最后通过政治协商松绑。

    但更多的是无法松绑,反而勒得更紧的土著政策。

    土著政策、议程和口号不断冲撞大马的多元性,获得财政拨款和执政党背书,时间和金钱上的“浪费”被合理化。我们浪费了在此。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