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蔹:入遗只为给人打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张宝蔹:入遗只为给人打卡?

    7月7日刚过,槟城乔治市和马六甲双城今年正式入遗11周年。2008年宣布成功入遗,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时,我正好驻守槟城,采访过好一些相关的记者会,也看着槟古迹区如何从一个平静的社区,逐渐喧闹起来,特别是从2012年立陶宛籍画家恩纳斯(Ernest Zacharevic)受州政府的邀请,在古迹区创作一系列壁画开始。随后,便掀起了疯狂排队打卡的热潮,整个地方也越来越商业化。



    本没多大的感觉,觉得能带旺旅游业不见得是件坏事。一直到5年前,到韩国参观北村韩屋村时突然感慨,即使不是随团,但当地的友人会特别提醒,该处虽是观光景点,但也是普通住宅,所以必须降低声量、放轻脚步,以免打扰到住户。当时所见,其他游客也都非常尊重这点,不喧哗、不吵闹。

    游客到“姐弟共骑”壁画拍照打卡。
    游客到“姐弟共骑”壁画拍照打卡。

    几年下来,游客增加到每天有3万至5万名,万人涌入下情况也越来越不受控,影响居民的生活,甚至出现环境脏乱、交通堵塞、私闯民宅等问题,居民反弹声浪越来越大,首尔市政府进而发布8项改善对策,包括限制参观时间、增加垃圾清理次数、对导游进行事前教育等等。后来,更是有报道提到,当局雇用了好几名员工在北村韩屋村维持秩序。

    居民安宁日子不复在

    我们的乔治市古迹区呢?听过屋主大幅度调涨租金,逼走老住户;听过住户受不了蜂拥而至的游客,选择搬迁;听过住户被窥探欲过强的游客吓着,日子不再安宁自在。如今,那里剩下的只有商家和游客。

    去年配合入遗10周年,乔治市世遗机构在世遗区立石碑,说的是石碑是彰显官方的身分公告,也可以是时下打卡的景点。等等,“打卡景点”?入遗只为了吸引打卡的游客吗?该吸引的怎么不是真正对古迹建筑和风土人情感兴趣的一群呢?失去灵魂、人情味,难道都无所谓,都是入遗该付出的代价吗?

    当然,并不否认,也不否定各个单位一直以来的努力,但弥补法律缺失确实是当务之急。再不开始,或许就会太迟了。外国人如恩纳斯都会替我们心疼,通过社交媒体发长文感慨,壁画为乔治市古迹带来过度为游客而设的发展,他甚至想过把壁画涂掉,希望能够结束这马戏团。而我们呢?

    突然觉得,珍奶的排队热潮顺眼多了。看见大家一窝蜂地跟潮流,排队买黑糖珍珠奶打卡,总比看见古迹区充满排队打卡的人潮来得好。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