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游自在】首位马来水墨画家 “丽雅”不染尘俗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字游自在】首位马来水墨画家 “丽雅”不染尘俗

    有一种人的美,她既关心世间事,却依然以不动声色的脱俗之姿,立足人群之中。这种不惊扰人间的美,不会有失效期,还会陪你老去。今年81岁的苏丽雅是这种美的拥有者,作为大马首位马来水墨画家,她爱大自然,所以画山水,而她的生活就像她画笔下的莲花般不染亦不随尘俗。



    如今依然埋首于创作,苏丽雅说,它给了我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让心平静下来,毛笔会带我走过乐趣无穷的旅程

    在剧场听见有人说起苏姐(Kak Su),当中,有人分享说,即使坐在那儿不语也动人,举止从容优雅得让人不舍得把目光移开,而苏姐今年81岁了。

    那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到了老年,还可以老得如此让人难以忘怀?与她会面以前,对她的两张照片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一张她戴着宽沿草帽子,背景是莲花画,站在画旁边的她,散发一股女王般的高雅气质;另一张相片里,她双手托腮站在枝叶间,明眸皓齿,展现迷人笑容,只想说,她其实就是一幅画呀!

    苏姐的背景非一般,来自吉打双溪大年的她,在英国伦敦内殿律师学院(Inner Temple)念法律,回国后,曾在美国驻马大使馆文化部任职。

    苏丽雅的生活就是一幅画,居室里的每一个转角处,都可以让人驻足细嚼那一处的美。

     

     

    她最为人津津乐道,也令人肃然起敬的是,她是我国首位握起中国毛笔画水墨画的马来艺术家,是多元文化的搭桥者,也是大自然与人类的通话人。

    在著名舞台剧演员蔡宝珠(Pearlly Chua)的安排与陪同下,我们来到了苏姐的家,踏进屋子,里面的摆设与布置非常雅致,每幅墙上皆挂满了她的画。

    苏姐出来迎客时,但见她涂上了口红。一个活到这等岁数的女人,在家见客依然不忘讲究礼仪,这是她对人的尊重,同时也是对生活的一丝不苟。这个看法在一连串小插曲中,得到印证。

    她将一个昔日人们用来装姥叶、槟榔、香料等的银制峇峇娘惹器皿摆在桌上,她说,这是过去马来待客的礼仪;在为我们盛茶时,她也坚持茶杯跟茶托的色彩,一定要配对得宜。

    她的言与行说明她是个重礼仪、讲礼节的人,正是生活中累积的内涵,内在修养,厚积薄发,成就了她那不动声色也美的姿态。

    打从年轻开始,苏丽雅用毛笔、用水墨画搭起文化的桥梁。

    自小接触多元文化跟父亲看抛柑看大戏

    苏姐的全名是“Sharifah Zuriah Aljeffri”,有人替她把“Zuriah”译成了“苏丽雅”,在她的画作上,可以看见这是她的落款。当初给她译这名字的人,莫非是看到了她的“清丽脱俗,自然优雅”?

    她对中国水墨画感兴趣,始于父亲获赠一幅水墨画,“当时,我的年纪还小呢。”但其父亲喜好接触不同文化,对她的影响甚大。

    大宝森节会带她去庙里看热闹、圣诞节时参加派对,“到了华人庆元宵时,爸爸还带着我去槟城看抛柑,还会跟我一起观赏大戏呢。”聊起陈年旧事,她特兴奋,甚至脱口而出几句福建话来了。

    小时候,她结交了许多华人朋友,以致于她对中华文化一点都不陌生;长大后,她在美国大使馆上班的那个时期,她看见有个朋友正在学水墨画。

    “我在想说,与其每个周末下午,闲着什么都不做,不如我也来学习绘画。”为不想辜负好时光,她于1976年到1979年间,追随本地中国水墨画家Anthony Sum习画。

    由于当年是水墨画课程的插班生,以致于她一上课就直接进入到山水画技巧,有别于一般从线条勾描开始学起,“当时,我画了两幅山水画,大的那幅呀,花了好几个星期才完成呐。”

    她笑称,原来只想把它当作爱好,纯粹用来填满时间,因此没有太认真。不过两年后,老师即对她说:“我想,我们可以为你办个展了。 ”她笑呵呵忆述:“这个展出乎意料得到外界好评。”

    “我得到很多宣传的机会。”蔡宝珠马上接着笑说:“你依然获得曝光的机会呀!”两个好朋友笑成一团,“首位马来艺术家用毛笔画中国水墨画”成了她打响名堂的关键因素。

    由于反应热烈,她指出,最初的爱好转成了一个承诺。当承诺许下以后,43个年头似箭而过,迄今,尽管她因处理花园工作,一时不慎跌伤而驼了背,也患有柏金逊病,却依然信守生命的承诺。

    苏丽雅通过她笔下的莲花画,向世人传递“若心如莲花,何惧浮华喧嚣”的讯息,也希望每个人心生莲花,那么,生命的芬芳自来。

    人在山水中多渺小画里寄意风之彩

    苏丽雅向来对水墨画里的山水特感兴趣,“你瞧……”她指着其中一幅高山的画,说道:“看到那巍峨的群山,山下有一个小小的人吗?那是对大自然的尊重,人类本是大自然的守护者。”

    从她过往到现在的水墨或水彩画作里,都离不开天地相连、山水相逢,花草相共等等题材,这固然是水墨画形式的表现,里头也存在她对大自然的疼惜。

    “我们可以从大自然中汲取,也可以回馈,但绝对不能破坏它。”艺术很个人,更是发自内心,她爱大自然,所以画大自然,真正做到“我手画我心”的境界。

    此时,她特别提到2002年办过一场以迪士尼电影《风中奇缘》主题曲——《风之彩》(Colors of the Wind)为名的个展。当时,她被歌词深深吸引且感动了……

    “你认为可以拥有脚踏所及的大地,然你所宣称拥有之地却是死寂的,但我知道每块岩石、每棵树和每个生灵,都有生命、灵魂和名字……”

    对于环境遭到破坏,她有更深层想法,“它并不只限于砍伐森林、环境污染、倾倒有毒废物等等行为,还有那些世界领袖,他们的一声令下,就足以导致整个环境被炮火摧毁。”

    她的画有大自然的呼唤,也呼吁世界和平。她曾于2008年受委为全球和平联盟的和平大使。

    她一直都没有忘记歌词中的那段文字:“那枫树究竟能长得多高?如果你砍倒它,那就永远无法得知……”她有感而言道:“如果人们把森林破坏了,那年轻后代将永远无法知道什么是森林。”

    在这个个展里,她画“山的声音”(Voices of The Mountain I & II)、“瀑布”(Waterfall),在一幅幅浑然天成的山水画里,有不惊扰尘世的烟雾濛濛,也有飞流直下的银白流瀑,更有澎湃咆哮的浪花。

    这是她心中的“风之彩”,她念着《风之彩》歌词,也读出当年自己写下的“来自艺术家的话”,如是这么多年过去,她读着读着,还是哭了再哭。那些看过、写过的文字,是她永远感动的存在。

    苏丽雅被自己多年前所写过的文字所感动,当场潸然泪下,蔡宝珠在旁安慰着她。

    池中纸上心间莲踪处处满室香

    身处在一个喧嚣混乱的世界里头,苏丽雅一直都主张,每个人回到自身,再去反思大自然的美。为了尘事,也为了大自然,她于1991年开始,大量地画莲花系列,借花说她要说的话。

    “我相信,莲花是和平与纯洁的象征。”对中华文化有了解的她,解说了我们都曾听过的〈爱莲说〉里那句“莲花出淤泥而不染 ”,“它生长在浑水中,莲花却盛放在所有不好环境之上。”

    她希望,自己和其他人都可以活得像莲花那样,处于混乱的世界却可以纤尘不染、不随世俗,“我一直回到画莲花的起点,其中艺术家朋友还对我说:‘你就莲花的女王’(Queen of Lotus)啊。”

    她爱画花草,也种花草。在她现居公寓的阳台里,绿意盎然,赏心悦目。于是,好奇问她是否也种莲花,“有,但它已经不在了。”

    她一直习惯把莲花种在小盆子里,并且是小小的莲花,“但早前搬过一次家……”她没有把话说完,不问而知没能全部搬过来。

    看不到真莲花,没关系,我们在她家里看了不少莲花画,墙壁上、画册中、邀请卡里,还有报章,她笔下的莲花踪影无所不在。

    在她这个艺术家的眼里,莲花的白色是至高的纯洁,另外,莲花的花瓣像彩绘出来,还有它的叶子是如此宽大、形状是如此不同,加上它也飘香,让人难以抗拒。

    她画过的莲花数之不清,她画白色莲花,始终最爱的还是粉红色莲花,“也没有特别理由,纯粹就是喜欢。”

    有的喜欢不需要理由,心的直觉就是答案。对她而言,莲花不仅长在池中、跃然纸上,也活在心中,与呼吸同在。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