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见闻】稻地文青遇上海派议长 音乐于是有种

红透半边天的渔米小镇适耕庄(Sekinchan),有个行事海派的雪州议长黄瑞林,还有个在稻地长大的文创推手王和伦,两人曾在街头相见却不相识,如今坐在一起聊来时路,议长最爱的本地歌曲是《用马来西亚的天气来说爱你》,文青最想做的是集聚本土歌手到稻海唱歌,两人于是一次过让大家把歌唱成海,用音符席卷八九月的适耕庄!

七十后的议长跟八十后的文青,在艳阳下为适耕庄把脉。左起为黄瑞林、王和伦。

在政坛崭露头角以前,雪州议长兼适耕庄州议员黄瑞林(以下简称“黄”)是个茶商,为送茶叶给客户,每个月都会途经适耕庄一趟,“我住的地方只有海,所以,每次都会对稻田多望几眼。”

此镇让他遇见有别于其家乡巴生加埔的风景线,稻农在收稻期的热闹和辽阔稻田带来的视觉享受, “有种奔向大自然的活力与舒服感。”终日为生意奔波的他,在稻田留下了念念不忘。

至于土生土长的适耕庄文创推手王和伦(以下简称“王”),小时候,有过当警察和消防员的志愿,有种保卫和守护这片土地的概念。

这片田野大地也孕育出他跟青少年玩伴们的冒险精神,“我们常到森林露营,也爬山。最疯狂的是,骑着铁马到百多公里以外的邦咯岛。”从前的快乐都是免费的。

原本走在两条平行线上的二人,终有一天在镇上街头相遇但不相识,“当时正值大选竞选期,在一个放工的傍晚,我骑着摩哆通往回家的路上,看到Yb站在皮卡车上,拿着大声公演讲。”

那是王首次见黄,但他不知道对方是何人,“在那个大部分人不关心大选的年代里,大家经过也至多望一眼,没人会驻足。”那一刻画面,永在其心。

王勾起这段旧事是黄的政治生涯之始,“应该是1999年吧。”据他说,当初适耕庄是政治瘦田,明知扮演炮灰角色,但凭着一股不惧勇气,加上对此镇的特有情感,他二话不说接受上阵的建议。

他先输后赢,“输的时候,把梦收住;赢了以后,实现梦想。”他始终情牵适耕庄,“因为这是个人情味浓的纯朴小镇,只要做到让老百姓看到、摸到,或是感受到的事,必然接受你。”

适耕庄的四个“境季”──黄金稻浪、青葱稻田、卷草休耕、水田之境。

为适耕庄注入两道强“镇”剂

当时,黄瑞林早已预见乡间旅游的潜在市场与趋势,决定从这个点开始做起,把寂寂无名的适耕庄推销给全国人民。

镇里的美,未必每个在地人都看得到,王和伦却领略到了。他在稻海音乐节的文案里头,写了这一段令人记住的文字:“这里没有四季,但有境季––黄金稻浪、青葱稻田、卷草休耕、水田之境,见过水田也看过稻浪。此时这景,是田似海;绝无仅有,那是稻海。”每个境季都有它的独美。

先是透过报章、社群媒体,再来通过电视剧的管道,黄把不同境季介绍给人们,“看见他不放过任何可以让适耕庄被看见的机会。”王如是忆述。

这个YB不一样,王说,“一般议员只是拨款或办乡团活动,可黄尝试不同的事情,包括:2011年用时尚秀来推介‘适耕庄’的T恤。”采访当天,黄特地穿着它上镜,无时无刻不在推广适耕庄。

王感觉到,有人在这片土地上开始做事了,而身在青团运的他,亦在镇里推动社区活动,同时在2011年着手“我爱适耕庄”计划,“某种程度上,我俩有共同理念。”

王的父亲是传统渔业者,他执意把儿子留在镇上,就是要他继承鱼行家业,“我是有生气过。”也因为留下来,他亲眼目睹廿多年前的适耕庄,“镇上没什么人,年轻人都离开了。”

当同龄人都离家追梦去了,留下的那个必然备感寂寞,“没有朋友、也没有多少地方可走,常常是独自驾着摩哆在稻田兜风。”

为了让大家看见适耕庄小镇节庆的美好,以及让游子更早回乡,他于2012年办了一场适耕庄春节文化街活动;曾在国中当过华文学会主席的黄,感受到这位在地年轻人的热忱,亦看见当年的自己。

王始终忘不了黄站在皮卡车上的孤独画面,加上他后来从黄的行事作风中,他察觉,这个YB是个勇于挑战不可能任务的人,“否则他也不会来到这里。”两个人开始惺惺相惜。

结果,两个都曾在镇里感受过孤独与寂寞的议员和文青,一个主攻乡镇推广,另一个专做社区营造,不谋而合地为适耕庄注入两道强“镇”剂,让乡外人到来,也让家乡人回来。

今年五一劳动节,雪州苏丹后诺拉斯金到适耕庄一日游,黄瑞林亲自接待,也让许多游客喜出望外。

办音乐节风吹稻海如歌

一直抱持敢梦敢想的动念,黄瑞林与王和伦开始保持紧密联系,始于王在2016年推动“美丽生活节”,如今,两人再接再厉,把稻田和海边跟音乐紧扣在一起。

“在推广适耕庄之余,也推动本地音乐。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黄认为,这个活动将把适耕庄带到更上一楼的层次,不局限于旅游,“此镇将成为本地音乐人寻找创作灵感的福地。”

议长和文青再一次分工合作,前者是稻海音乐节顾问,后者则是联合创始人亦是活动统筹,黄负责找钱、找人脉,王则负责找内容、找资源。

稻海以音乐之名向世界呼唤,自然要问问他俩的音乐喜好,“我喜欢音乐呀!音乐让人多姿多采啊!”黄以高亢的语气说道,既然以本土音乐出发,不免要追问他最爱的本地创作。

他不假思索,马上回说,《用马来西亚的天气来说爱你》啊!“这首歌朗朗上口,当年,这歌很红的,如今,更可说是本地创作的代表作了。”

他口中这首好歌当年由另类音乐人演绎,词曲人分别是本地创作人陈温发和张映坤;直至今天,另类音乐人两位成员周金亮和张盛德在各地演出时,这首总能引发全场大合唱,是必唱之歌。

黄特别欣赏唱作俱佳的歌手,巫启贤是他追的其中一颗星,“他的卡带,都一定会买。”原来,这个YB也曾是文艺青年,难怪见到王时,特别珍惜。

在中学时期,王曾是吉他社成员,也组过一个名字叫“红毛港”的音乐团体,“当时,都是听香港Beyond,以及中国窦唯、唐朝乐队的摇滚乐。”

后来,在知道周金亮跟他创办的海螺音乐之后,他与同伴们开始对本土音乐有了一定的理解,从此热衷于创作。这也启发他后来在镇上办了不少场本地歌手的签唱会和小型音乐会。

这不仅让他跟周金亮结成音乐路上的忘年交,也促使他跟后者携手催生稻海音乐节,所以说,人生所有相遇看似偶然,其实存在很大的必然。

更想不到,因着稻海,议长跟文青聊起音乐,“还是首次跟YB聊音乐呢,从前,真不知道他也是文青呢。”黄回说,自己呀听歌也唱歌,还自我调侃:“我的歌声不好,但胜在有勇气,就敢敢唱咯!”

勇气让人相信,于是看见。想要让众歌手站在稻海里唱歌,还要把歌唱成海,少点勇气都不行。

稻海音乐节将在8月31日大马国庆日引爆,一连9天里有4天海风市集、8场小店弹唱、14场街头演唱、2个场景舞台、10种音乐风格,30组演出单位。

总有一个让你找到回家或是重临适耕庄的理由。

 

市场脉搏
更多
看影音热议更多
健康点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