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吉户头 常透支 银行经理找刘特佐 包搞定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纳吉户头 常透支 银行经理找刘特佐 包搞定

    (吉隆坡22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大马银行的个人户头经常透支,银行经理找不到纳吉的授权人查问时,就会找大马华裔富商刘特佐求助!



    大马银行前客户经理余静萍(译音)说,纳吉在该银行的个人户头常出现透支情况,当她就此事无法联络上被授权托管纳吉户头的聂法依扎时,她就会联系刘特佐,以寻求协助解决问题。

    纳吉(中)如常以一派轻松姿态现身法庭。
    纳吉(中)如常以一派轻松姿态现身法庭。

    纳吉被控7项涉及SRC国际私人有限公司的控罪案续审,余静萍作为控方第54名证人,于今日首次受召出庭供证。

    她在主控官希旦峇兰副检察司的引导下供证时说,虽然刘特佐不是纳吉银行户头的授权管理人,惟刘氏是促成纳吉在该银行开设户头的人,也是户头持有人(纳吉)与银行之间的联络人,直至纳吉授权聂法依成为其户头托管人(mandate holder)。

    “他(刘氏)似乎也与银行户头持有人(纳吉)及授权管理人(聂法依扎)有联系。”

    当被希旦峇兰询及,会如何形容刘特佐在涉及纳吉个人银行户头中所扮演的角色时,证人回应说,刘氏没获授权发出书面指令,但她就纳吉户头出现透支情况却无法联系上聂法依扎时,刘氏都可帮忙联络上聂法扎。

    “他(刘氏)都可解决问题,并说将有资金汇入(户头),而支票也可过账。”

    她证实,纳吉户头托管人可核准纳吉在大马银行户头的转账交易,而该银行未曾获得由刘特佐发出的任何书面指示。

    当被希旦峇兰提问,为何不就上述问题直接联系纳吉,证人回应指因她没有纳吉的直接联络方式,同时银行只是依据授权函,与聂法依扎联系。

    “当我们就上述情况联系户头托管人(聂法依扎),问题都可解决。

    较早前,余静萍在宣读书面证词时指出,刘特佐于2011年联系他,询问有关纳吉欲在大马银行开设户头的事宜。

    “AmPrivate Banking-Mr”为代码 保障机密性

    余静萍披露,纳吉在大马银行户头号码为“211-202-200969-4”的来往户头,被指定以“AmPrivate Banking-Mr”为代码,是因刘特佐要求该户头仅以有关号码鉴别,而非户头持有人的名字,以保障机密性。

    她说,依她与企业客户交涉的经历,上述户头是首个获指定代码的个人户头。

    “我之后向大马银行营运部门查询,看看这是否有可能,我被告知可指定代码,但银行户头仍涵盖银行户头持有人的身分。”

    她说,她不确定是谁决定相关代码,而她之后被谢德光通知,有关国家银行总裁已被告知此事。

    谢德光于上周三(17日)供证时披露,上述尾数为“694”的来往户头,以“AmPrivate Banking-MR”为代码,是因余静萍告知他之所以有该代码,是刘特佐要求有关户头需以最严谨的机密方式管理。

    他当时说,他不确定是谁决定该户头使用的真正代码,惟他之后曾通知国家银行时任总裁有关此事。

    纳吉是时任首相 支票不会自动”跳票”

    余近萍说,基于纳吉身为时任首相兼财长,因此即使后者在大马银行的来往户头出现透支情况,银行都不会自动把纳吉发出的支票“跳票”(dishonor the cheque)。

    她说,身为纳吉户头的客户经理,银行分行将就有关情况向她发出提示(alert),而她将立即透过拨电、信息或电邮联络聂法依扎,通知最新情况,补救透支情况,确保支票获兑现。

    当希旦峇兰询问余氏,当她没有直接联络银行户头持有人,同时无法联系户头授权托管人时,为何不让上述情况顺其自然发生时,证人坦言,身为客户经理,是没有管理来往户头及户头出现透支情况,惟她也解释,指纳吉当时身为首相兼财长,若因银行户头款额不足,导致他签发的支票被退票,这似乎是不体面的(not good)。

    “我的意思是,他(纳吉)是大马(时任)首相,当你签发支票,你得有款额,但我们不要出现大马首相没有足够款额。”

    2011年至2015年 纳吉大量转账

    余静萍宣读证词时披露,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纳吉在大马银行的来往户头出现了大量转账,包括从海外汇入的外币。

    “为了向国家银行报备海外汇入的外币,我会询问聂法依扎有关海外资金的用途,并被告知有关资金是‘礼物’。”

    她指出,作为大马银行的客户经理,她会与企业客户,及由于地位或财富而对银行很重要的客户,保持密切交涉,而纳吉是属这类别的客户。

    “虽然如此,纳吉授权聂法依扎代表他行事,我通常只和聂法依扎会面及交涉,而非直接和纳吉交涉。”

    她说,纳吉在该银行的来往户头所有转账交易,都是在聂法依扎的书面指示下进行。

    “我协助将聂法依扎的书面指示,转发给银行分行行动。”

    她证实,聂法依扎身为纳吉户头的授权托管人,并不能从纳吉银行户头提款,也不能代表纳吉签发支票,而从纳吉在大马银行的所有来往户头发出的支票,纳吉是唯一的支票签发人。

    纳吉户头常透支 国行曾发“红旗警示”

    余静萍说,纳吉在大马银行的来往户头,频密出现透支,而国家银行也曾就此发出警示(red flag),导致她曾告知聂法依扎及刘特佐,必须关闭纳吉在大马银行的所有户头。

    希旦峇兰于周一(22日)让余静萍查阅此前由国家银行数码鉴证组分析员苏再里兹曼呈堂的文件,涉及余氏与聂法依扎及刘特佐的通讯记录。

    余静萍在庭上念出她与聂法依扎的其中一次对话记录,并在之后解释有关对话的目的是银行对纳吉户头常透支感到困扰。

    证人证实,她在其中一次与刘特佐的对话记录中,向后者表明纳吉户头过于频密透支,同时试图要求纳吉户头授权托管人,通知户头持有人(纳吉)关闭户头。

    较早前,她在宣读证词时指出,由于纳吉的户头经常透支,大马银行常需等待足够的款项汇入,以兑现纳吉签发的支票。

    她说,由于大马银行前董事经理于2014年已退休,并将从该银行董事局退位,意味大马银行将不获谢氏与纳吉保持联络。

    “银行高层于2014年,建议并讨论关闭纳吉的来往户头,纳吉在大马银行的来往户头最终于2015年3月9日关闭。”

    香奈儿名店刷卡41万不过 刘特佐代纳吉紧急求助

    (吉隆坡22日讯)大马银行前客户经理余静萍(译音)说,刘特佐曾于2014年12月23日联系她,以寻求协助解决纳吉的大马银行白金信用卡无法在夏威夷过账的问题。

    证人在庭上针对她和刘特佐于上述日期的通讯记录指出,她当时收到刘氏的信息,后者转发相信是来自纳吉的信息,因为信息有“MNR”(Mohd Najib Razak)的姓名首字母标记,要求大马银行信用卡部门提供协助。

    “刘特佐说很紧急,要我尽快查一下,因他(纳吉)在夏威夷,要结账10万美元(约41万令吉)。

    “我说可能是银行‘愚蠢’的信用卡系统问题,我说我会尽快查询。”

    “我之后回复他(刘)说银行系统出问题,信用卡部门的人要求再试(刷卡)一次,他们会随时准备好结兑交易。”

    她披露,刘特佐再次向她确认,一次过“刷卡”10万美元(约40万令吉)会否有问题,她指没问题,因为有关信用卡限额为300万令吉,最终她也告诉刘氏,有关交易已过账。

    大马银行前客户经理余静萍(译音)(档案照)
    大马银行前客户经理余静萍(译音)(档案照)

    希旦峇兰之后让证人核实一份于2014年12月22日,在美国檀香山的香奈儿(Chanel)品牌店消费13万625美元(46万6330令吉11仙)的交易记录。

    证人证实,上述交易是由在纳吉名下的威世(Visa)白金信用卡刷下的。

    余静萍:没与刘特佐共谋 进行不当交易

    余静萍指出,她身为管理纳吉名下银行户头的时任客户经理,并没有接获任何指示,也没有与刘特佐共谋,进行不当交易。

    主控官希旦峇兰询问证人,纳吉是否有指控她与刘特佐共谋,以致纳吉至今被提控,对此证人回应指没有。

    另外,希旦峇兰询及余静萍有关辩方曾在此案开审前,指控余静萍为“流氓银行家”(rogue banker)一事时,哈温德吉星随即提出反对。

    希旦峇兰认为,辩方不该在案件审讯期间作出指控,并强调若辩方愿收回此言论,他将不再提问这道问题,唯哈温德吉星没有作出回应。

    余静萍重申,她没有与别人共谋,且她只是在纳吉银行户头出现透支时,通知相关人士,避免支票跳票情况发生。

    余静萍:尽力补救透支
    他是首相,退票不体面

    (吉隆坡22日讯)大马银行前客户经理余静萍说,基于纳吉身为时任首相兼财长,如果银行户头款额不足,导致他签发的支票被退票,这似乎是不体面(not good)。

    “我的意思是,他(纳吉)是大马(时任)首相,当你签发支票,你得有款额,但我们不要出现大马首相没足够款额。”

    余静萍今日在庭上供证时也说,基于纳吉的身分,因此即使后者在大马银行的来往户头出现透支情况,银行都不会自动把纳吉发出的支票“跳票”。

    她说,身为纳吉户头的客户经理,银行分行将就有关情况向她发出提示(alert),而她将立即透过拨电、信息或电邮联络聂法依扎通知,以补救透支情况,确保支票获兑现。

    获批2张白金信用卡

    当希旦峇兰询问余氏,当她没有直接联络银行户头持有人,同时无法联系户头授权托管人时,为何不任由上述户头透支时,证人解释,身为客户经理,是没有管理来往户头及户头出现透支情况,但纳吉当时身为首相兼财长,若因银行户头款额不足,导致他签发的支票被退票,似乎不体面。

    余静萍在念出书面证词时指出,纳吉于2011年1月13日,曾在大马银行分别开设一个储蓄及来往户头,并于同年2月11日申请信用卡,获批2张白金信用卡。

    她说,纳吉较后在2013年7月31日,在该银行另再开设3个来往户头。

    她也在庭上核实所有附有纳吉签名以申请开设户头和信用卡的文件,包括纳吉授权予聂法依扎查询有关储蓄和来往户头的状态和资料、确认所有数额超过25万令吉的支票,以及银行可在无需谘询纳吉或聂法依扎的情况下,结兑所有超过25万令吉的支票。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