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出游已无法成行 佩珍拔牙骤逝 家人万般不舍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姐妹出游已无法成行 佩珍拔牙骤逝 家人万般不舍

    (双溪大年23日讯/更新于14:00)“华妇拔智慧牙6天后丧命”,死者萧佩珍原以为拔牙后,能摆脱牙痛之苦,更计划在本周四(25日)与姐姐和母亲出游勿洞的计划,也无法成行。

    死者姐姐萧佩艳(52岁)指出,她与妹妹佩珍每周一都会见面,而佩珍拔牙前一天,她俩还见面,佩珍还非常正面看待隔天的牙科预约。

    “佩珍的智慧牙引起发炎问题困扰她整个月了,她一直都很照顾牙齿,在这之前,她不曾拔过牙,也一直叮咛自己的孩子必须照顾好牙齿。”

    她说,佩珍是家里最小的女儿,自小就受父母和兄姐的宠爱。

    “佩珍拔牙后,我们还有电话联系,她有告知拔牙处有点疼,但我也没放在心上,直至妹夫致电告知佩珍入院时,才发现事态严重。”

    母亲陈素云(78岁)说,在佩珍20日入院时,她在医院病房看到2名牙科医生,把拇指伸入佩珍的口腔压了很久,也试图要打开佩珍的嘴巴。



    陈素云(左)和萧佩艳凝望着萧佩珍的遗容时,都禁不住悲伤情绪,眼眶泛泪。
    陈素云(左)和萧佩艳凝望着萧佩珍的遗容时,都禁不住悲伤情绪,眼眶泛泪。

    “我问他们是要做什么,他们说是牙医,要缝佩珍口里的伤口。为何到佩珍紧急送院后,牙医才要缝伤口,而不是在拔牙后就马上缝好?”

    佩珍的丈夫廖丰盛说,太太在拔牙前,都遵循了医生指示,进行各种检查,血小板指数也正常即有200多,但在紧急送院时检验,已经跌倒30多。


    廖丰盛指出,院方在太太死因方面,只阐明是过去的胸腺瘤病史导致死亡,却没有提起拔牙事,让人感到院方推卸责任。

    在今日佩珍举殡之前,其母亲、姐姐、丈夫、女儿和多名至亲,在瞻仰遗容时,许多人都眼眶泛泪,对萧佩珍的骤然离世,万般不舍。

    长女廖柔霓(左起)、次女廖柔宁和丈夫廖丰盛在举殡之前,瞻仰萧佩珍的遗容。
    长女廖柔霓(左起)、次女廖柔宁和丈夫廖丰盛在举殡之前,瞻仰萧佩珍的遗容。

    与丈夫为中学同窗
    毕业后重遇相爱

    萧佩珍与丈夫廖丰盛为峨仑国中的同窗,毕业后在吉隆坡相遇后,发展成为恋人并结婚生子。

    亲友指出,萧佩珍和廖丰盛在预备班时,两人同班座位靠近,但却是欢喜冤家;中学毕业后某日,廖丰盛某日在街头看到萧佩珍并认出对方,之后双方开始联络,并擦出爱花火。

    廖丰盛来自吉中牛场,而萧佩珍来自吉中峨仑。

    廖丰盛说,他之前在吉隆坡从事修理车工作,在8年前,才开始在瓜拉吉底市区租店经营汽车冷气维修。

    姐姐萧佩艳则说,妹妹离世落在观音诞,相信观音也会保佑她在黄泉路好走。

    新闻背景

    42岁华裔妇女萧佩珍2019年5月,因为智慧牙发炎问题,在7月15日,在双溪大年苏丹阿都哈林医院拔除一颗右下智慧牙后返家。

    她在20日情况紧急入院,并在本月21日凌晨2时29分离世。

    萧佩珍在2013年至2017年,曾罹患胸腺瘤并接受手术、化疗和电疗,之后定期复诊,都一切正常。

    萧佩珍15日拔除智慧牙后,16日早上伤口仍流血,而到政府诊所止血、17日伤口流血减少、18日脚部出现多处淤青、19日晚开始呕吐和20日凌晨紧急送院。

    6月间,萧佩珍(左)和姐姐萧佩艳到槟城游玩时,精神爽朗。
    6月间,萧佩珍(左)和姐姐萧佩艳到槟城游玩时,精神爽朗。


    (本报王凯莉摄)

    ↓↓相关新闻↓↓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