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小户注定要被大咖欺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周若鹏:小户注定要被大咖欺负

    今年不知犯了什么,才过半年,就吃了三次大亏。先是遇到中国老千,下来是投资对像经营不善,有一家公司突然结业,也没有事先通知股东,某日突然遣散员工,拜拜。我还得从朋友处听说传闻,上面书搜寻印证,才发现此事。我心有不甘,问律师如何处理。



    “算了吧!”律师说。“几万块钱,你当从来没有过。”

    “(下删粗话三千)哇劳野,你是律师还是高僧呀?放下就算了?”

    “这损失不超过100万,要追究有否欺诈,你要付出的专业费用远超过目前这个数目,除非大部分股东联合处理,才能划算。所以,阿弥陀佛咯。”

    可是,我是很小的投资者,没有其他股东的联络办法。公司老板也算认识,我相信他的计划才投资,但合约说好的回酬还没看到,就结业了。投资有风险,这我知道,但毫无预警突然收档,难免叫人怀疑当中有没有不当作业,无法让人心服。可是,要深入调查、审核账目,就得消耗更多金钱,后来也未必能讨回什么。悲剧啊!

    律师尝试用他正在帮助的其他悲剧来安慰我的悲剧。话说有一大群小户在十多年前投资一项产业,发展商中途结业,清盘人诸多刁难,小户们看来血本无归。清盘人本应对债权人负责,把破产公司剩余的资产公平分配,但是在我国这些制度有些纰漏。

    进退两难

    清盘人多数是大型的审计公司,接管这些案子的主要目的还是赚钱,先看自己还能从剩余资产中捞得多少。清盘人的工作开销多少是他说了算,先从资产中付钱给自己,没谁能监管,剩下的残渣才分个债权人。

    更有甚者,和其他发展商“互相照应”,让他们接手停工的项目,然后再向原本就欲哭无泪的投资者要钱,说辞是要重新启动发展。投资者投钱也不是,不投也不是,进退两难。

    难道律师没法子为投资者讨回公道吗?要知道许多审计公司都是律师的长期客户,通过清盘案的法律程序、文件往来得到收入。试问有谁愿意和米饭班主对着干?小户注定要被大咖欺负的。

    相比之下,我的案子好像没那么惨了。“要发达,我应该去当清盘人。”

    “是啊,就看你愿不愿意当吃尸体的秃鹰。”律师说。

    “这样啊……不如我也来假假做生意,集资99万就好,然后突然跑路,不到100万没有律师受理,逍遥法外。这样不是很好赚?”

    “是啊,就看你愿不愿意为了99万,以从此后都当过街老鼠咯!”

    我好像不太愿意当飞禽,也不想当走兽,这样大概很难发达了。

    话说回来,这律师说话还真有点像高僧转世。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