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游世界:陈楚贤──不断迁徙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壮游世界:陈楚贤──不断迁徙

    十九岁开始,我的人生好像就在不断迁徙。年岁渐长,在外生活的日子,就快要追上在家乡待着的日子了,有时候这样想着难免惆怅,说不清的惆怅。



    虽然新山那个家始终都能回去,但在吉隆坡和出国生活的这些年,大概有一种漂泊和无根的感觉吧?好像离不开这城市了,这里又似乎不是我的家。

    通常一开始只有一件行李,从台湾离开时,装满八大箱海运物品;从吉隆坡离开时,物件装满两车家当。后来出门旅行,我才做到一个背包出门,一个背包回家的洒脱。

    我总是害怕失去,后来我察觉到了“不拥有什么”才是我最大的安全感。所以长时间在外旅行,身上也没什么值钱东西,只有些足够日常生活的东西,我反而觉得无比安心。

    我喜欢那种了无牵绊的感觉,但一直思考着是不是“不曾拥有就不害怕失去”的这种消极想法,让我失去许多感受身边人事物的机会。

    重回吉隆坡生活一年后,我决定租下一整间房子,拥有自己的厨房和客厅,这样的决定,对我来说是很重大的转变。

    规划一个房子的长相,像童年家家酒对未来的憧憬和想像。逐渐实践少年时理想生活的样貌,心中仍有些不踏实。近来也渐渐开始随朋友去看房子,那些两三年后落成的公寓,留给了我们对未来几年打拼的冲劲,有点短视,又有些盼望。
    我不再迁徙了吗?

    但在那些高楼里生活着,我仍然整个人悬空着,有种脚不着地的虚幻感。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