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山:鉴赏爪夷书法得出的三问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刘永山:鉴赏爪夷书法得出的三问


    上周四的一则新闻,配了一个相当醒目的标题:“小四起须鉴赏爪夷文,传华淡小国文科增新单元”,吸引众多读者的眼球。一时之间议论纷纷,华教界人士纷纷起哄要求教育部进一步说明。



    可是,由国阵执掌的彭亨州政府在去年3月通过决议,要求所有商店招牌增设爪夷文。这项决定在今年4月推行,彭亨州的商家必须在8月前更换招牌。虽然这只不过是一个东海岸州政府的决定,但彭亨州毕竟还是一个比较多元族群的州属,而且西彭城市如文冬和金马仑高原等地距离吉隆坡和怡保只不过一小时车程。

    彭亨州政府的这个决定的和现在的“小四上爪夷书法鉴赏课事件”在程度上可谓不遑多让。为何新闻处理如此南辕北辙,这个问题只有媒体的编辑才能回答。这是我第一个疑问。

    无论如何,我综合网络和媒体上出现的不同看法。反对者理由有下:担忧这是伊斯兰化的征兆、剥夺华小上课时间和本来就已经匮乏的资源、爪夷文没有实用和经济价值、有者认为华淡小学习爪夷文书法,那么也应该要国淡小学生学习中华书法。

    不反对者理由如下:能让孩子们多学习或接触一个文字、有者过后看了国小的国语课本,知道这只占了六页而已、另外国小母语班的确有教导学生学习简单汉字。

    我的中小学生涯并没有机会接触爪夷文或阿拉伯文,因此我无法以亲身体验者的身份和读者分享这段学习经验。让我惊讶的是,我身旁原来有许多华校生都在不同的学习生涯中接触爪夷文。他们的学习经验大致上还好,前提是教导爪夷文的老师必须精通爪夷文,方能以最有趣的方式让华裔生上手。

    我的立场倾向于不反对,但我还是有保留,因为这涉及另一个更大的问题:到底教育部是否拥有充足资源来推动爪夷文或者爪夷书法的教学或鉴赏?这项计划会否影响学校其他正课的教学?请留意,我说的是“学校”,不是“华小”,意味着我所指的不仅是华小,而是所有学校和学生。这是我第二个疑问。

    这就是马来西亚人问题

    第三,这个课题只是在半岛西海岸华裔社群发酵,在印裔社群、东马非穆斯林土著社群和教会学校方面似乎并没有太大反弹。媒体会如何诠释这个现象呢?

    令我觉得悲哀的是,许多反对者大多在以华裔居多的WhatsApp群聊发表非理性、不符合事实、甚至是假消息或种族主义言论来攻击爪夷文。有者则从右派大中华民族主义出发,认为我族五千年文化肯定比其他人优秀,因此无需学习他人文化文字。这类都是极端言论,众人必须予以批判和区隔。

    我建议他们以国语重新在本身的社交媒体账户表明立场。他们当然不敢,因为大家都不愿意对话、不愿意敞开胸怀表达本身的看法,不愿意拿出证据来佐证本身的立场,反而只倾向于以本身母语在同温层当键盘战士倾诉。

    这就是马来西亚人的问题。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