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澜:草草不工—— 百去不厌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蔡澜:草草不工—— 百去不厌

    韩国,好像是一个百去不厌的国家,本来要到日本的,但和友人商讨后,又到访了一趟。



    目前有许多便宜得不能相信的航班,但我们坐惯国泰,还是照买他们的贵票。换了大韩航空当然好,不过到了已经太晚,回程更早,好像损失了两天游玩的时间。本来一直想乘的,飞机又新又大,吃的有正宗的蔬菜拌饭Bibimbap,空姐又美,到最后还是放弃。

    一贯住宿的“新罗酒店 Shilla Hotel”这回也改了“四季Four Seasons”,看看有什么不同?说真的,四季这个集团最好的只有巴黎的乔治五世和布达佩斯的Gresham Palace改建的这两家,其它都像美式大集团酒店,但只因国内富豪喜欢,名声甚响。

    首尔的这家在江北的市中心,走几步就到新世界百货公司,明洞也近。从高楼望下,可见大道和景福宫,窗景是漂亮的,不过大堂很矮,没什么气派可言,比起新罗差得多了。

    好处是周围都有好的小食店和人参鸡汤连锁店,抵达时下午三点左右,肚子已经饿得咕咕作响,友人又喜欢吃鸡,就不管好与坏,一下子冲了进去。店里也卖较为高级的鲍鱼人参鸡汤和乌骨鸡汤,可惜无甚特色,不如我们以前经常去吃的明洞那家“皇后参鸡汤”,据说老板在税务上出了问题,倒闭了。

    第一晚吃的是河豚,喜欢此味的朋友不妨光顾。在韩国吃河豚,只要日本的三分之一价钱,而且这里都不是养殖。河豚还不是大众化的食物,价钱虽比日本便宜,然而不是经济差的韩国人吃得起的。

    “三井”这家店斩出一大件一大件的河豚肉,新鲜得还会跳动,滚出来的汤,学中国人士说:鲜得眉毛快掉下来。用鱼翅或白子热泡的酒,也可醉人,是满足的一餐,虽然比不上釜山的“锦绣”那么丰富。

    四季的早餐花样也多,如果喜欢当地菜的话,新罗只有一款韩定食餐,但这里有一个角落,专攻韩国佳肴:杂菜饭也有许多选择,让客人自选蔬菜和各式的韩国汤。

    如果不愿意在酒店吃,可到“四季”附近的小店去,那里什么都有,卖给公司职员和司机们吃,很有本地风味,又便宜。

    早上吃得太饱,中午随便来一顿吧,友人几十年前来过汉城,对当年吃的炸酱面留下深刻印象,不停地嚷着非再吃一碗不可。

    顺着他的意,中午就去了在明洞中国大使馆附近一家叫“开花”的中华料理。有些人说你疯了吗?那有到韩国吃中国菜的?其实不同,炸酱面已成为了韩国的“国食”之一,和我们的大有相异。

    首先是酱,没有北京吃的那么咸,分量也极多,一大碗面跟着一大碗酱,里面有大量的肉丁、青瓜和洋葱。从前我吃的,还有海参呢!大概当今海参已经贵了许多,不下了。面条比一般的粗,以为很硬,咬噬之下,才发现柔度恰好,混着酱,也的确美味,可以吃上瘾的。另外叫了一碟水饺,个子反过来,是很小的。

    不可不吃宫廷大餐

    来了韩国,不吃宫廷大餐怎行?从前常去的“韩美里”好像易了手,不如去差点忘记了的“石坡廊”。这家店处于环境最幽美的山坡上,庭苑幽静,古色古香,一走进去即刻感到高尚优雅。记得到了冬天,在花庭中燃烧新斩下来的松木,清香至极。

    当今已无伎生和乐队了,但还是很值得去,地点也离开市中心不远,绝对值得推崇。

    单是吃、吃、吃,不行,总得购物,本来“中部市场”有很多又便宜又高级的海鲜干货,买一些章鱼头回去煲莲藕汤最佳,那里的麻油和辣椒酱也好。

    不过这些东西都能在高级百货公司买到了,如果没时间逛市场,就不如到新世界、乐天等的超市采购吧,虽然贵一点,质量还是有保障的。

    至于买什么?我的话,喜欢韩国明太子,这种食物的源头在韩国,产量特别高,价钱也比日本的便宜了许多,包装也精美,买多点,吃不完放在冰格上,吃前拿出来解冻,特别下饭。

    松子也新鲜大颗,还有各类韩国罐头,放久也不坏,买了一大堆,高高兴兴回到香港。

    要是没熟人带,找一个会说华语的华裔司机兼导游带路,此君叫James,中文名字宇畅辉。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