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萝夏:入微—— 安能辨她是雌雄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大視界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中国报 CPTV

    亚萝夏:入微—— 安能辨她是雌雄

    最近在看《木兰与麒麟》,原着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陈三平的《Multicultural China in the Early Middle Ages》。自己水平浅薄,原文是读不了的,因为陈教授文中提到的“木兰”令我茅塞顿开,就用功读了。这虽是做学问的书,陈教授却深入浅出令愚钝如我者不仅看得明白,更读得津津有味。



    木兰是出身古代乐府的《木兰辞》,不知什么时候起有人让她姓花,明显是因为木兰刚好是花名,洋名Magnolia。后人顺理成章让这个古诗词人物姓花了。陈教授考据认为,木兰是中国北方游牧民族突厥拓跋人,她不是汉人。它原本可能是古时蒙古草原柔然族口头吟唱的民歌,叙述一名英勇的草原女子参军抗敌。

    立即排山倒海认定陈教授的理论,小时候是先听一首叫《木兰辞》的歌,单调,不难唱。初中时读到乐府词时,就怀疑:花木兰真是汉族女子吗?为什么是“可汗大点兵”而不是用汉族名词“皇帝”大点兵呢?(陈三平教授文里详细的阐明隋唐皇帝也有称呼可汗的,唐太宗有突厥拓跋血统,也有“天可汗”称号。但木兰辞里的可汗是草原游牧胡人领袖。)

    中学时很不幸的看到一个误人子弟的“学问家”解释辞里的可汗,他把“可汗大点兵”与“军书十二卷”分成两件事:草原领袖可汗兴兵十二万要进攻中原,于是汉族皇帝连发军书十二卷募兵。当时还佩服:有学问的人见解就是不同。

    还有一句令自己怀疑木兰是不是汉族女子,是木兰打胜仗后要回家,她要求可汗借给她千里明驼,驼明显是指骆驼,适合在沙漠行走。为什么不是要求皇帝赐她千里马?分明木兰要千里奔波的地方是辽阔的沙漠。

    汉族女子一向予人如花似玉水葱般嫩,木兰如果真是汉族女子,她可能代父从军吗?

    乐府辞里木兰在军中并没有改名换姓,同袍都知道她叫木兰,这个“木兰”的意义应该不是我们现今臆想的花名。

    后来有邵氏电影《花木兰》上映,自己少年心性贪好玩,还写了一篇游戏式歪论给《学生周报》的影艺版:一名女子能够在军队生活十二年,且战功彪炳,军中同袍不察觉她是女人,她明显的是很有男儿粗犷气概,像今日人家说的Tom-Boy。编辑可能觉得有趣,竟然刊登了。如果真有木兰从军——她可能是跨性别者吗?

    hotpic a1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